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說吧!回到古代不是夢!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說吧 > 玄幻女強 > 北藤 >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V125 萬蓮盛會,渾水摸魚! 文 / 北藤

    龍千絕氣急,可是又催不得,只得親自為他斟茶示好。

    昆侖老者悠然自得地享受著,一臉笑瞇瞇的表情。

    小白蕩著雙腳坐在座位上,左右看著兩人,良久,突然從兜里取出了一封信,道:“女魔頭的信,在我這里!”

    昆侖老者險些被茶水嗆到,暗暗瞪它,你個小叛徒!

    龍千絕幾步上前,接過了書信,仔細閱覽,神色逐漸轉柔。

    信上一共有三行字:

    第一行,千絕,我在云城一切安好,勿掛念。一行字的最后是一個散發著甜香的紅唇印。

    笑容在龍千絕的嘴角蕩漾開去,他的指尖輕輕地自唇印上來回摩挲,仿佛觸摸到了她柔軟香甜的紅唇,令人陶醉。

    一大一小兩顆頭顱湊了過來,想要偷窺,龍千絕果斷地收起了書信,冷眼瞪視了過去,驚得一老一少連忙乖乖地縮到一邊裝萌。

    “好兇!”小白委屈地縮著脖子道。

    “什么叫過河拆橋?說的就是他這種人!”昆侖老者摸摸胡子,跟小白交換了個同病相憐的眼色。

    “我剛剛好像看到信上有個嘴唇印,女魔頭也太邋遢了,居然直接拿擦過嘴的紙寫信……咦,這是不是說明她對小墨墨的爹爹一點兒都不喜歡了呢?難道他們感情要破裂了?那小墨墨和小月牙怎么辦?”小白煩惱起來,開始擔憂小墨墨和小月牙以后的歸屬問題。

    一記眼刀狠狠飛過來,小白腦袋一縮,對上龍千絕殺人的眼神,弱弱地說道:“你快要被女魔頭拋棄了,關我什么事?如果你和女魔頭真的分開了,我就帶著小墨墨和小月牙去龍王谷,我爹爹和我娘親一定會很歡迎他們的。”

    龍千絕黑著臉,真的很想一把掐死它。

    昆侖老者噗嗤一聲,再也忍不住噴笑出聲:“小白,你太可愛了!哈哈哈哈……”

    龍千絕又是一記眼刀飛過來,昆侖老者這才收斂了笑容:“哈哈、哈哈,好了,我們就不打擾你看信了。對了,云丫頭讓老夫轉告你,她現在急需各種神兵利器,有機會你幫她多多收集些,她得到了一把附有劍靈的寶劍,可以吞噬各種神兵利器,吞噬越多,寶劍的威力就越大。”

    “嗯。”龍千絕神色一凜,朝門外喊道,“云護法,帶昆侖前輩前往兵器庫,將所有的兵器都給他!”

    “尊主,全給啊?”云護法驚愕,兵器庫里存著的可是他們從三座城池收繳得來的所有兵器,足可裝備一支軍隊了,昆侖前輩要這么多的兵器做什么,難道還能當飯吃?

    他還真說對了,不過不是給人當飯吃,而是給劍靈當飯吃。

    “全給!再派些人去各大家族拜訪一下,高價收購他們家族的兵器,有多少算多少。”龍千絕沉思道,“前輩,您在這里多待一日,等我收集到更多的兵器,您一并給溪兒送去。”

    “好,那老夫就多待一日。”昆侖老者笑瞇瞇地領著小白離開了屋子,獨留下龍千絕一人重溫書信。

    龍千絕打開了書信,繼續往下看,信的第二行,字體明顯地變化,龍蛇游走、蒼勁有力,他一下就猜到定是出自小墨之手。別看他才七歲,卻寫得一手好字,比起他娘親微抖的字體不知好上多少倍。

    爹爹,我會好好照顧娘親和小月牙的,您就放心吧!(附帶一個笑臉。)

    龍千絕會心一笑,繼續往下看。

    第三行又是另外一番風景,歪歪扭扭的一個圖形,龍千絕怎么看都想象不出它到底是什么。視線往后挪去,只見圖形的最后有一行小墨的字體附注:“爹爹,這是小萱萱在問候您呢……”

    原來是小月牙畫的!

    龍千絕忍俊不禁,舒爽地大笑起來,手中薄薄的一張信紙,承載著暖暖的溫情和愛意,他的斗志更加昂揚。

    守在門外的手下們,忽然聽到尊主的大笑聲,一個個好奇不已。倘若他們沒有記錯的話,現在屋內就只有尊主一人,他獨自一人還能笑得這么歡暢,尊主他沒發燒吧?

    終于到了萬蓮盛會的日子。

    云中天一早就等候在了云溪的門外,兄妹倆準備一起前往參加萬蓮盛會。

    他今日換上了一套束身的白袍,看上去干凈利索,清俊灑脫。

    在他的身后,房門開啟,走出來另一名年輕的“男子”,同樣的束身白袍,卻是另外一番風情。

    “哥,我好了。”

    云中天轉首,看向從屋內走出來的云溪,眸光微亮,上下打量著她,清雅地笑了起來:“不錯嘛,好一個風流倜儻的青年才俊!”

    他抬手,揉了揉她額前的碎發,笑得愈發明媚。

    “我哪能哥哥你相比啊?你才是真正的風流倜儻、玉樹臨風、風靡萬千少女的青年才俊呢……哎喲!”

    腦門上被敲了一記,云溪揉著腦門,兩眼笑成彎月。

    “你啊……”云中天搖頭輕笑,牽起她的手,“我們走吧,別耽誤了時辰。”

    云溪搖著他的手,快樂得像個少女:“哥,我現在穿著男裝,跟你這么手牽手地走在大街上,會不會有點古怪呢?”

    云中天遲疑了下,輕盈的笑意自眸間化開:“說的也是……”

    正欲脫手,云溪反而牢牢地握住他的手,笑得眉眼得意:“這樣挺好,說不定我可以為哥哥擋去各種爛桃花呢,呵呵……”

    云中天溫柔地看著她,緊握她的手:“那哥哥就終身不娶,一直守護在你身邊。”

    “那怎么成?哥哥如果不成親,豈非要激起天怒人怨?我可不想讓天下間的女子群起而攻之。”云溪道。

    “調皮!”云中天笑睨她一眼,牽著她的手,加快了步伐。

    一路上,兄妹倆出眾的風姿,不知引來多少路人的回首相顧。

    云溪的心情很是愉悅。

    等兄妹倆來到蓮湖時,蓮湖附近人潮如流,掛在云溪腰間的驚鴻劍激動地顫抖起來,它聞到了各種兵器的味道,有些按捺不住了。

    云溪牢牢地按住了它,壓低聲音告誡:“別急,待會兒有你飽餐的時候,給我乖乖待著先!”

    撒嬌一般,驚鴻劍扭動了幾下,才平靜下來。

    “待會兒進了蓮湖深處,四周圍會有很多的濃霧,我會掩護你,讓你的驚鴻劍可以盡情發揮。”云中天一邊說著,一邊朝著人潮聚集處點了點頭,“晟公子已經到了,咱們過去吧。”

    兄妹倆繼續前行,往云中晟所在的方向走去。陪伴在云中晟身邊的,還有幾名年輕貌美的女子,其中兩名女子,云溪見過,正是云中晟的師妹。

    “天師兄、云溪姑娘,你們來了。”云中晟左右打量著兄妹二人,暗暗驚嘆,這兄妹倆長得還真是相像啊,尤其云溪男裝的打扮,就與云中天更像七八分了。沒有人會懷疑,他們不是真正的兄妹,只是為何從前只有云中天一人到了云族,而他的妹妹傳言早就被殺害了呢?

    真相到底如何?

    云中晟想不通,如今也無暇去想。

    “師兄,她不是云溪嗎?她也要跟你一起參加萬蓮盛會?”師妹的臉上帶著明顯的戒心。

    “不得無禮!云溪姑娘是我來請來的。”云中晟沖她使了個眼色,身旁的女子便不敢再說什么了,不過眼底的嫉妒和不滿依舊存在。

    云溪沒有理會她們,隨口問道:“比賽要開始了嗎?今天會有多少人參加比賽?”

    云中晟道:“據我了解,今天參賽的一共有五十支隊伍,每支隊伍是三個人,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都是我三哥找來的,他對此次的比賽志在必得。”

    “你三哥哪里找來的這么些人?”云溪又問。

    云中晟道:“你也知道,在我三哥的上面是我的兩位姐姐,我大姐性情淡泊,對權勢看得很淡,而我二姐……我二姐在外人的眼中體弱多病,沒有什么作為,而我三哥向來野心勃勃,對權勢看得很重,相比較而言,他也是我們兄弟姐妹當中實力頗為出色的一個,所以云城當中有很多人都看好我三哥,向他示好,期望能從他身上得到更多的好處……在巴結他的人當中,其中就有我大舅,也就是云城城主府的大爺。”

    云溪心中一動,問道:“那二爺呢?他又是支持誰的?”

    二爺云叔丞可是她的老對手了,嫌隙頗深,他的身邊還有一個華瑩瑩,更是冤家,若是碰上這二人,免不了一番明爭暗斗。

    她得率先摸清楚狀況才是。

    “你說我二舅?”云中晟微訝,如實道,“我二舅他為人低調,不像我大舅和三舅,一直以來就斗得你死我活,先前我三舅是支持我五哥的,五哥一死,他們現在開始轉而支持我四姐了。至于我二舅,他誰也沒支持,每年都是派一支小隊的人馬來參加萬蓮盛會。”

    “你二舅才是真正狡猾之人,他這不叫低調,是在等著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等你大舅和三舅斗得你死我活,兩敗俱傷之時,他就好坐收漁翁之利了。”云溪冷哼,跟云叔丞父女打過幾次交道,如果連他們這點野心都看不出來,那她就算是白活了。

    “溪兒說得不錯,大爺和三爺斗得厲害,也僅僅只是在云城之內而已,二爺則比他們聰明多了,暗地里在云城外培養自己的勢力,現如今他的羽翼已豐。趁著城主病危,即將退位之際,他肯定不會再繼續低調沉默下去,說不定這一次的萬蓮盛會就是他展露鋒芒的時候。”云中天分析道。

    云中晟聽著二人的話,陷入沉思中:“難怪……難怪二舅近日里常來跟我嘮家常,原來是想拉攏我,通過我來達到他得到城主之位的目的。你們說的不錯,越是低調的人,往往越是可怕,因為他們擅于隱藏自己的野心……”他的目光逐漸深邃,有異樣的暗芒在其中閃爍。

    云溪同云中天相互對視一眼,沒有接他的話,因為在他們看來,云中晟何嘗不是低調、擅于隱忍、擅于隱藏自己野心之人?

    周圍的人群越聚越多,云中晟和云中天二人不斷地跟周圍的人打招呼,唯有云溪一人在暗暗地觀察誰的身上擁有不錯的兵器,待會兒可以暗中下手。她的一雙眼睛,此刻就跟兵器探測雷達差不多,沒有一個人身上的兵器能夠逃過她的眼睛,而驚鴻劍就是她的雷達探測儀,但凡有品質較高的兵器經過她身邊,驚鴻劍都會激動地抖動。

    突然,驚鴻劍又抖動起來,這一次抖動的幅度明顯比先前要來得劇烈。

    云溪明白,它肯定是聞著好東西了。

    “老十,來得早啊!”

    “二舅,您這身打扮是……莫非您也想親自參加萬蓮盛會?”

    聽到云中晟的稱呼,云溪眼睛一亮,看向來人。還真是冤家路窄,狹路相逢了,居然撞見了兩個熟人。

    “二舅今日來可是特意來幫你的……云中天?你也來了?還有這位是……”云叔丞看了云溪半天,忽然雙瞳放大,認出了她,他的臉猛地一沉,面部肌肉抖動起來,“云溪?”

    云溪二字,他幾乎是咬牙切齒。

    在他的身旁,另一個尖銳的女子聲音跟著喊了出來:“云溪?!”

    “兩位好啊,許久不見了。”云溪微笑著,目光從云叔丞和華瑩瑩二人的臉上滑過,落在了云叔丞和華瑩瑩兩人腰間的佩劍上,果然是好東西啊!今天是你們自己撞上來的,不給你們來個雁過拔毛,怎么對得起自己?

    “你們認識?”云中晟微微訝異,他壓根不知道他們之間的嫌隙和過節。

    “何止是認識?”華瑩瑩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恨恨地瞪著云溪,很想將她丟入糞池去,讓她也嘗嘗糞池的味道,可是她也知道目前云溪是宮主請來的人,她動不得,所以在她得知云溪來到云城之后,她遲遲沒有去找云溪的麻煩。因為她在等待時機,一個可以很好除去云溪而不被云族的人察覺的時機,現在時機終于來了……

    一陣陰晴不定之后,她慢慢笑了起來,笑容很是詭異。

    “我們跟云溪姑娘很早就認識了,可謂是不打不相識,沒想到今日在此重逢,真是緣分啊。”

    是猿糞,是猿它媽的糞!

    云溪與華瑩瑩相互對視著,兩個人都在笑,一個笑得詭詐,一個笑得陰險。

    云中晟左右看看雙方,感覺到了空氣中詭異的氣氛。

    “二舅,您剛剛說是來馳援我的?這怎么好意思呢?我怎么敢勞煩二舅您?”云中晟聰明地轉移了話題。

    云叔丞從云溪的身上收回了陰沉的眼神,裝作沒事人一般,拍著云中晟的肩頭,鼓勵道:“老十,在你們所有的兄弟姐妹當中,二舅最看好的就是你,論人品和才智,你的哥哥和姐姐們哪個能比得上你?你啊,就是太謙虛低調了,凡事不爭,未必就是好事。今日二舅就是特地趕來支持你的,希望能助你得到金蓮,奪得頭魁!”

    老狐貍就是老狐貍啊,再憤怒、再痛恨,也不顯山不露水。

    云溪的視線悄然地從云叔丞的卻了一指的手上掠過,心中暗笑,越來越有趣了,他們是打算跟她來一場暗戰了。

    好,暗戰就暗戰,她很期待。

    “多謝二舅最新章節!”云中晟拿詢問的眼神看向云中天和云溪,征詢他們的意見。

    云中天溫潤地微笑道:“有二爺相助,晟公子如虎添翼,必定可以馬到功成!”

    云溪笑得比他更加溫和:“人多力量大嘛,大家的目的一致,都是想幫晟公子,一起合作,不是更好?”

    “云溪姑娘說得甚是,咱們強強合作,一定勢不可擋、旗開得勝!”華瑩瑩笑得狐媚。

    “不錯不錯!我們很期待能與云溪姑娘精誠合作。”云叔丞笑得很像慈祥的大叔。

    這四個人相互對望著,都在微笑,氣氛表面上看起來十分得融洽,背地里卻是暗潮洶涌,恨不得將對方扒皮抽筋。

    云中晟夾在四人中間,越來越感覺氣氛詭異,可是又說不上來是怎么一回事,直到萬蓮盛會正式開始,這種詭異的氣氛才算是正式消失了。

    “天師兄、云溪姑娘,我們的船編號是十三,現在可以上船了。”云中晟指著停靠在湖岸邊的一條小船說道。

    那小船面積不大,頂多只能容納五人同時上船,三人同乘的話,剛剛好,不多不少。

    “十三?”云溪臉上一黑,這數字也太欠抽了吧?她輕身一縱,第一個跳上了船,云中天緊隨其后。

    “老十,我們是三號船,在那邊。那我們先去上船了,待會兒在湖中相見。”云叔丞意味深長地往十三號船上瞄了一眼,隨后領著華瑩瑩往另外一條船上走去。

    云溪同樣還以他一記更為意味深長的眼神,十三、三?也就差了個十字……想著,她詭異地笑了起來。

    “想什么呢?一臉想做壞事的表情。”云中天一語戳破了她,捏捏她的鼻子道。

    “那你想不想跟我狼狽為奸?”云溪壞笑道。

    “你別想帶壞我,我從來都是正氣凜然的。”云中天故作肅然。

    “切!”鬼才信你!云溪沖他翻了個白眼,云中天見之,好心情地放聲大笑。

    “你們笑什么呢?”云中晟也跟著上了船,好奇問道。

    兄妹倆對視一眼,彼此心照不宣,齊齊搖頭。

    “神神秘秘的,我怎么覺得我像是上了賊船了呢?”云中晟摸不著頭腦,忍不住搖頭苦笑。

    今日主持萬蓮盛會的是云城城主,他拖著病體蒞臨盛會現場,整個人看起來幾分憔悴,在他宣布比賽開始之后,二十只船齊頭并進,離岸而去。

    “截住他們!”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左右有五六只船突然打橫駛來,攔住了其他船只的去路。

    云溪三人的船只也不例外,正在遭受它們的夾擊。

    而一號、二號的船只暢通無阻地駛了出去,如離弦之箭。仔細看時,那一號二號的船只赫然就是三公子和大爺那邊的人。

    太卑鄙了!

    居然來這招。

    霎時間,湖面上怨聲載道。

    “坐穩了!我們沖過去!”云中晟和云中天二人齊聲喝道,隨后云溪只覺得身子往后慣性一傾,船只加快了速度,朝著前方兩只打橫的船只的縫隙中間沖去。

    云溪也沒閑著,側身到船舷,一只手探入到了水中,一股渾厚的掌力順著水波蕩漾開去,然后迅速換到另一邊,同樣地施展掌力。

    她用的是暗勁,水波傳遞掌力需要時間,所以水面上沒有立即反應。

    兩只打橫的船只上的高手,看到十三號船如此不要命地沖過來,他們也發起橫來,領頭的一聲高呼:“沖過去,撞翻他們!只要保住三公子的船沖到第一去,我們就完成任務了!”

    這是要玉石俱焚啊!

    可是,誰會那么蠢,跟他們玉石俱焚?

    “恐怕要讓你們失望了,我們先走一步!”云溪沖兩只船上的人招招手,心中默數,三、二、一……

    突然之間,前方的兩只船,船底突然炸開,炸起幾丈高的浪花,將船身攔腰炸斷!

    “啊啊啊——”船上的人尖聲大叫,撲通、撲通、撲通,一個接著一個落入了水中。

    岸上觀看比賽的人群驚呆了,這是怎么一回事?他們也沒有看到有人出招啊,怎么好端端的兩只船就這么無緣無故地炸開了呢?

    浪花太過兇猛,朝著湖水的兩邊波及,附近的幾艘船也被拖滯了行駛的速度,甚至還有兩艘船被浪花掀翻,船上的人紛紛落入水中。而云溪三人所在的船只乘風破浪,飛一般地迎著浪花,沖浪而去。

    這一幕太驚險了!

    岸上的人們一個個張大了嘴,看著船只自浪花的尖頭飛了過去,竟有那么一小段時間凌空飛翔,絕技啊!

    這哪里是在湖中行舟,分明就是在海上駛船嘛!

    十三號船順利地通過了阻截,云叔丞和華瑩瑩二人所在的三號船也同樣受到了阻截,不過這么點小困難根本難不住他們,兩人一左一右,紛紛拔劍,朝水中劈砍。

    劍氣分開了湖水,一路直奔前方的船只,硬生生地將船只砍成兩半。

    兇殘的手段!

    “哎喲,我的劍!”遠遠地,從十三號船上突然傳來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有人的劍不小心掉入了湖水中。

    岸上傳來一陣噓聲,居然連自己的劍都沒有拿好,這樣的人跟他們的晟公子和天公子組成一隊,也太拉兩位公子的后腿了。

    跟隨云中晟同來的幾位師姐妹們紛紛在心底詛咒云溪,你不行就別上啊,上了還拖師兄的后腿,你萬惡啊!

    她們哪里會知道,云溪這是故意在給她的驚鴻劍放生,讓它可以自由地潛入水底,去吞噬那些落水的人身上的佩劍?連同被云叔丞和華瑩瑩二人砍翻的船只,也照單全收!

    有心人會發現,經過今日的萬蓮盛會之后,但凡是落水過的高手,他們手中的寶劍都會離奇失蹤,消失得無影無蹤。

    于是,便有了這樣的傳說,蓮湖的水底藏著一只專門吃寶劍的妖怪,只要見著寶劍,就會立即將它吃掉。有了這樣的傳說,人們也就沒有心思去深究他們的寶劍究竟是怎么沒有的了。

    比賽才剛開始,先后折損了七支比賽的隊伍,還剩下四十三支隊伍,爭先恐后,駛入蓮湖的深處。其中沖在最前方的是一號二號的船只,其次是十三號和三號……

    云中晟和云中天兩人負責劃船,云溪則負責左右偵查,三人配合默契。

    湖水中亮光一閃,驚鴻劍沖出了水面,回到了云溪的身側,興奮的劍鳴聲,代表著它此刻的愉悅心情。

    云溪拍拍劍身,小聲道:“得了不少好處吧?這下高興了?”

    驚鴻劍靜了下來,然后嫌棄地搖晃幾下,那意思仿佛在說,那些寶劍的等級都太低級了,它瞧都瞧不上。

    得瑟!

    瞧不上,你還猛吃?

    云溪鄙視之。

    一人一劍暗暗地交流著,云中晟偶然間回首,察覺到了異樣,可是又說不出究竟哪里不對勁。

    “你的劍……怎么又自己回來了?”

    “哦,我在劍上綁了一根線,又把它撈回來了。”

    云中晟一頭的黑線,這說法也太不可信了吧?他寧可相信她壓根就沒有丟過劍,方才只是為了掩人耳目,轉移大家的注意力。

    “劍找回來就好,小心點,一會兒別再丟了。”云中天替她解圍。

    云溪還以一笑,暗中朝他比了個勝利的手勢,兄妹倆心照不宣。

    往前又行駛了一段距離,濃霧漸近,終于到了蓮湖最核心的地帶了。

    云中晟整理了下心緒,認真說道:“前面就是藏有金蓮的地方了,大家小心點,往年很多人會在這里設伏,伏擊后面來的船只。濃霧當中伸手不見十指,全靠大家的感官了。”

    “看不見才好,看不見才好渾水摸魚。”云溪無所謂地攤手。

    云中晟古怪地看她一眼,總覺得自己跟她的思想代溝是越來越大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不健康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