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說吧!回到古代不是夢!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說吧 > 玄幻女強 > 北藤 >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008 第二戰繼續 文 / 北藤

    劇痛不已的彩鱗巨蟒在空中狂舞,想要甩掉金絲雕王,張大嘴巴發出凄慘的叫聲。

    受到彩鱗巨蟒的影響,最危險的時刻,北辰靖宇卻分了心,他不由得用余光瞄了瞄上空。

    砰!

    下一刻,一股森寒的壓力從而來,猶如鬼魅一般欺近他。

    瞪著寒氣逼人的手掌,北辰靖宇眼瞳猛然縮小,退無可閃的他胸口結結實實中了一掌!

    恐怖的勁風,直接將北辰靖宇整個人被高高拋起,猶如斷了線的風箏,然后,如似巨石般高高墜落!

    他口中的鮮血噴濺而出,在落地的那一瞬,渾身上下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籠罩上了一層冰霜,一股徹骨冰冷的寒氣,將他包裹起來,好像是剛從冰窯里爬出來的人。

    鴉雀無聲!

    眾人看著地上痛苦打滾、慘不忍睹的北辰靖宇,一個個目瞪口呆,實力差距太大了,北辰靖宇,根本不可能戰勝禾長老。

    擂臺上的兩人,一個昂首挺胸、自信滿滿,另一個倒在擂臺上,狼狽不堪,他的嘴角掛著血跡,更像是奄奄一息。

    二掌柜顫抖著雙手,雙目牢牢盯著慢慢爬起來的兒子,強忍住沖上擂臺的念頭。他知道,這一戰至關重要,又避無可避!

    云溪那雙眸子深幽黝黑,深不見底,誰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北辰靖宇,你現在是跪下求饒還是繼續比賽?”

    “老匹夫,你做白日夢!我是不會求饒的!寧可站著死,也不跪著生!”

    狼狽不堪的北辰靖宇吃力地重新爬了起來,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含血的唾沫,他那一雙眼眸閃著濃濃的憤怒之火,鋒利得就像刀劍一樣,恨不能將眼前的人大卸八塊。

    只要還有一口氣在,他都不會求饒!

    他的怒罵,讓禾長老臉色更加陰沉猙獰,他的眼睛里全是生殺予奪的殘忍和無窮無盡的冷酷,一聲厲喝道:“找死!”

    他的身后拉出來了一串清晰的殘影,一股洶涌磅礴的玄氣空中傾泄而下,如狂風驟雨,一股鋪天蓋地壓迫之力,恐怖的力量再次襲來。

    面對恐怖的力量,北辰靖宇沒有絲毫退縮,一雙眼睛閃爍著堅毅而又瘋狂的光芒,他身體內的玄氣再度猛然暴漲。

    兩腿剎時屈起猛然蹬直,他一躍而起,長劍揮動,劍氣凜然,劍光閃爍,劍上強光,居然掩蓋了天空上熾陽的光芒,朝對方向劈了過去!

    眾人的注視下,北辰靖宇的長劍宛如暴風驟雨,對著禾長老劈砍而去!

    驚天動地!

    “哼,垂死掙扎!”禾長老的聲音時充滿不屑,肘臂揮舞間,導致周圍的虛空中響起了接連不斷的音爆之聲,玄氣越來越厚。

    “轟!”

    一陣恐怖的碰撞聲之后,龐大的威壓覆天蓋地,掠過虛空,沖撞了過去,北辰靖宇再次被撞得飛了起來,如斷線的風箏遠遠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形成漫天血霧,撞倒在擂臺邊緣上,掀起一陣可怕的氣浪,席卷開去。

    錚——

    劍脫手而出,北辰靖宇再也沒有利器可防身。

    沒等他站起來,禾長老沒有任何停滯,疾步欺身而近,不給他喘息的時間,手掌朝他的心臟一抓,仿佛是要將對方的心給掏出來。

    倒在擂臺的北辰靖宇迎視著攻擊而來的尖利手掌,他重重地咬了咬牙,腰一挺,他滾動閃避,不忘一腳閃電般踢出,腿勁生生踢出了風暴,攻擊禾長老的手腕,想將其踢碎!

    北辰靖宇踢出這一腳,并沒有擊中,卻徹底激怒了禾長老,他身上顯露出一股滔天的殺氣,揮手間,滾滾的玄氣沖霄而起,爆發出悶雷般的巨響,殺氣騰騰地怒吼:“小畜生,找死——”

    “該死的是你——”猛的大叫一聲,北辰靖宇的心中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但此刻已容不得他害怕了,他調動所有玄氣,拼死迎擊。

    “轟!”

    兩股恐怖的力道狠狠撞到了一起,空氣劇烈的摩擦,無盡的氣浪被掀了起來,然后瞬間湮滅于無形。

    北辰靖宇再次被狠狠砸到了地面上,身上所有的骨架好像都要散掉了。

    禾長老瞇眼,冷冷一笑,折磨北辰靖宇,就等于折磨二掌柜,這便是他的目的!玄皇高手的致命一擊,威力絕倫,可怕又恐怖,輕則斷手斷腳,重則尸骨無存。

    嘭!嘭!

    掌影漫天而來,緊接著又是一掌,幾乎是毫無空隙地轟了過來,拍在了北辰靖宇胸前,“咔嚓嚓”的聲音胸骨應聲齊斷。

    啊——

    一聲凄厲的吼叫,如同瀕死之人,一陣骨骼斷裂的聲音森然而讓人膽寒。

    吁——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盡皆變色,心中倒抽了一口寒氣。

    太狠了,下手毒辣之極,每一招都打在北辰靖宇的身上卻避開了要害,力度都把握得恰到好處。他有意要保留他的小命,換句話來說,活生生地折磨他,為的就是打擊二掌柜,從精神和意志上折磨他們父子。

    太狠毒了!

    眾人看到一次次倒下又吃力爬起來的北辰靖宇,眾高手們不由自主地顯露出不忍,同時也暗暗佩服北辰靖宇寧死不屈的傲骨。

    “靖宇——”

    二掌柜目眥欲裂,猛的悲叫一聲,含淚的雙眼牢牢盯著傷勢慘重的兒子,他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嘴唇不受控制地顫抖。

    他的兒子,唯一的血脈,如今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被人殘虐,他卻不能出手,因為只要他一出手,比武就輸了。

    比武輸了,代表著少主的生死,從此就掌握在對方的手中……

    “二掌柜,要不然,認輸了吧,靖宇公子,他……”二掌柜身邊的高手神色凝重,不忍心地開口相勸。

    “二掌柜,輸贏不重要,靖宇的性命要緊!”云溪忍不住動容了,心中微微著急,這樣下去,北辰靖宇真的會完蛋。

    對面站立的邱長老聞言得意一笑:“不錯,二掌柜,快點認輸,再不認輸,你兒子的性命就真不保了!”

    “二掌柜,你還在堅持什么?靖宇現在已經沒有能力爬起來了,更別說贏禾長老了,你們輸定了!何苦再折了你兒子一條性命?”肖長老‘好心’地提醒他。

    他就算此時認輸,他的兒子也是個殘廢!

    二掌柜憤怒至極,眼神像是鋒利的刀刃從他們的臉上一一劃過,他緊緊攥住了拳頭,動了動嘴唇,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何嘗不想救兒子?

    他恨不得馬上躍上擂臺,一掌拍死禾長老!

    只是他不能這樣做,輸掉這場比賽,就等于輸了他在北辰家族的掌控權,少主的情況就危險了!

    他不能讓少主出事,他不能對不起主子的托付……

    心中天人交戰,二掌柜的臉色陰沉得可怕,一邊是對北辰家族的忠誠,一邊是父親對兒子的情感……他難以抉擇!

    心如刀絞。

    自古忠義難兩全,不想這樣的抉擇,落到了他的頭上。

    他該怎么選擇?

    “二掌柜,快救下靖宇公子吧,不要再猶豫不決,靖宇公子快要撐不住了。”

    “二掌柜,那可是您的親生兒子,血濃于水啊!”

    “二掌柜,下決心吧!”

    “別說了,老夫自有打算!”二掌柜眼中閃過一抹決絕的神色,為了少主,為了他對北辰家族的忠誠,他必須作出抉擇……放棄兒子!

    擂臺上傳來淺淺的呻吟,在禾長老狠辣的折磨下,北辰靖宇已經堅持不了多久,他在地上慢慢睜開一只眼睛,朝著父親的方向望了過去,嘴角費力地輕輕扯動,他展露出了一抹溫暖的笑,唇瓣張合了幾下,不知在說些什么,父子連心,二掌柜讀懂了!

    痛苦萬分的二掌柜絕望地閉上眼睛,他緊抿著嘴唇,一言不發!

    人群中,龍千絕將父子倆的表情和交流凈收眼底,二掌柜的忠心,讓他動容。人都是自私的,忠與義,到底該如何選擇?大部分的人,都會選擇自己的親人,而二掌柜,卻選擇了忠誠,犧牲自己的兒子,不得不讓人感嘆!

    他能理解二掌柜如此選擇的初衷,但是這樣的犧牲,太不值了!

    龍千絕眸底幽光閃閃,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此刻,北辰靖宇的神智漸漸地模糊,他心中唯一的信念:他不能輸,不能讓父親失望!就算是拼搏到最后一刻,只剩下最后一口氣,他也要撐下去!

    爹,我還撐得住,我是不會放棄的!

    他一定要站起來!

    “認不認輸?”禾長老的嘴角露出殘酷的笑容。

    北辰靖宇微張著嘴巴,剛想說些什么,他的眼睛猛然睜大,他渾身一震,驀然覺得一股玄氣從背心源源不斷涌入。

    不僅如此,北辰靖宇發覺自己身上充滿了力量,渾身火熱得像要爆炸開去!

    這,這……

    這是怎么回事?

    他怔然了!

    不過很快,他回過神來,從地上爬了起來。

    “你……”

    禾長老臉上的笑意僵硬住了,露出一副見鬼的表情,瞪大眼珠子,指著地上人,半天說不出話來。

    明明如似爛泥般無法動彈的人,怎么還能爬起來?這不可能!

    眾人同樣發現了擂臺上的異常,齊齊望過去。

    眾目睽睽之下,只見渾身都是血的北辰靖宇先是慢慢爬起,最后竟然是一躍而起!

    “他,他竟然還能起來?”

    “天啊,這……這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他沒事?他不是應該……”

    頓時,人聲鼎沸,一個個驚愕的目光盯著擂臺上那道堅毅得讓人忍不住像要摧毀的身影,不少人以為自己眼花了,或者是看到了幻影。

    震驚,震驚,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他們怎么也不敢相信北辰靖宇竟然還能夠站起來。

    “不,不可能——”震驚中回過神來的邱長老憤然大吼。

    別說他不相信,哪怕是身為父親的二掌柜整個人也呆滯住了,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很快的,激動的神色涌現,他的雙手微微顫抖起來。

    靖宇,靖宇……

    “不可能!這不可能!”肖長老失態地叫了起來,他的臉色難看至極。

    “老匹夫,這是你逼我的——”北辰靖宇雙目被血絲覆蓋,瘋狂的殺機纏繞著他的周身,不重不輕的聲音傳入眾人的耳朵里,“同為北辰家族的成員,我自問與你無冤無仇,你身為長老,卻沒有半點仁慈之心,一而再再而三要置我于死地。你的手段夠狠,夠毒!好,你不仁,就別怪我不義!你給我的,我會一一還給你!”

    “小畜生,你狂妄之極!”

    老臉一陣青一陣白,禾長老怒斥,眼底涌起瘋狂的殺意,他不知對方發生了什么變化,不過,他仍然覺得自己殺死北辰靖宇就好像是捏死一只螞蟻那么容易。

    “老匹夫,你死定了!”

    北辰靖宇目若冷電,盯視著他,身上散發的氣勢滔天吞海,無邊無際,巨浪滾滾,威力之勢絲毫不差于玄皇高手。

    感受到他翻天覆地的變化,禾長老臉孔微微變了變,這個小畜生怎么變得那么厲害?心中疑惑和不解更濃了,同時他心中有些不舒服!

    敢當眾罵他老匹夫,足夠他死一萬次了。

    “老夫今天扒你的皮,抽你的筋!”

    在禾長老的怒吼聲之中,一股強大的氣勢釋放了出來,他身如閃電,手掌狠狠地朝著北辰靖宇轟過去。

    “找死!”冷聲吐出兩個字,北辰靖宇就像脫韁的野馬,迅速無比,動作快如閃電,手中的巨劍迎擊而去。

    一劍劈出,劍氣縱橫,澎湃而出。

    轟!

    一聲巨響過后,玄氣相撞之處,轟然炸響!

    禾長老面容之上的怒意尚未退去,頓時便化作了一片驚駭!

    “怎么會這樣?!”

    禾長老驚疑不定地望著眼前的人,剛才他覺得北辰靖宇劍氣比之前不知強橫了幾倍,一點都不像是玄尊高手,反而讓他覺得自己面對的是一名玄皇高手,實力與自己不相上下。

    北辰靖宇怎么會突然之間變得那么強?

    禾長老又驚又怒,卻始終找不到答案!

    一劍劈空,北辰靖宇并不覺得意外,玄氣的撞擊間,宛如一塊磐石,巍然不動,他沒有移動半步。

    身體內鉆入的玄氣越來越充盈,源源不斷,他又是驚詫又是大喜,驚詫的是,不知道是哪位高手在背地里助他,喜的是,自己終于有力量可以擊敗對方了。

    北辰靖宇冷眼看著滿臉怒容的禾長老,瞳孔深處掠過刀劍般鋒利的光芒:“沒有什么不可能的,老匹夫,這才剛剛開始呢!”

    收起寶劍,他眼中閃動著一絲瘋狂的神色,手掌心凝聚玄氣,突然露出兇悍的表情,手臂猛然一揮,怒道:“去死吧!”

    “小畜生,看誰殺誰?”

    禾長老暴喝道,一瞬間,玄氣驟然釋放了出來,渾身散發出一**驚人的氣息。

    周圍的溫度驟降,猶如陷入了一片冰天雪地的境地之中。

    轟隆!

    天崩地裂之勢,龐大無比的比武場,都嗡然顫動起來。兩人這一出手,都是動若脫兔,迅若奔雷,氣勢驚人。

    轟轟!

    整個擂臺上玄氣噴涌如潮,無盡無窮,浩如江海,浩浩蕩蕩。

    此刻,擂臺下的眾人都屏住了呼吸,目光隨著兩條人影,伴隨著戰斗越來越劇烈,漸趨白熱化,大部分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北辰靖宇怎么忽然之間變得如此強悍?”

    “他竟然能夠與禾長老相抗衡,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有什么奇怪的?你們別忘記了,二掌柜一直跟隨在紫妖大人身邊,一定得到過紫妖大人的秘術傳授,指不定就是二掌柜將秘術傳授給了他的兒子……”

    “秘術?不可能有什么秘術吧,要是有的話,我們大家怎么不知道,會不會是吃了什么丹藥才會變成這樣?”

    “不可能,要是吃了丹藥,大家還看不見嗎?”

    “也許是二掌柜教他什么保命的法子,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

    ……

    擂臺下,一陣陣的論議和猜測聲,眾人的目光卻一直沒有離開擂臺,今天的比賽太震撼人心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不健康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