穿越小說吧!回到古代不是夢!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說吧 > 玄幻女強 > 北藤 >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V97 你是媽媽?云溪的驚詫 文 / 北藤

    女子將驚鴻劍丟回云溪的手中,笑容收斂,她一步步走近了云溪,抬手伸向云溪的發鬢。

    下意識的,云溪避開了。

    這女子的實力,讓她心驚,她可以不動聲色地吸走她手里的寶劍,可想而知她驚人的實力。

    手高懸在了半空,女子的眼底掠過一抹失落,她慢慢收回了手,嘆息道:“你一定很奇怪,為何我跟你長得如此相似?”

    她頓了頓,繼續說道:“我乃是云族的創始人,云曦……”

    看到云溪目光閃動,她莞爾一笑,解釋道:“晨曦的曦。”

    云溪頓時松了口氣,好奇問道:“如此說來,那您就是云族的始祖了,可是,您不是應該已經……”應該已經死了嗎?

    對方嘆息了聲:“當初我一心修煉殘花秘錄,想要修煉成最高一層術法,誰知事與愿違,我從此陷入了不斷的夢魘,整個人開始恍恍惚惚,再也沒有精力來處理云族的事務。當時我身邊有兩位忠心的下屬,她們為了替我隱瞞修煉走火入魔的事實,便設計了假象,讓外面的人都認為我已經死了……”

    “其實呢?”云溪問。

    “我想盡了一切的辦法,想要擺脫夢魘,但是都沒有成功。后來,偶然的機會,我來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女子的神色突然變得異樣,看向云溪的目光也愈發灼熱,“那里,有一日千里的交通工具,有不同膚色的種族,還有千里傳音的機器……”

    “什么?!”云溪頓時覺得頭皮發麻,渾身的血液都沸騰燃燒起來了。她所形容的世界,該不會就是她從小生長的世界吧?

    “你猜得不錯,就是你從小生長的地方。”

    轟!腦子里有無數璀璨的煙花,同時絢爛綻放!

    云溪緊緊盯視著眼前的女子,雙手開始顫抖起來:“那你……你是不是……是不是……”

    你是不是我的母親?

    我的母親……這四個字哽在了她的喉頭,怎么也說不出來。

    鼻翼不住抖動著,鼻孔微微放大,云溪無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在她出生不久后,母親就辭世了,她是父親帶大的,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父親那里,甚至連一張母親的照片都沒有留下,她常常幻想,自己的母親究竟長什么模樣。父親卻總會這時候久久地出神,眼睛里是濃濃的思念和悲傷,每每看到父親這樣,她就再也沒有勇氣問了。

    眼前的女子,擁有者和她一模一樣的容貌,又曾經到過現代,那她豈不是……

    跟她此刻緊張的心情,如出一轍,女子的眼睛逐漸濕潤了,她淡淡微笑著,強忍著內心的激蕩,故作淡然的表情,反而更加讓人動容。

    她再次抬手,伸向了云溪的鬢發,五指都在微微顫抖著。

    這一次,云溪沒有再避開了,眼圈里閃動著淚光,一顆心仿佛就要蹦出喉嚨。

    “是……嗎?”她用盡了渾身的力氣,才吐出這兩個字。

    女子抿緊了唇線,明確地點了點頭。

    “媽媽!”整個人撲入了對方的懷中,云溪像個孩子般,再也無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緒,啼哭出聲。

    母女倆緊緊相擁著。

    一個嚎啕大哭,一個低低地抽吸。

    四周圍的濃霧慢慢在褪去……

    良久——

    云曦撫摸著女兒的烏黑的頭發,沙啞的聲音,輕柔地說道:“別哭了!你看,你都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怎么還像個孩子?”

    “您都知道?”云溪抬起淚眼,訝異地看向母親。

    云曦點頭,微笑道:“從你開始修煉殘花秘錄,你所有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了。我很欣慰,你找到了一個好丈夫,還生下了一對可愛的兒女。”

    她突然狡黠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對著水面畫了一個圈。水波微微漾開,顯露出了一幅接近真實的畫面:“你看,你的丈夫對你多用心……”

    云溪好奇地朝著水面看去,只見畫面中,有千絕,有陷入睡夢中的自己……她的臉頰驀地羞紅,一片火辣,因為她看到千絕脫去了她的衣裳,正在用熱毛巾替她擦拭身體呢。

    如果只是簡單的擦拭也就算了,他居然……居然還用他的嘴……

    難怪她身上總感覺酥酥麻麻的,還以為是夢境在作怪,原來是……

    “不要看了!不許看!”云溪連忙捂住了母親的眼睛,瞄見母親嘴角微翹的狡黠笑容,她不由地嘆氣,沒想到自己的母親原來也是這么一個性格腹黑惡劣的女人。

    哪里有母親偷看自己女兒跟女婿親熱的?

    真是,太無良了!

    “呵呵呵……小溪兒這就害羞了?那你們之前洞房花燭什么的時候,我也不小心看到了……怎么辦?要讓我全部都忘記嗎?”云曦故作無辜,眼底是掩不住的狡黠。

    云溪掛著三條黑線,無語地看著自己的母親,一張臉漲紅到了暴紫。

    沒法見人了!

    她居然什么都看到了。

    看到女兒害羞成這副模樣,云曦笑得更加開懷了。云溪沒好氣地瞥著她,心底卻暖暖的。她絕對不是一個尋常的母親,絕對是位又酷又新潮的辣媽!

    她愛死了!

    “媽媽,那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你究竟是活著,還是已經……”云溪的心揪緊,她害怕極了,很怕聽到那個自己不想聽到的答案。

    云曦慢慢收起了笑容:“我到了那個世界之后,我的夢魘之癥的確是治愈了,我還在那里遇到了你的父親,我們一起度過了幾年美好的時光,后來又生下了你。”

    美麗的容顏,瞬間黯然:“本來我們一家人可以一直幸福地生活下去,但是我修煉了殘花秘錄,殘花秘錄之所以命名為殘花,正是因為它有殘缺,倘若無法彌補殘缺,你就會陷入無止無休的夢魘,直到死亡為止。夢魘之癥又再開始侵擾我,我擔心自己未來不知道會經歷怎樣的變故,我便事先將自己的一縷念力封印在了你的身上,哪怕日后我又重新回到了云族,或是我死了,我也能夠在你身邊保護你,看著你成長……”

    “媽媽……”云溪內心感動,天下的母親永遠都是最愛自己子女的。

    “后來,我還是沒能戰勝夢魘……但我慶幸的是,我的一縷念力留在了你的身上,能夠看著你成長,我很滿足。”

    云曦的眼神驀地銳利起來,冷意煞人:“我沒有想到的是,家族的人如此喪心病狂,為了得到我留下的殘花秘錄,他們聯合起來,逼得你跳崖自盡。”

    “在你墜下山崖的那一刻,是我用盡了所有力量,將你帶回了這個世界。只可惜,我的力量不夠強大,只能帶回你的魂魄……”

    云溪這時候完全明白了,原來她能夠重生在這個世界,并不是偶然,而是她的母親拼盡了一切的力量,為她爭取到了繼續活下去的機會。

    這樣的母親……

    “媽媽,謝謝你!”云溪動容道。

    “傻孩子,說什么謝謝?這是我應該做的。”云曦摸摸她的臉蛋,繼續說道,“我這么做,其實也是有私心的。當年我創建了云族,花費了無數的心血,我不想讓它毀在其他人的手中,我希望你能替我好好地守護它。”

    “媽媽,您放心,我一定會做到的!”云溪的眼底揚起明媚的神彩,在這之前,她也想過要接手云族,但僅僅只是為了爭一口氣,為了復仇,然而現在,她的心情明朗多了。如果是為了幫媽媽守護屬于她的東西,她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我相信,你一定會做到!”云曦突然嘆息了聲,露出擔憂,“我一直不贊成讓你修煉我云族的殘花秘錄,可惜世事弄人,最終還是事與愿違。你父親還是將殘花秘錄傳給了你,你不但修煉了,還一路修煉到了最后一重術法。至今為止,還從沒有人能將殘花秘錄的最后一重術法修煉成功。你現在陷入到了夢魘當中,也是因為這個緣故……”

    “對了,為什么我第一次夢到是夢魘,還有一個很奇怪的說話聲,之后就沒有再夢見了呢?”云溪好奇問。

    “是我用我的念力,暫時壓制住了它。但是我的力量有限,最多也只能壓制住它一段時間,一旦它徹底蘇醒了,我就再也拿它沒有辦法了……我看到你馬上就要前往云族內宗,我想我有必要出來見見你,告知你一些事情。”云曦道。

    云溪恍然大悟:“媽媽,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可以彌補殘花秘錄的殘缺嗎?我曾經到過古戰場遺跡,見到了靈王,它告訴我說,它看到了石碑上的預言,說我會有一場大劫。大劫到來之時,我會失去所有的一切,只有它能夠幫我。這場大劫,跟殘花秘錄有關嗎?”

    “我知道。”云曦肅然的神色道,“靈王雖然有危言聳聽之嫌,但它所說的大劫,的確是真的。我已經在你身上看到了,你的大劫將至,能不能順利地渡過大劫,就要看你自身的造化了。”

    “殘花秘錄所存在的缺陷,我一直都在研究破解,目前已經有了些許的眉目。你別害怕,有媽媽在,媽媽會陪著你一起渡過大劫!”

    云溪鼻頭一酸,再次投入了母親的懷抱。

    湖水邊,母女倆相偎而坐,云溪將頭枕在了母親的雙膝間,閉目休憩。

    好累,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毫無顧慮地安睡了。

    不再有夢魘,只有母親溫暖的氣息,還有身上酥酥麻麻的觸感,讓她恍恍惚惚就進入了夢鄉。

    “睡吧!你現在是安全的。”云曦一邊撫摸著女兒的發絲,一邊也跟著閉上了雙目,遠遠的,能清晰地看到,母女倆的身周圍有一圈白色的光籠罩著,分不清究竟是結界,還是散發自她們身上的光芒。

    夢境中,云溪回到了小時候,那里,不再只有她和爸爸,那里,是他們一家三口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她幸福極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云溪被一陣佛音喚醒了,睜開眼,發現自己還在母親的身邊,只是天空中不斷飄來佛音。

    “看!”云曦看穿了她的疑問,朝著水面畫了個圈,水花一圈圈漾開,露出了夢境外的畫面。

    那里,圍聚了很多人,都是她的至親好友。

    “你已經睡了兩天兩夜了,大家都很擔心你。”云曦笑盈盈道,尤其看向畫面中的一雙可愛的孩子,她眼底的柔意便不可抑制地散發出來。

    云溪坐起了身,揉揉眉心,原來自己睡了這么久,難怪千絕會擔心,將小斑喚了來,來為她誦經,希望能將她喚醒。

    “要是您能走入我的夢境,到現實中去就好了。我想小墨和小月牙一定會很喜歡您這個外婆的,您是這世上最年輕最美而且是最酷的外婆了!”云溪沖她俏皮地眨眨眼。

    “他們真的很可愛,尤其是小月牙,跟你小時候長得一模一樣。”云曦笑得更加溫柔。

    “你快去吧,別讓他們擔心你。”

    云溪點了點頭,依依不舍:“那我以后能常常來夢中見您嗎?”

    云曦點頭:“你能常來陪我,我自然高興,但是你要記住,無論你在哪里,媽媽都會陪著你,保護你。”

    云溪抿唇,眼圈又開始不可遏制地泛紅,她真的舍不得自己的母親,不想跟她分開。但同時,她也不想讓自己的丈夫和一雙孩子擔心。

    世事難兩全,她必須學會取舍。

    “對了,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你這次去內宗,盡量不要大開殺戒。內宗的高手多半都是不出世的,他們與世無爭,只注重自身的修煉。只有少數的人,受宗主的影響,才會多有殺戮。說到底,他們都是我云族的后裔,身上流著同樣的血液,能不多殺就不多殺……”

    云溪點點頭,感受到了母親作為云族創始人對待自己族人的仁慈之心,她頗感受益,這才是一族之長該有的仁愛之心。

    像宮主和宗主這樣,一旦遇到危險,第一個逃跑的便是她們自己,這樣自私自利的人,如何有資格擔當一族之長?

    哪怕是云萱,曾經受人追捧過的云族英雄,到最后也是為了一己之私……

    所以,她不佩服她們,哪怕她們的地位和聲望再高,她也不佩服,她現在只佩服自己的母親,一位有愛有仁心,而且又酷又潮的辣媽!

    “媽媽,我都聽你的!只要她們不挑戰我的底線,我絕對不會濫殺無辜。”

    “嗯,你要記住,你殺一個宗主不難,殺幾個叛徒也不難,但想要獲得整個內宗的支持和尊重,那就不僅僅是靠實力和殺戮就可以實現的了。你去內宗之后,想辦法找到云燕歸的后人。燕歸從前是媽媽在云族最好的朋友之一,是個極可靠,也值得信任之人。你找到她的后人,或許能從他們那里得到幫助……媽媽暫時能幫你的也就只有這些了,剩下的,還是需要靠你自己的力量。”云曦語重心長。

    “好,我都記下了,我一定不會讓媽媽失望!”云溪燦爛一笑,轉身欲走,突然聽到身后傳來母親調侃的聲音。

    “小溪兒,男人都喜歡主動熱情的女人,繼續加油哦!呵呵呵……”

    耳邊盤繞著母親輕盈的笑聲,云溪腳下猛然一絆,滿臉刷地爆紅,也不回頭,快步逃離。

    救命啊——

    她和千絕每一次的愛愛,豈不是都讓媽媽看到了?

    仔細算算,好像有一半一半的時間,都是她在上面的……啊啊啊啊,怎么可以這樣?

    偷窺是不道德的行為!

    云溪捂著臉,只覺得沒臉見人了。

    “啊啊啊啊——”

    她的驚叫聲,將屋子里的人都嚇到了。

    等云溪睜開眼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現實,每個人的表情都很奇怪,跟被點了穴似的。

    龍千絕第一個反應過來,上前,深邃的眼神,幾乎可以將她整個兒吸納進去,他擔憂道:“溪兒,別害怕,已經沒事了。不要再去想夢里的那些妖魔鬼怪,你現在已經回來了,你安全了。”

    云溪被他一把揉入懷中,感受著他緊張的擁抱和急促的氣息,她感動的同時,不由地抬頭望天,如果媽媽聽到千絕將她形容成妖魔鬼怪,不知道會是怎樣的心情呢?

    不過,想到母親惡劣的調侃和屢屢偷窺,她唇角一勾,故意大聲說道:“我剛剛夢到了一個老妖婆,她長得好可怕,她還很色很無恥!她簡直比妖魔鬼怪還要可惡!”

    云曦坐在水邊,聽著女兒對她的描述,哭笑不得,小丫頭,還真是記仇啊!

    龍千絕訝異地皺皺眉頭,雖然覺得她的描述有些怪異,但還是溫柔地安慰道:“沒事了,下一次如果讓我見到了老妖婆,我一定把她揍得連她爹娘都認不出她來!”

    云溪聞言,忍不住撲哧笑出了聲:“哈哈哈,千絕,你……哈哈哈……”

    他做女婿的,居然要揍自己的岳母?她不用猜也能想象得到,母親此刻偷窺到這一幕會是怎樣黑線的表情。

    這可不是她唆使的,是母親大人的女婿自己說的!

    哈哈哈——

    云溪此刻的心情愉悅極了。

    龍千絕被她笑得莫名其妙,不過看到她終于恢復如初了,而且精神看起來好了許多,他也就放心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不健康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