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說吧!回到古代不是夢!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說吧 > 玄幻女強 > 北藤 >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V15 一路向北,殺向龍家!求票 文 / 北藤

    “閣主?全文閱讀!”人群中有人率先發現了閣主的到來,緊跟著所有的人都發現了,紛紛朝著閣主恭敬地迎候,氣氛在瞬間變得肅然而莊重。

    “閣主,您老人家怎么來了?”鎮海元老先是詫異,隨后很快恢復了冷靜,平靜以對。

    陽明祖師也是先一驚,隨后鎮定下來,淺淺頷首恭候:“拜見閣主!”

    鎮海元老與陽明祖師二人的身份與他人大不相同,自然也就沒有其他人那么大禮相迎了。

    小墨左右看看眾人,聽到鎮海元老稱對方為老人家,他心中暗暗驚奇,鎮海元老的年紀看起來比對方要大得多,可為什么還要叫對方老人家呢?難道這位閣主也是上了百歲的老人家,只是因為保養得好,所以才看起來這么年輕?

    閣主隨意地擺了擺手,并沒有看其他任何人,他雙目專注地盯著小墨,一步步向他走近。伴隨著他的步伐,他的青色衣袍輕盈地擺動,墨發無風自動,氣質斐然。

    小墨看著他,只覺得一陣清風撲面而來,卻又帶著某種沉甸甸的威壓,使得他抬頭看他都變得艱難。

    “小墨,還不快拜見閣主?他可是逍遙閣的主人,也是掌管逍遙閣一切的主宰者,更是咱們龍家的老祖宗,比老祖宗我的輩份還要大呢。”鎮海元老看到小墨在發愣,擔心他無意間得罪了閣主,所以在旁提醒。

    小墨反應過來,畢恭畢敬地抱拳,可愛地朝著閣主來了個大于九十度的鞠躬,輕軟的童音說道:“小墨拜見老老祖宗!”

    “噗!”陽明祖師口直心快,一個沒忍住,就撲哧笑出了聲。

    老老祖宗?可不是老老祖宗嗎?比鎮海元老這個老祖宗還老祖宗的人,的確稱得上是老老祖宗了,也虧得這孩子想得出來。

    鎮海元老憋紅了臉,想笑又不敢笑出來。周圍的其他高手們,也差不多跟他一樣的表情。

    閣主好似什么也未曾聽聞,面不改色,淡定依舊,他俊逸的容顏上不怒自威,卻也并非那么不容易讓人親近。他站定在離小墨不到一步遠處,低頭打量著小墨,淳厚而帶有某種特質的聲音道:“你叫小墨?你是我龍家的子孫?”

    小墨看大家都在笑,還道自己說錯了什么,可是看閣主似乎沒有生氣的樣子,他也就放心了,重重點頭道:“是的!我是龍家的子孫!”

    他現在身在龍家的逍遙閣,自然是得承認的,否則他擔心他和小白都得被趕出逍遙閣去。若非為了小白,他才不稀罕當什么龍家的子孫呢。

    閣主暗自點了點頭,隨后轉移了視線,目光落在了小墨剛剛煉制完畢的寶器上。他的眼睛微微亮起,星眸浩瀚,在他的眼中映著一塊方形的棋枰,只有手掌大小,在棋枰旁,是黑白兩色的圓形棋子,每一顆都打磨得恰到好處,整件作品看起來精致迷你,讓人愛不釋手。

    閣主修長的指尖挑起一顆黑子,掂了掂,問道:“你為何想到要煉制這樣一件寶器?”

    小墨轉首,看了看鎮海元老和陽明祖師二人,認真回道:“因為兩位老祖宗都對小墨很好,而且他們又都是好朋友,小墨想要送他們見面禮,卻又不能偏心了,所以就想煉制棋枰和棋子送給他們,他們閑來無聊之時,就可以相互對弈取樂了。”

    鎮海元老和陽明祖師二人頓時淚花閃閃,很是感動,不住地沖著小墨點頭贊許,那意思仿佛在說他們很喜歡這件禮物。

    閣主的眼波微動,又問道:“可是這棋枰如此小,下起棋來豈不是很費勁?”

    鎮海元老和陽明祖師二人一聽就不樂意了,心說閣主你當我們真要拿這小棋枰下棋呢?小孩子的心意比較重要好不好?不要隨便打擊我們可愛的小墨的自信心,你這個壞人!

    小墨卻不急不慢地走了過去,將棋枰舉在了小手掌上,給他示范道:“你們大家別看棋枰的外表小,其實它是可以隨意伸縮的。大家看!這里和這里分別裝有兩個機關,左邊的機關是用來調橫向方向的長度的,下邊的機關是用來調縱向方向的長度……如此,就可以根據大家的需要,來調整棋枰的大小了。棋子也是同樣的道理,每一顆的上邊都裝有簡易的機關,可以根據需要來調整它的大小……”

    在小墨的親手演示下,迷你版的棋枰和棋子,一下子就變成了正常的棋枰和棋子,周圍一片的嘆息聲,倒不是為這棋枰和棋子而驚奇,而是為了他的創造力和創新思維而贊嘆。誰能想到,區區一個棋枰和棋子,還能有如此多的花樣和變化?

    閣主深如浩瀚鴻宇的眼底再度泛起了波瀾,他又問道:“如此短暫的時間,你如何能煉制出這許多形狀大小一樣,而且又每一個都設置了機關的棋子?我剛剛好像看到你有做了一個小模子先,然后用模子一個個比樣印刻,這樣的法子又是誰教你的?”

    “嗯……有一半是從師父那里學來的,有一半是自己想的。師父說,一個優秀的煉器師,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創新的思維,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能一味地模仿前人已經有的作品,否則你就只能是一個煉器的奴隸,永遠也成為不了煉器大師。”

    小墨看似尋常的一番話,卻讓在場的每個人陷入了深深的沉思當中,的確,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在走前人已經走過的路,有些人甚至才到半路就已經望而卻步了,很少有人會去另辟蹊徑,走自己的路。因為走自己的路太累太艱辛,有時候甚至很容易迷失方向,對自己產生質疑,然而唯有那些意志堅定的、一直不懈努力走下去的人,才能真正成功,真正闖出一條屬于自己的新路來。

    眾人在恍惚之間,似乎都有了小小的領悟。

    閣主深深地凝視著眼前小小的人兒,雙目之中折射出了耀目的光彩,這孩子不但擁有天才的煉器天賦,而且悟性極高,深明事理,龍家出了這樣一位出色天才人物,真乃龍家之幸事!

    為何他從前就沒有聽聞龍家出了這樣一位天才小神童呢?

    看來他真的有必要多多了解現在龍家外宗的情況了,像小墨這樣的人才,若是埋沒了,那真是龍家的悲哀。

    “小墨,你懂得煉制棋枰,那也一定懂得弈棋了。陪老老祖宗下一盤如何?”閣主的唇角微微牽起,展露出了一抹淺顯溫和的笑意。

    鎮海元老和陽明祖師二人驚奇不已,向來嚴肅威嚴的閣主居然對著一個孩子展露了笑顏,這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二人皆為小墨感到高興,這說明小墨已經得到了閣主的賞識,得到了他的認可了。

    二人沖著小墨使勁點頭,既然閣主都相邀了,小墨,你可要好好地發揮啊,不要丟了兩位老祖宗的臉!

    小墨見二人使勁沖他點頭,再看閣主已經自行來到了樹下的石桌前入座,在等待著他,他現在似乎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陪伴在閣主身后的兩名男子,始終站立在閣主的兩側,一個面色陰冷,板著張臭臉,一個笑瞇瞇的,頗為和善。他們二人都在看著爬上石凳,半蹲在那里,準備下棋的小墨,給了小墨不大不小的壓力。

    小墨努了努嘴,不懂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左邊的那位大叔,他好像從剛才開始就對他一副不友善的表情,好似他欠了他許多債似的。

    不過呢,咱小墨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什么聚寶堂,咱鬧過;什么鬼谷幽林,咱闖過;什么圣宮,咱逛過;什么地宮,咱遛過;還有什么三大圣地、天龍學院……咱都游過,沒什么大不了的嘛,統統都是小事!

    小墨心中豁達,所以在面對像閣主這樣的萬古巨頭的時候,也就沒有什么壓力了,平常以對。就憑這一點,就讓在場的許多高手自嘆不如,他們是萬萬不敢跟閣主平起平坐,面對面對弈的,也就小孩子初出牛犢不怕虎,才敢摸老虎的虎須。

    閣主暗暗地觀察著小墨的一舉一動,出聲道:“你執黑子先下,我讓你十子。”

    眾位高手齊齊搖頭,誰不知道閣主的棋藝?就算是他讓了十子,也依舊是贏定,誰還能從閣主的手底下贏棋呢?

    鎮海元老和陽明祖師二人卻是齊齊沖著小墨暗使眼色,小墨,你一定要爭氣啊,雖然沒有指望你能贏,但是你要撐得越久越好,可別讓兩位老祖宗太丟面子。

    小墨沒有收到二人的眼神,卻是嘟著小嘴,表示他的不滿:“我不要!既然是弈棋,就得公平!你若是讓了我十子,那么就算我贏了,我也還是輸,這對我太不公平了。”

    “大膽!你敢反對閣主的決定?”左邊的大叔突然對他冷聲呵斥,雙目厲瞪。

    小墨不畏懼他,雙目勇敢地回視了過去:“君子觀棋不語!我是在跟老老祖宗下棋,旁的人,請不要說話!”

    “你這臭小子,還敢頂嘴?”左翼護法登時怒了,作勢就要上前扇他耳光,區區一個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也就是閣主和一眾愚鈍的人欣賞他,他才不稀罕。與其花大心思去培養一個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倒不如直接培養一個已經有所成就的高手來得快捷實在。

    閣主左手輕抬,一股無名之風頓起,止住了左翼護法欲上前的步伐,他輕啟薄唇,卻是對小墨說的:“也罷,你既然想要公平,那咱們就按公平的法子下棋。你先來吧!”

    小墨沖著左翼護法吐吐小舌,扮了個鬼臉,他算是看出來了,老老祖宗才是這里所有人當中最厲害的,他稍稍抬了下手,就把那個可惡的“大叔”給鎮住了,只要他能搏得老老祖宗的喜歡,獲得他的籠罩,那么他和小白在逍遙閣就可以橫著走了!

    他心中小小地歡喜,看來他要認真地和閣主下一盤棋才行,讓他更多地認識到自己的天賦和才智,如此才能讓閣主更加喜歡自己。

    嗯,為了小白,他拼了!

    小小的眉頭凝起,小墨聚集了精神,小手執起黑子,開始在棋枰上,落下第一子。

    鎮海元老和陽明祖師二人此刻的心情比他還要緊張,他們仿佛是將小墨看做了自己的代言人,好像在跟閣主下棋的不是小墨,而是他們自己,心中那個緊張啊。

    其余的高手們畏懼閣主的威嚴,只敢遠遠地眺望著,卻是一個個目不轉睛,生怕錯過了最為精彩的一幕。

    現場當中,唯獨左翼護法一人陰沉著臉,心情最差,也最不看好小墨。他陰沉的眸子不住地在小墨的身上打轉,暗自在記憶中搜索著,這孩子應該是屬于龍家外宗哪一脈的骨血,他的父親是誰、祖父是誰,到底跟他這一脈相隔了多遠……

    小墨專心致志地應對棋局,再也沒有功夫去理會他別樣的不善的目光。

    黑子、白子、黑子、白子……

    兩人下棋的速度都不慢,思維敏捷、反應快速,才不到一會兒的功夫,二人就已經各自下了二十顆子。

    鎮海元老和陽明祖師二人暗暗替小墨捏把汗,心說小墨你是不是下得太快了點?須知閣主的棋藝可不是蓋的,隨隨便便就給你埋下了坑,就等著你往里跳呢,你可要仔細看清楚、想清楚了再下啊,千萬不要傻傻地往坑里跳。

    小墨此刻的小腦袋卻是在高速地運轉著,憑借著他和瘋爺爺無數次的棋盤上交鋒之后,他的棋藝也不是蓋的,明亮又碩大的眼睛一閃一閃的,各種的計算浮光掠影。

    你給我設坑,我也給你設坑!

    你引我入甕,我給你來個將計就計,然后抄你后路反請你入甕!

    嘿,壞老老祖宗嘿!

    想要聲東擊西?我來給你一招釜底抽薪!

    喂喂,老老祖宗,你也太黑心了吧?居然這里還有一招等著我?

    怎么辦涅?

    又是一輪番的相互攻防之后,小墨嘴角咬著黑棋,陷入了苦思冥想中。

    姜,果然還是老的辣啊!

    閣主全程都在關注著對方的反應,每一個眼神,每一道眸光,還有每一個皺眉、撅嘴的小動作,他都落在眼底,他裝作不動聲色,心底卻早已笑翻了。

    這孩子的棋藝的確是了不得,當雙方各自下了二十子開始,他就已經徹底認識到了最新章節。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兩人就開始相互挖陷阱各自坑害和反坑害,一直激戰到現在,黑白子已經下滿了三分之二的棋枰。

    雖然只是跟區區一個孩子對弈,他多年未曾碰觸的棋癮卻是被他給激發了,竟是越下越過癮,好久沒有這么暢快了。

    若非這孩子不懂得隱藏內心的情緒,時時讓他看穿對方的心思,他這位棋道高手差點就要栽在一個孩子的手里,他堂堂一位閣主,若是下棋輸給了一個孩子……雖然這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傳揚出去,總是有損他閣主的顏面的。

    現在看到對方陷入了苦思冥想中,他的唇角幾不可見地微微揚起,浩瀚的深眸幽光浮動。

    鎮海元老和陽明祖師二人的眼睛就一直在跟隨著兩人的落子不斷地來回飄移,現下終于慢了下來,兩人動作統一地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好累啊,他們還是頭一回看到有人如此快速地下棋的。

    再一看,諾大的一個棋枰,居然已經下滿了三分之二的位置,了不得啊!

    二人暗暗對著小墨豎拇指,能在閣主的手下支撐這么久,就已經算是勝利了。他們已經很滿足了,足以為他驕傲了,再無所求。

    其余的高手們也是看得一陣眼花,都怪精神太過高度緊張了,看到小墨能跟閣主過招這么久,他們打內心里統統站在了小墨這邊,誰讓閣主在他們的心目中是那么高高在上、遙不可及呢?小墨則真實多了,也可愛、討人喜歡多了,他們心中紛紛想,倘若連小墨也可以戰神閣主的話,那豈不是代表他們也人人有機會可以戰勝戰無不勝的閣主?

    這是群眾的心聲啊!

    右翼護法始終笑瞇瞇的,暗暗點頭,左翼護法則不然,一雙陰沉的眸子不住地收縮放大,又是不可思議,又是氣惱,他想不到區區一個乳臭未干的孩子居然真有這么大的能耐,能在閣主的手下下這么久的棋,到現在才開始陷入僵局中。他一定要查出這臭小子是誰,倘若跟他一脈相干也就罷了,否則……他堂堂一個逍遙閣的左翼護法,豈是他可以隨意得罪的?

    小墨盯著棋枰,左思右想了一番,小嘴抿了幾下,放下手中的棋子,道:“老老祖宗,我認輸了!”

    閣主淺淺地一笑,起身道:“你的年紀尚小,能有如此的棋藝,已然很難得了。”

    “雖然我今天輸了,可是不代表我永遠會輸,我遲早會贏你的!”小墨不服輸道。

    “大膽!什么你你你的?閣主是你可以隨便稱呼的嗎?”左翼護法又忍不住瞪眼呵斥。

    這下,鎮海元老和陽明祖師二人看不過去了,紛紛開口。

    “左翼護法,小墨不過是個孩子,童言無忌,你跟一個孩子較真,莫非你的心智也跟他相同?”

    “就是!閣主都沒有說什么,就你一人在旁說三道四,你累不累?難不成我們這里所有的人都對閣主不敬,就你一人對閣主畢恭畢敬?”

    “你們……”左翼護法很是惱怒,雙袖頓時生出了兩股風,驀地鼓動。他的威嚴,豈容挑釁?

    “好了,都別吵了!本閣主還沒有到眼瞎耳聾的境地!”閣主一個眼神掃了過去,不怒自威,再度阻止了左翼護法的發威。

    左翼護法接收到他的眼神,連忙收斂了氣息,他的氣息是何等得強大,隨隨便便一掌過去,就能將對方拍死個幾百回。可惜,有閣主護著他,左翼護法也拿他沒有辦法。

    小墨感覺到了左翼護法傳遞過來的威脅眼神,心中暗暗警醒,這個人看起來好壞,似乎要對他不利,在場的所有人看起來也只有老老祖宗才能鎮得住他。看來他這些日子得牢牢地跟著老老祖宗才是,尋求他的保護,否則的話,他跟小白的性命都很有可能丟在這里了。

    “老老祖宗,您的棋藝如此高超,小墨好佩服呢!小墨可不可以留在您的身邊,跟您學藝棋藝呢?”小墨乖乖地跑到了閣主身邊,扯了扯他的衣袖,抬起一張俊俏可人的小臉,對著閣主展露他甜死人不償命的笑臉。

    閣主被他的笑臉恍了恍神,眼神一個飄忽,頓時了悟。他伸手,捏了捏他粉嫩的小臉,忍俊不禁,好一個小鬼頭,又機靈又聰慧,倘若好好地調教一番,日后的成就必定不可限量。

    “好吧,從今日起,你就跟隨在我的身邊吧。”

    閣主的一句話,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給驚到了。

    閣主居然同意了?這代表著什么?

    閣主可是從來都不收徒的,往年就算有外宗的高手被選送進入逍遙閣進行調教,也都是由其他的祖師和元老們出面調教,閣主是從來都不插手的。沒想到這一次閣主居然破例了,為了一個乳臭未干的孩子破例了,這無法不讓他們不驚奇不震撼。

    “閣主,請三思啊!這孩子的身世至今還沒有調查清楚,萬一他不是龍家的血脈,萬一他……”左翼護法急于想要阻止閣主的決定,誰知卻遭來閣主的一記厲眼掃視。

    “左翼護法,三日后就是外宗的家族比武大會,你就負責去為逍遙閣選拔人才吧。”

    左翼護法微微一愣,旋即明白過來,閣主這是有意想要支開他,讓他遠離逍遙閣呢。也罷,此次前往外宗選拔家族的人才,本就是他看中的一塊肥肉,就算閣主不派遣他去,他也會主動請命前往的。須知此次挑選出來的前三名人才,將來極有可能成為外宗的家主繼承人人選,只要他挑選出來的都是聽命于他的人,那也就等于是將整個外宗都掌握在了他的手中了。

    如此一想,他的心情頓時好了許多,躬身俯首應道:“是,閣主!屬下一定將此事辦得妥妥當當。”

    他的話落,右翼護法也跟著站了出來,道:“閣主,選拔人才之事,非同小可。屬下也愿一同前往,為我龍家選拔出真正的人才!”

    左翼護法聞言,臉色頓時一沉,這個老家伙居然也來插一腳?

    閣主思量了下,點頭道:“好!你們二人就商議著決定,務必要為我龍家選拔出真正的人才,莫要讓我失望了。”

    “是,閣主!屬下定不辱使命!”左翼護法與右翼護法二人齊齊應道。

    小墨眼珠子轉著,時而飄向龍眼泉,時而飄向閣主。太好了!現在壞人走了,他和小白就安全了,等小白的實力一恢復,他就可以帶著小白一起離開逍遙閣,去找爹爹和娘親了。

    小小的人兒,笑眼彎彎,心情十分愉悅。

    滔滔的江水中,船只徐徐而行,前方的江岸終于越來越近。

    “快看!前面就是盤龍城了!”龍千辰高聲歡呼,對于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古城,他的內心深處有著莫名的悸動。

    “不愧是大城市啊!”白楚牧很合時宜地配合了他一句,雙目中閃爍著驚奇的光澤,也對盤龍城充滿了好奇之色。

    “尊主,我們是在城中歇息一下,還是現在就趕往龍家?”云護法上前問道。

    龍千絕遠眺著江岸,思索著,沒有立即回答。

    常伯上前道:“少主,龍家離此地還有一日多的路程,我們不妨在城中先休息片刻,待休整完畢,明日再前往龍家不遲。”

    龍千絕依舊不語,不知在想什么。

    云溪左右遠眺著,好奇問道:“常伯,盤龍城一共有多少座城池組成?龍家又在什么方位?為何前往龍家還須一日的行程這么遠?”

    常伯躬身回道:“回夫人的話,盤龍城一共有三十一座城池組成,全部都歸屬于龍家的管轄范圍,而龍家的大本營卻是建在這三十一座城池的北面,從江岸上去,縱向就得連續穿過五座城池才能抵達。”

    “居然隔了五座城池?”云溪暗暗擰眉,她現在知道千絕在擔憂思索著什么了,他們這一行人一旦到了盤龍城,他們的一舉一動必然會落入有心人的掌握之中。從這里通往龍家的大本營,就得路經五座城池,對方早已得到了消息,必然會有所準備,他們這哪里是要途徑五座城池,說是要過五關斬六將還差不多。

    “千絕,你有何打算?”她問道。

    江岸越來越近,龍千絕英挺的眉宇逐漸舒展開去,如水墨畫般一氣呵成,他揚唇道:“不需要任何的調整,咱們現在就趕往龍家,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他的雙目炯亮,熠熠生輝,一句話將在場的所有人的心火統統點燃。

    沒錯,既然來了,就無須再有任何的顧忌!

    殺!一路向北,殺向龍家!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不健康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