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說吧!回到古代不是夢!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說吧 > 玄幻女強 > 北藤 >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V37 小白,我們去找龍之焰 文 / 北藤

    一場大火,一場浩劫txt下載。

    待別院的火勢滅去,所有的藥田都被毀得差不多了。

    慕宗明臉上頹然的神色盡去,反倒是興致勃勃地緊盯著云溪看,好似他辛苦栽培的一整個院子的藥材,跟云溪相比,就沒有什么可看的了。

    云溪微微地挑眉,沒有理會他奇異打量的目光,只是可惜了那一片茉西草的藥田。

    赫連紫鈺鉆了進來,打斷了慕宗明的視線:“大叔,姐姐可是我大哥的心上人,您別老這么盯著她看……”

    慕宗明沒好氣地搖頭,他之所以對她好奇,是因為她不怕地蓮火焰的侵噬,這其中必定有什么特殊的緣故。

    “云小姐,老夫能否請問,你的身上是否有什么特殊的寶貝,所以才能抵擋得住地蓮火焰的侵噬?”

    “慕老你也說了,既然是特殊的寶貝,又如何能告知他人?既然茉西草已經被毀,那我也告辭了。”

    云溪沒有任何的留戀,轉身便走。

    慕宗明眼神游離了下,快步追趕上去:“云小姐,現在老夫的別院被人毀了,無處容身,不知能否請云小姐收容老夫呢?”

    云溪忽地止步,回頭對上他一臉苦凄凄的愁臉,她眼角抖動了下,太無恥了吧?他的院子被毀,關她什么事,憑什么讓她收容他?

    “云小姐,咳咳……老夫年邁體衰,身體狀況一日不如一日,身邊也沒有一個人照顧,實在是可憐啊,咳咳……”

    小童立在一旁扁了扁嘴,居然無視他?

    “現在老夫連住的地方也沒有了,若是云小姐不收容老夫,那么老夫就只好……咳咳、咳咳……”

    老人家,你也太無恥了吧?

    云溪無語地看著慕宗明賣力地咳嗽“吐血”,實在難以想象,一代煉丹宗師居然會如此無恥地坑蒙拐騙,為的就是想讓她收容他?

    “慕老,我聽說慕城主是您的嫡親孫子……”你有親孫子不去投靠,偏偏賴著她不放,到底存的什么歪心思?

    被人揭穿,慕宗明老臉微紅了下,老神在在地擺手道:“別提他了!老夫不喜歡住在城主府里,不清靜!”

    難道她那里就清靜了?

    赫連紫鈺上前幫忙說話道:“姐姐,就讓慕老跟我們一起住吧,慕老他沒有什么壞心思的。”

    什么叫“我們一起住”?

    云溪冷瞥向他,眉尾輕挑,可別說他也要讓她收容?她的酒樓什么時候變成收容所了,什么人都往她里面鉆?

    “姐姐,難道你想讓我流落街頭嗎?”赫連紫鈺可憐巴巴地看著她,一雙天真無邪的眼睛眨呀眨,這純真無辜的眼神,像極了她的心肝寶貝小墨。

    該死的,不知道她對這種眼神最沒有抵抗能力了嗎?

    云溪無奈地嘆息,她怎么就遇上這么兩個沒皮沒臉的無賴?

    “想讓我收容可以,房租和伙食費自理,身上銀兩不夠的,趕緊讓家屬送來,我要先收定金。”

    一老一少聽到她終于松了口,齊齊對視了一眼,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沒問題、沒問題,我待會兒就差人去城主府送信,你想要多少銀兩都沒問題。”

    “嗯嗯,我大哥這兩天就到慕星城了,他會幫我付賬的。”

    云溪即將遠去的腳步忽然頓住,赫連紫風,他要來慕星城?

    莫名地,心底升騰起一股怒意,她不曾忘記,當日就是他設計引開了她和龍千絕,使得孟家和司徒家的人聯合對云家下手。

    這筆賬,她不會忘記!

    眸光驀地一厲,她提腳繼續往前走,加快了步伐全文閱讀。

    “姐姐,等等我!”

    “還有我,老人家身子骨不好,你們慢點!”

    小童看著虎步生風的主人,不由地目瞪口呆,這也叫身子骨不好的老人家嗎?他連追都追不上,這也太假了吧?

    酒樓里一下子迎來了兩位不把自己當外人的客人,氣氛熱鬧了起來,尤其是云小墨和端木靜兩個孩子,跟慕老和赫連紫鈺都很玩得來,新來的一老一少,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了一片。

    龍千辰卻是個例外,他每每對著赫連紫鈺,就是一臉的警惕。

    這小子居然敢跟他爭奪嫡親小叔子的位子,簡直不想活了!

    “千辰哥哥,你老瞪著我干什么?我又沒有撒謊,姐姐的確是我大哥的心上人嘛,等他們成了親,我就是姐姐的嫡親小叔子了。”

    赫連紫鈺無辜地看著龍千辰,清澈的眼底泛著狡黠的光芒,心中卻也在疑惑,怎么姐姐跟千辰哥哥的大哥也有不尋常的關系呢?

    “臭小子,你別弄錯了!那可是我未來的大嫂,你想當她的小叔子,下輩子吧!”龍千辰不客氣地甩了他一個后腦勺,若不是看在他姐姐赫連紫語的份上,他早就把這沒眼力勁的小子給丟出去了。

    呃,他怎么突然想起赫連紫語那潑辣女人來了?

    他使勁甩了甩頭,一定是他得了魔癥了。

    好奇的眼珠子瞪得更大了,赫連紫鈺緊盯著他的眼睛,咦了一聲道:“千辰哥哥,原來你認識我姐姐赫連紫語?我姐姐不潑辣啊,你為什么說我姐姐是個潑辣的女人?”

    龍千辰瞪大了眼睛,嚇出了一身冷汗,這小子莫非真的能讀懂人的心思?倘若真是如此,那也太可怕了,往后對著他,他豈不是什么心思都全部暴露無遺?

    “我姐姐她很溫柔的,而且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還會女紅刺繡,人人都夸贊她。十大家族之中,不知有多少人家的子弟上門來向她提親呢。千辰哥哥你若是喜歡我姐姐,還是趁早去我家提親吧,要不然的話,你恐怕得排長隊,連我們家的門都摸不到了。”

    “誰說我喜歡她了?”龍千辰臉色微微一紅,別扭地呵斥道,“她有多好,關我什么事?我巴不得她早早地嫁出去,有個男人好好地管住她,免得她老來找我麻煩!”

    “你放心,也用不了多久了!我爹已經給我姐姐找了好幾門親事,等到我大哥正式繼任家主之位,我姐姐的親事也就差不多要定下了。”

    “這么快?”龍千辰一時不慎,說漏了嘴,待反應過來,他哼哼道,“那正好,像她那樣的母夜叉,就該找個男人治治她!”

    待側轉了身,他換上了一副頹然的苦瓜臉,怎么好端端的就要嫁人了?難道她就這么怕嫁不出去,還同時找好幾門親事?郁悶,真是郁悶!

    云溪現在可沒有心情搭理他們的這些風花雪月事,埋頭苦思著如何應付三日之后的煉丹比賽,以及數日后的正式煉丹師大會。三日的比賽,若是只用明火,她心中是極有勝算的,那么正式的煉丹師大會,她又該如何取勝?

    今日見識了地蓮火焰真正的威力,的確不容小覷,想要用明火來戰勝地蓮火焰,勝算少之又少。火云海焰和幽骨翠焰的威力與之相比,也遠遠不如,唯今之計,除非能找到異火榜上排名前三位的火種,才有可能戰勝地蓮火焰!

    “慕老,你可知道如何才能找到異火榜上排名前三位的火種?”

    慕宗明略一沉吟,眉目頓時開闊了起來,好似等她這個問題已經等了許久。

    “異火榜排行前兩位的火種,幾乎只存在于傳說中,誰人也沒有見過,甚至近百、近千年來都不曾出現過。倒是排行第三位的龍之焰曾經在千年前出現過,它是龍族的傳承之火,具有靈性,唯有龍族才有能力降服于它。聽聞千年前曾經有人得到過龍之焰,只可惜他想要強行收服不成,反而被它活活焚燒致死。后來又傳聞有龍族現身于傲天大陸搶奪龍之焰,龍之焰也跟著龍族的隱跡而失蹤了,徹底消失在了這世間。”

    “人人都以為是信奉龍神的圣宮得到了龍之焰,其實卻不然,圣宮所豢養的神龍,只不過是普通的龍族后裔當中在傲天大陸少有的幸存者,它們的實力根本無法同真正遠古時代傳承下來的龍族后裔相比擬。所以當日有人看到龍族重新奪回了龍之焰,帶著龍之焰隱跡于世,根本與圣宮無關。”

    “龍之焰的下落不明,有關它的消息也越來越少,所以近百年來很少再有打它主意之人……”

    “龍之焰?”云溪聽著慕老細細地講述龍之焰的消息,淡淡地挑眉,陷入了沉思中。

    原本蜷縮在云小墨腿上打瞌睡的小白聽到這三個字,莫名地打了個激靈,蹭地一聲跳到了桌上,伏身在了云溪和慕宗明兩人之間,繼續傾聽二人的對話。

    云小墨發現了小白的異常,也跟著跑了過來:“小白怎么了?娘親,你們在聊什么,什么龍之焰,那是干什么用的?”

    云溪伸手,撫摸了下兒子的頭,淺笑道:“龍之焰是用來煉丹的火種,你不是讓娘親煉丹醫治好你的翔叔叔嗎?現在娘親就得靠它來贏得比賽,也需要靠它來煉制極品的丹藥……”

    忽然想到了什么,云溪眸子一轉,狡黠的目光在慕宗明的身上兜了幾圈。她記得此次煉丹師大會所設的獎賞藍芯雪參,正是這老頭的所屬之物,正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倘若他能直接將藍芯雪參送給她或是轉讓給她,那她又何苦辛辛苦苦地去參加比賽呢?

    慕宗明被她怪異的眼神一掃,便猜到了她的心思,無奈地搖頭道:“老夫是最講信義的,既然已經將藍芯雪參拿出去當作煉丹師大會的獎賞之物,又豈能出爾反爾,半途反悔呢?就算老夫可以不要自己的名聲,但此次的大會是以慕星城城主的名義向外廣邀煉丹師前來參賽的,倘若事情有變,那么首當其沖遭受攻訐的不是老夫,而是老夫的孫兒。老夫如何能讓孫兒為老夫獲罪連累呢?”

    事實上,他真的很期待能看到她出色的煉丹術展示,他想要確認她是不是他在尋找的擁有完整九轉太極丹配方之人。

    云溪徐徐地收回了視線,放棄了這個想法,她不想強人所難,也不想因為看到眼前有個坎,就輕易退縮了。正所謂勇者無懼,越是看到有困難,她就越是要去闖!

    她就不信,她一定會輸!

    她深信,這世上沒有任何事能難到她。即便暫時無法邁過眼前這道坎,但只要有恒心、有毅力,她相信終有一日還是會成功的。

    “是給翔叔叔治病用的嗎?那怎樣才能找到龍之焰?小墨也要幫忙一起找!”云小墨自告奮勇,躍躍欲試,只要一想到能治好翔叔叔的病,他恨不得馬上就找到龍之焰。

    云溪淺笑著拍了拍他躍躍欲試的小臉,只當他是小兒之戲言,并沒有放在心上,轉頭看向慕宗明,問道:“慕老,你應當知道如何尋找龍之焰吧?”

    堂堂一代煉丹宗師,豈會不覬覦能足以讓煉丹師們瘋狂的異火火種,之所以沒有得到,或許是因為機遇未到,也或許是因為沒有足夠的能力。

    慕宗明的神色逐漸變得凝重,悠悠敘說道:“我們慕家之所以盤踞在慕星城多年,其實就是為了尋找龍之焰的下落。經過數十年的打探和不斷地嘗試,我們終于在慕星城外三十里處的鬼谷幽林當中發現了上古遺留下來的些許龍族的痕跡。聽說有不少人曾經到鬼谷幽林當中探險,想要尋找到龍族的蹤跡,但去的人十之**都喪生在了幽林中,少有生還者。偶爾有一兩人生還的,不是被驚嚇得發了瘋,就是手腳被猛獸咬去了一大截,終身殘廢……”

    他頓了頓,語氣之中帶著幾絲顫音:“我和孫兒曾經數十次嘗試著在鬼谷幽林當中尋到龍族的真正遺跡,可惜都無功而返,實在是鬼谷幽林里邊地形太過復雜,時有猛獸出沒,稍有不慎,便會迷失了路途。”

    “你們既然能平安離開鬼谷幽林,那么必定對里邊的地形和路線有了一定的掌握吧?”云溪淡淡說道。

    慕宗明頷首:“沒錯!我們每進去一次,就會在地圖上繪制添加一部分的路線和地形,盡管如此,我們也只是進入了幽林最外圍的區域,至于幽林的深處,我們沒有辦法進入。”

    “此話怎講?”云溪問道。

    “在通往幽林深處,有一片一望無際的沼澤地,單憑尋常人的輕功是無法通過的。倘若半途后繼無力,就極有可能墜入沼澤地中央,再無生還的可能。我和孫兒便是每次都止步于那一片沼澤地,無法逾越。我們曾經試圖想要尋找到其他的路徑通往幽林深處,結果都失敗了,所以,想要進入幽林深處,唯一的辦法,就是設法順利地通過沼澤地。”

    “沼澤地?”云溪輕松地抬了抬眉梢,區區一片沼澤地,對她來說倒不是什么難事,“慕老,你能確認,幽林深處的確有龍族的遺跡嗎?”

    慕宗明頗為肯定道:“應該不會錯的!老夫和孫兒尋路到沼澤地的邊緣時,就曾經聽到過龍吟之聲從幽林深處隱隱傳來,想必不會有錯!”

    云溪瞇了會眼睛,沉吟道:“那就好!你將地圖給我,再將幽林當中的細則告訴我,我去探一探鬼谷幽林。”

    “娘親,我也跟你一起去最新章節!”云小墨扯了扯她的衣袖道。

    云溪輕瞪了他一眼:“你不許去!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你就好好地在酒樓里待著,跟你千辰叔叔在一塊兒。聽話!”

    云小墨撅了撅小嘴,不甘不愿地點頭道:“哦,好吧!”

    赫連紫鈺耳尖地聽到了什么動靜,連忙湊過來,問道:“姐姐,你們要去哪里?”

    不想帶著他惹麻煩,云溪隨口打發他道:“沒什么,該干嘛干嘛去,小孩子別打聽那么多。”

    赫連紫鈺櫻色的小嘴一嘟,不滿道:“姐姐,我都聽到了,你要去鬼谷幽林找龍之焰!我也要去!”

    “聽到了,還問?”一雙眸子瞬間寒了幾分,云溪故意嚇他道,“總之沒有我的允許,誰都不許去!那地方兇險萬分,到時候出了事,我可沒有心思照顧你。”

    “姐姐——”撒嬌的口吻,直聽得滿屋子的人都起了雞皮疙瘩,赫連紫鈺小嘴撅得更高了。

    云溪不吃他這套,冷聲道:“姐夫也不行!”

    赫連紫鈺徹底吃癟了,再也不敢多說一句。

    云小墨歪頭看著他,不住地搖頭嘆息,他真的好笨哦,娘親不讓去,難道就不能自己去嗎?唉,真是個讓人傷腦筋的小孩!

    赫連紫鈺無意間轉眸,剛好對上正沖著他搖頭晃腦的云小墨,他看著云小墨的眼睛,傾聽到他的心聲,不由地擦了把冷汗。居然被一個孩子給鄙視了……

    準備了整整一日,摸清楚了鬼谷幽林的地形圖,以及可能在林中遇到的突發狀況,云溪準備了各種能應付突發狀況的物品,準備充分之后,便帶上獨孤謀前往鬼谷幽林。她不打算帶太多的人,人多反而誤事,吩咐了龍千辰和藍牧之好好地照看云小墨之后,她便沒有后顧之憂了。

    才剛出酒樓的大門,就看到了夜寒星慵懶的身姿倚靠在了大門口,優雅勻稱的身體線條,將他所有的風姿盡展無余。這模樣怎么看怎么像在賣弄風騷!

    直接無視他,云溪繼續帶著獨孤謀從他身邊擦肩而過。

    “云小姐,聽說你要去鬼谷幽林,或許在下能幫上點忙。”夜寒星清雅的聲音從后邊傳了來,帶著些許戲謔的味道。

    云溪腳步稍停,淺淺地回眸:“你的消息可真靈通!也好,或許龍族比較喜歡你的賣弄風騷。”

    此人的實力深不可測,倒是個好幫手,而且他的目的是想得到九轉太極丹,相信他不會舍本求末,跟她爭奪龍之焰,所以她沒有推拒,決定順水推舟,接納了他的加入。

    云溪一行人前腳剛走,赫連紫鈺也跟著悄悄地出了門,準備暗中跟蹤他們。

    “鈺叔叔,等一下!”

    衣角突然被人扯住,赫連紫鈺低頭看去,卻是云小墨扯住了他的衣角,仰頭看著他。

    “小墨,什么事?”

    “鈺叔叔,聽說鬼谷幽林很危險的,慕爺爺準備了一箱子的藥物和武器給娘親。娘親走得太急,沒來得及帶上,鈺叔叔能不能帶上它,送去給我娘親呢?”

    赫連紫鈺看了看云小墨腳邊的一只不大不小的箱子,猶豫了下,點頭道:“那好吧!”

    他彎身就要將箱子抱起,送到馬背上,這時候端木靜也湊了過來,扯著他的衣角,可愛的神態道:“鈺叔叔,小靜也有話跟你說。”

    赫連紫鈺璨爛一笑,這兩個小家伙今天是怎么了,對他這么熱情?

    被端木靜拉著走到了一邊,赫連紫鈺蹲身看著她,溫聲問道:“小靜,你有什么話要跟叔叔說?”

    “其實……也沒什么,就是鬼谷幽林很危險,叔叔一定要小心!”端木靜眼神游離著,不敢與他直視,因為她心底牢牢記得小墨囑咐過她的話,鈺叔叔有讀心術,所以對著他說話的時候千萬不能看著他的眼睛。

    “小靜,你真的沒別的事?”赫連紫鈺只覺得有些古怪,小家伙都不敢直視他,難道有什么事瞞著他?

    端木靜第一次撒謊,小臉微紅著,低著頭,很有負罪感。余光處,瞄見門外已經不見了云小墨的身影,她這才仰起頭道:“鈺叔叔,時間不早了,你快點出發吧!”

    “……好吧,那我走了!你和小墨要乖乖地留在酒樓里,聽你們辰叔叔的話。”赫連紫鈺輕笑著搖了搖頭,不過是個小孩子,他跟小孩子較什么真?

    返回門口時,不見了云小墨的蹤影,他四下里張望了下,依舊沒有尋到他的身影,搖了搖頭,彎身抱起了箱子。

    “里面裝了什么東西,這么沉?”赫連紫鈺俊眉一皺,想要打開箱子探個究竟。

    這時候,端木靜又跑了過來,仰頭道:“鈺叔叔,快走吧!要不然追不上云姨他們了。”

    “對啊,那我先走了!”赫連紫鈺立即放棄了察看箱子的念頭,連忙準備好馬匹,牽馬追趕,往城門方向趕路。

    端木靜皺著小臉,一直目送著他走遠,在心底默念,希望小墨哥哥和小白能夠平安無事!

    城門口,城主慕景暉早就引馬恭候多時,遠遠地見著云溪三人徒步走來,他大步流星地迎向前,干凈清爽的裝束,給人一種明朗和清新的氣息。

    他朗聲一笑,朝著三人拱了拱手,道:“在下恭候多時,特來為各位引路。”

    “勞煩城主了。”慕景暉曾多次去過鬼谷幽林,由他引路自然事半功倍。

    慕景暉點算了下人數,頷首道:“幸好多準備了一匹馬備用,那咱們盡快出發吧,若是遲了,入林子怕會不方便。”

    “來人,牽馬來。”他朝著手下揮了揮手。

    云溪眼巴巴地看著三匹高頭大馬,不禁有些愣住了:“沒有準備馬車嗎?”

    她此言一出,其余的三人齊齊轉頭看向了她,一臉狐疑的神色。當然了,獨孤謀那廝的臉色完全藏在了斗笠之下,她看不清,但也能隱隱猜出他此刻一定又是狐疑又是鄙夷。

    誰能想到不可一世、無所不能的云溪,居然不會騎馬?這話說出去,恐怕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

    慕景暉輕咳了聲,遮掩起臉上的狐疑之色,很是紳士地詢問道:“倘若云小姐怕顛簸,我立即吩咐人準備馬車,也花費不了多少時辰。”

    云溪正想點頭,這邊夜寒星懶洋洋的聲音緊接著響了起來:“如果你不會騎馬,我不介意你跟我同騎,我吃虧就吃虧點……吃虧是福嘛!”

    云溪清冷的眸光瞄向他,嘴角掛著的似笑非笑愈發的冷寒:“你放心,我對你一點興趣也沒有!你想吃虧,我還沒這個心情呢,你還是找別人去吧!”

    “獨孤,上馬!”

    遲遲沒有回應,只聽得馬蹄聲漸行漸遠,云溪回頭一看,獨孤謀早就騎著馬走遠了。

    嘴角處有一片冰花噼啪碎裂,云溪恨得牙癢癢,死死地盯著獨孤謀遠去的身影,不住地在心底咒罵:該死的獨孤謀,故意想看她出丑是不是?

    夜寒星低低地嗤笑著,笑得好不含蓄,就連慕景暉也側轉了身,隱忍地聳動著肩頭。

    云溪看著這兩人,暗暗在心中發誓,她一定要學騎馬!

    心里想著,她嘴里也跟著出了聲:“我一定要學騎馬!”

    “姐姐想學騎馬,我可以教你啊!”身后,屬于赫連紫鈺特有的嗓音悠悠地近了,伴隨著的還有馬蹄聲,不對,是兩匹馬的馬蹄聲!

    云溪驀地回首,待看清了來人,她面色一頓,所有的神色便僵在了那里,一陣發愣。

    “姐姐,你怎么了?看到我大哥來了,是不是很開心?”赫連紫鈺爽朗地笑著,壓根沒發現她此刻的心底各種思緒在不住地翻騰。

    赫連紫風!

    他也來了?!

    她直直地撞入了他那一雙漆黑深邃如虎豹般凌厲的雙眸,一切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熟悉的是他的森嚴冷漠,是他渾身上下散發出的不可一世的狂妄和霸道,陌生的是他一身雍容華貴的紫衣,是他更加深不可測的心。

    “赫連紫風,我再問你一遍,這就是你的真正目的?”

    “赫連紫風,你給我等著,倘若我云家真的出了事,我一定要拿你的命來償還!”

    她不曾忘記,當初他對云家做過什么,從前對他殘留那丁點好感,早已蕩然無存,有的只有濃濃的恨意。

    她暗暗對自己說過,從此后,什么救命之恩、朋友之誼,統統都與她無關txt下載!

    再見時,便是陌路人。

    幸而云家沒有出什么大亂子,否則的話,今日見面,便是生死之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她漠然地收回了視線,對他視而不見,幾步走到了夜寒星的跟前,道:“走吧,看來也只好跟你搭伙了!”

    夜寒星淺笑不語,優雅地伸手,將她扶上了馬背,自己也跟著翻身坐了上去。他的視線似有若無地飄過赫連紫風欺著霜寒的俊美臉孔,心底的疑惑像是墨汁滴入了清水中一層層慢慢地蕩開。尤其當他看到在他的雙手不經意地穿過了身前女子的腰際時,赫連紫風那一雙千年封凍的寒眸居然有了一絲波動,他棱角分明的薄唇微微勾起,興味的笑意越擴越大,事情好像變得越來越有趣了。

    他欺身,緊貼著云溪軟若無骨的背脊,一陣陣沁鼻的芳香鉆入鼻中,他極為享受般地深吸了一口氣。果然吃虧是福啊!

    他張揚的笑聲,肆意地從唇邊逸出,像是得了件什么稀罕的寶貝。

    兩個人緊挨著,中間只隔著一層薄薄的衣料,親密無間。屬于夜寒星的清雅氣息傾灑在她的周圍,一層暖意籠罩在了周身,然而此刻的云溪卻是周身冒著寒氣,牙齒磨得咯咯響。

    若不是迫不得已,她才不會跟一個居心叵測的風騷男同騎一匹馬!

    更過分的是,他擺明了是要占她的便宜,真是太無恥了!

    她右手的腕軸朝著身后之人猛力一頂,正好擊打在了他的腰際,成功聽到了他嘴里傳來的悶哼聲,她才稍稍解了氣。

    “還不快走?”她沒好氣地催促。

    夜寒星苦笑著扯了下唇角,大小姐,要不要下手這么狠?怎么說,他也當了回免費的馬夫,她豈能如此過河拆橋?

    身子向后退開了幾分,知道跟前的人正在氣頭上,為了他的安全起見,他不敢再隨意招惹她了。嘴里低叱了聲,他的余光往赫連紫風的方向稍稍瞄了一眼,便策馬出了城。

    身后,他能感覺到一道冰冷的眼神正緊緊地盯著他的后背,那眼神具有穿透力,他后背上的血液也開始慢慢地在凝結。下意識地,夜寒星揮鞭加快了馬速,只想快點擺脫了那道視線。原來有些人,不需任何的武力,只須一道眼神就能擁有殺傷力,今日他算是真正地見識到了。

    赫連紫風,原來雄霸一方、傲視群雄如你,也有在乎之人……真的是越來越有趣了!

    “大哥,姐姐她怎么理都不理你呢?真的好奇怪!”赫連紫鈺看著前方漸行漸遠的兩人,很是訝異,摸不著頭腦。他還以為他帶大哥來,是給姐姐一個驚喜,姐姐應該會很高興才是。誰知反而弄巧成拙!

    姐姐不理人也就算了,更奇怪的是,大哥的臉色也臭臭的,離他這么近,都能感覺到他周身散發出了一陣勝過一陣的寒意。

    “大哥……”赫連紫鈺話還沒說完,身邊紫色的身影突然沖了出去,策馬狂奔,朝著前方的馬匹追趕而去。

    赫連紫鈺心頭猛然一跳,為什么他察覺到了一股逼人的煞氣從大哥的身上散發出來,他莫不是想要殺了夜大哥吧?

    “不好!大哥,等等我——”他生怕意外真的發生,也連忙策馬追趕了上去。

    慕景暉一臉深沉地看著所有人的反應,淡淡含笑,不緊不慢地上了馬,搖頭輕嘆了聲,這一路怕是不平靜呢!

    周圍黑漆漆的一片,云小墨藏身在箱子里,淺淺地喘著氣,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響來。好不容易聽到了娘親的聲音,他的呼吸聲放得更低了,他傾身湊到事先在箱子里邊挖好的小孔口往外張望。從這個角度,他只能看到每個人的大腿根部的位置,其他的什么也瞧不見。不過從每個人的服飾和聲音,他還是能大概分辨出誰是誰。

    沒辦法,娘親不讓他跟著來,他就只能自己想辦法跟來了。

    為了能幫翔叔叔治好病,他一定要盡自己的一份心力,找到龍之焰。

    一雙閃亮的眸子里泛著堅定的光芒。

    小白毛茸茸的身子往他懷里拱了拱,也有些不適應箱子里的黑暗,不過它知道不能壞了小墨墨的好事,所以也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響。

    赫連紫鈺突然大喊了聲“不好!大哥,等等我——”,然后整個箱子便劇烈地震巔起來,云小墨正專心地往外張望著,一時不慎,腦門重重地撞在了箱子壁上,疼得他幾乎飆淚。

    揉了揉自己的小小頭顱,云小墨皺了皺小眉頭,沒法子,只好認命地繼續接受一路的顛簸。

    風聲呼嘯,清晨的風帶著一絲涼意,狠狠地吹刮在臉上,帶起了薄薄的疼意。

    一只手臂向前彎曲,寬大的袖口遮擋在了她的跟前,帶著屬于夜寒星的淡淡的味道。云溪回眸,他如玉的容顏在霞光下鍍上了一層金色,更顯得白如雪,美如玉。

    “謝了。”她淺淺地勾唇,沒有拂了他的好意。

    夜寒星低低的笑聲在她耳邊回響,他稍稍放慢了馬速。

    這時候,一陣急速的馬蹄聲從后邊掩殺而過,帶著濃濃的煞氣,雖然只有一匹馬的馬蹄聲,然而那氣勢,竟比得上千軍萬馬之勢,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云溪和夜寒星兩人同時自馬上回首,一匹快馬自他們的身邊快速地掠過,翩飛的衣角在空中劃出了一道驚艷的紫色,清光瀲滟。馬背上的人沒有回首,也沒有任何的停頓,當他們不存在一般,殺氣騰騰地飛掠而過。

    揚起的塵沙,讓云溪兩人不得不閉目適應,嘴里也進了不少沙子。

    “呸、呸……他發什么瘋?”云溪一邊吐著嘴里的沙子,一邊忍不住咒罵。

    夜寒星深吸了一口氣,挑眉道:“我好像聞到了空氣中有酸酸的味道,你聞到了嗎?”

    神色一怔,明白了他話中的意思,云溪臉色微沉,甩了他一個白眼,沒好氣地說道:“還不快走?”

    夜寒星抿嘴輕笑,不再逗她,繼續策馬前行。

    午時左右,一行人相繼抵達了鬼谷幽林的入口處,他們沒有貿然進入,而是停在了入口處,再次細細地檢查裝備和地圖。

    “我們休息片刻,然后進幽林。”

    云溪收起了地圖,將待會兒大致的路線銘記于心后,又給每人分發了一張地圖,以防不測。

    “姐姐,我們的呢?”赫連紫鈺見她給其他人都分發了地圖,唯獨沒有給他們兄弟倆,他忍不住開口發問。

    云溪清冷的目光投向他,冷哼了聲,道:“我有同意讓你跟來嗎?你還帶了個不相干的人一起來……總之我們不是一路的,待會兒你們是走是留,會不會發生什么意外,都與我們無關!”

    “大哥怎么會是不相干的人呢?你們不是一早就認識的嗎?”赫連紫鈺扁了扁嘴,湊到了云溪的身側,扯著她的衣角撒嬌道,“姐姐,就讓我們跟著你吧!大哥他武藝高強,可以保護你的。”

    “誰需要他的保護?”

    “求她做什么?”

    兩個聲音同時撞在了一起。

    云溪抬眸,恰好跟赫連紫風冷冽深沉的眸光相撞,她冷哼了聲,眸光也跟著冷了幾分。

    赫連紫風的眼波沒有絲毫的波動,只是眸子變得更加黝深了。他直直地逼視著云溪,傲然的神色不減,周身的煞氣也更濃了。

    赫連紫鈺左右看看兩人,不由地一頭霧水,他嘗試著想要竊聽兩人的心聲,卻發現自己的讀心術第一次失靈了,他毫無所獲。

    “姐姐、大哥,你們怎么了?干嘛一見面就跟仇人似的?”赫連紫鈺弱弱的聲音道,難道他真的是好心辦了糊涂事?

    “大人的事,小孩子是不會懂的。”夜寒星慵懶地躺在一棵樹下,斑駁的樹影灑在他俊美的臉孔上,山林野趣,難掩他優雅尊榮的卓越風姿。他微瞇著眼,只挑開了一條細縫,看好戲一般來回打量著云溪和赫連紫風,唇角牽起一個淺淺的弧度。

    赫連紫鈺不滿地輕瞪了他一眼,什么大人、小孩?他都已經十六歲了,憑什么還把他當作小孩子看待?

    慕景暉靜靜地坐一旁,不作任何的發言,卻也沒有絲毫錯漏任何細節。身為城主多年,養成了擅于察言觀色的性情,他更喜歡暗暗觀察多過于言談,因為言多必失,唯有沉默才是最好的武器。

    獨孤謀則是真正地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默默地靜立在一側,充當樹樁。

    要說最苦最難的,非藏身在箱子里的云小墨和小白不可,一路的顛簸,震得一人一寵干嘔不止,心底不住地暗罵赫連紫鈺,他到底是怎么騎馬的,這么爛的馬術也敢拿出來曬,徹底鄙視他!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不健康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