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說吧!回到古代不是夢!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說吧 > 玄幻女強 > 北藤 >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V167 父子沐浴 文 / 北藤

    哥哥不讓去txt下載!

    小月牙對著手指,又是憧憬向往又是不敢違逆哥哥的話的可愛糾結相,看得龍千絕想要狠狠親一口那粉嫩的小臉蛋,他也這么做了。

    小墨見爹爹快要動搖軍心,連忙拽著爹爹的胳膊,遠離妹妹和舅舅:“爹爹,娘親有話要我告訴你,很秘密的,不能讓其他人聽到!”小眼神若有若無地往云中天身上瞄去,那意思其他人就是指云中天了。

    云中天哭笑不得,知道小家伙肯定是要跟他爹爹告密,怕他阻止,所以才神秘兮兮地想要避開他,真是……

    “好了、好了,我先帶著小月牙去客房歇息,你們父子就好好聊聊吧。”說完,云中天抱著小月牙離開了大廳。

    龍千絕不舍的視線追隨著女兒,但是聽聞兒子有溪兒的話帶到,他又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溪兒的近況,很快將視線收了回來。

    “你娘親讓你帶什么話了?趕緊告訴爹爹!”

    小墨賊兮兮地左右環顧了片刻,還是覺得不放心,拉著爹爹往外走:“隔墻有耳,咱們還是先去沐浴吧。”

    龍千絕嘴角一抽,小家伙神秘兮兮的,到底在搞什么鬼?難道沐浴的時候,就不怕隔墻有耳?

    父子倆難得單獨相處,龍千絕便順了他的意,任由他拉著自己趕往他專屬的浴池。

    父子倆脫得精光,泡在暖氣蒸騰的浴池里,開始了父子間的對話。

    “爹爹,大事不妙了!娘親要被人搶走了!”小墨第一句就給龍千絕來了個轟天驚雷,龍千絕當即臉色微變,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說事實,不要夸大其詞!”他才不信溪兒會這么輕易被人搶走,當初自己追求她的時候,可是費了老大的勁,怎么可能隨便出來一人就將他的溪兒搶了去?

    小墨扁扁嘴,剜眼瞪視著爹爹,抱不平:“你不愛娘親!聽到娘親要被人搶走,你一點兒反應也沒有!哼,我不說了,就讓外公把你休了,讓娘親嫁給其他的爹爹去。嗯,對了,那翔叔叔是不是就有機會做我的新爹爹了呢?太好了!”

    想到遠方的翔叔叔,他的眼睛閃亮了起來,還沒來得及高興,腦門上吃了一記爆栗。

    “新爹爹?你就只有我一個老子,你敢叫別人爹爹試試?”龍千絕故作癢怒,狠狠地與兒子對視。

    虎仔始終不如虎父的威懾力,小墨縮縮脖子,敗退了,砸吧幾下小嘴,道:“那你就是不關心娘親嘛,如果娘親聽到爹爹要被人搶走了,她肯定會暴跳如雷,然后提了劍就殺回來的!”

    想象著那畫面,龍千絕摟過兒子,忍不住大聲狂笑。

    哈哈,他的溪兒還真像會干出這么霸氣的事的人呢!

    “爹爹不是不關心你娘親,是因為爹爹信任她,知道她不會被人搶走,你懂嗎?雖然我們相隔兩地,但是爹爹的心一直寄放在你娘親身上,而你娘親也是一樣的,爹爹能感覺得到。兩個相愛的人,并不是要時時刻刻守在一起,只要他們的心在一起,誰也無法將他們分開。”龍千絕低頭凝視著兒子,柔聲訴說,漂亮的眸子里自然流瀉著動人的光華。只有在想到愛妻的時候,他才會流露出如此溫柔動情的神態,倘若凌天宮的眾高手們看到這一幕,肯定都會傻了眼,他們敬畏無比的尊主居然也可以有如此兒女情長的表情。

    小墨抬頭仰視著爹爹,讀出爹爹眼底的真摯,他相信了。

    “好吧,我相信你。不過,爹爹,你這一次真的危險了,有人要來考驗你呢。如果你無法通過他的考驗,你可能真的要跟娘親分開了。”

    龍千絕俊眉輕蹙:“你剛剛提到‘外公’二字,到底是怎么回事?從哪里無端端冒出來一個外公?”

    小墨長長地嘆氣,老成的口吻道:“我要跟你說的就是這件事,外公突然出現了,原來他就是云族內宗的竹長老。他的武功可厲害了,他一招就擊退了云幻殿的九大蓮使,連云族宮主都有些怕他呢。”閃亮的星眸中不乏自豪和驕傲。

    “這不是好事嗎?你娘親見到了她的親生父親,一定很開心吧。”溪兒雖不是真正的云溪,但是云中天已經認下了她,她也將自己視作真正的云溪,所以他猜測溪兒一定是很高興與她的父親重逢的。

    “娘親是開心了,可是爹爹你就不妙了。”小墨故作深沉地嘆氣,攤攤小手,裸著小身板在水面悠哉地劃水。

    龍千絕張著雙臂,倚在池水邊,挑眉表示愿聞其詳。

    小墨輕輕嗓子,故弄玄虛。

    “千絕他是個很有擔當的男人,無論是對溪兒,還是對他們的孩子,他都盡心盡力……”

    脆脆的童音,學著云中天的口吻,將龍千絕著實雷了一番。

    “咳咳,這是舅舅說的。”小墨連忙解釋,緊跟著語調又是一變,換上更為深沉的聲音,學道,“照顧妻兒,那是應該的,是作為一個丈夫的基本責任……嗯,這是外公說的。”

    龍千絕瞧著兒子鸚鵡學舌的可愛模樣,就忍不住想逗他,修長的手指勾起幾綹水花,輕飄飄地飛向兒子的故作深沉實則稚嫩可愛的小臉。

    “小東西,你外公和你舅舅還說了什么?”

    小墨側身一躲,一本正經道:“舅舅又說,千絕他的確是個好丈夫,為了溪兒和兩個孩子,他放棄了龍家大公子的身份,放棄了自己的雄心壯志,只為了更好地守護妻兒。若非溪兒鼓勵他、讓他去實現自己的理想,他是絕對不會讓溪兒獨自一人來云城,他絕對會寸步不離地守在溪兒身邊。”

    “嗯哼。”龍千絕很滿意大舅子的維護,心情甚悅。

    “外公就說,哼,云城是什么地方?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他明知道云城危險,還讓溪兒獨自一人來到云城,就說明他不是一個好丈夫!”小墨橫眉冷對,將云暮凡當時的凜然模樣,學得惟妙惟肖。

    龍千絕擰眉,陷入沉思中,他很納悶,自己和這位岳丈大人素未蒙面,為何會給他留下這么不好的印象?

    朝兒子勾勾手指,將他喚到跟前,他虛眼問道:“你外公到底聽說了什么,為什么會對爹爹留下這么不好的印象?”

    小墨抬手,抹抹額頭上的水珠,無比淡定道:“誰知道呢,反正外公很喜歡我和妹妹,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和妹妹更討人喜歡吧。”

    言外之意,就是他爹爹不如他們討人喜歡了?

    瞧他那副暗爽的小跩樣,龍千絕很想將他按入水里,狠狠蹂躪一番。小樣兒的,居然敢拿他老子開涮,膽兒也太肥了吧?

    “你外公還說了什么?”

    “外公還說……”話至半途,他閉了嘴。小眼神一溜,小墨對對手指,有所保留:“我說了,爹爹你不許生氣哦!那些話都是外公說的,不是我說的。”

    小家伙滑頭得很,早早將自己撇清關系。

    龍千絕凝視著他,無聲地釋放威懾力。

    小墨吐吐舌頭,故作老成的姿態立即破功,他扒拉幾下水,游到父親的身后,小手捏著他手臂上強健的肌肉,如小雞啄米,討好賣萌。

    “外公他還說,想要娶我女兒,就應該擁有絕對的實力,沒有本事,還想娶我女兒,他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說完,他歪著小腦袋,小心打量爹爹的神色。其實他也覺得外公的話有些過了,爹爹怎么會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要吃也是吃老虎肉嘛!因為娘親就是一只母老虎,可比天鵝要威武霸氣多了。

    待見爹爹閉上了眼睛,舒服地享受著他的小雞啄米式按摩服務,沒有任何不良的反應。他于是斗著膽子,繼續說道:“我若是早一點與溪兒相認,姓龍的臭小子還能有機會娶到我女兒嗎?我的小溪兒這么優秀、這么漂亮,我一定為她挑選一個更好的夫婿,不,不是一個,是十個!小溪兒喜歡哪個,就選哪個,其余的九個就當后備,萬一她哪天不喜歡現在這個了,還能換!”

    “什么?!”龍千絕閉上的雙目倏地睜開,額頭上青筋暴突,他沉聲道,“你外公真是這么說的?”

    “嗯啊!”小墨重重點頭,心里默念,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小手不停地繼續小雞啄米,爹爹的肌肉突然變得好硬……

    聽到岳丈大人如此評價自己,龍千絕難掩心中的失望,不過最讓他生氣的,還是九個后備……岳丈大人,你究竟是要鬧哪樣?想要拆散我們夫妻嗎?

    憤怒之后,他恢復了冷靜,輕輕抬眉,揚起自信的神采。

    不就是考驗嗎?盡管放馬過來!他龍千絕還從未怕過誰!

    想著,他重新闔上了眼睛,一派閑適,任由浴池中的水流沖刷他身上的疲憊。

    呃,就這樣?小墨好奇死了,還以為爹爹會很生氣,誰想就這么完了,從憤怒到平靜,僅僅只是短短的片刻。

    爹爹就是爹爹,他想要成為爹爹那樣處變不驚的大人物,還差得遠呢!

    “小墨,換只胳膊,用點力,爹爹不需要撓癢癢。”龍千絕抬了抬自己另一條手臂道。

    小手停下,小墨隱有石化的跡象,他是在按摩好不好,不是撓癢癢啦!

    龍千絕心安理得地享受著兒子的特殊按摩服務,舒服哼哼道:“手別停,繼續跟我說說你娘親的情況,越詳細越好。”

    小墨撇撇小嘴,盯著爹爹的后背,露出一副可憐小奴隸的苦相。

    “這么說來,你娘親現在是跟著紫妖他們去了黑蟒山?”龍千絕聽完兒子的一番講述之后,陷入沉思中,英挺的眉宇間染上一抹憂慮。溪兒此刻跟紫妖同行,隨時都可能有危險,他得盡快帶高手前往黑蟒山與溪兒會合才行。

    “嗯,娘親讓外公和舅舅先來找爹爹,我猜娘親一定是想讓爹爹過去幫她吧。那個紫妖怪物的氣息好可怕,娘親會有危險的,爹爹,你會去幫娘親吧?”小墨認真地凝望著爹爹,他也很擔心娘親的安危。

    “爹爹當然會去幫你娘親,你只要照顧好妹妹就行,只要你和小月牙平安無事,爹爹和你娘親就沒有后顧之憂。”龍千絕親昵地抱著兒子,一邊替他擦洗身子,一邊說道。

    小墨聞言,彎眼微笑。

    諾大的浴池,只余下父子倆親密的談話聲,暖暖的溫情,在無聲地滌蕩。

    ……

    白雪梅怔怔地撫著秋菊嫩黃的花瓣,失神間,一片片的花瓣零落。

    云師兄冰冷的眼神,久久回蕩在她腦海中,她的心暗暗緊縮。

    云師兄……

    “雪梅。”

    白家主不知何時來到她的身后,輕喚沉思中的白雪梅。

    白雪梅抬手,拭去眼眶中的淚,回首含笑:“爺爺。”

    白家主蹙眉,看到孫女如此神態,心中已經了然,他面色微冷,不悅道:“這么點小事你都辦不好,我們白家還能指望你嗎?”

    “爺爺,我……”白雪梅的心頭雪上加霜,院子里的空氣仿佛凝結了幾分,寸寸冰冷。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不想成為家族犧牲的工具,難道她有錯嗎?

    “什么也不必說了!今日不成,改天再找機會。你要記住,白家養育了你,現在是你報答白家的時候到了,這是你應該肩負的責任。”白家主不容她退縮,銳利的目光帶著冷意和決然,在他的心中,家族利益重于一切。他可以為了族人犧牲自己,也可以為了族人的前途,犧牲自己的孫女。

    “你一定要成為龍尊主的女人,否則你就不是我白家的女兒!”白家主撇下一句狠話,轉身離去。

    白雪梅腳下重重踉蹌,險些栽倒在地,爺爺,你真的好狠心……

    翌日,風和日麗。

    龍千絕交代完府里的各項事宜,決定帶著一雙兒女出府游逛,好好地與兒女享受一番天倫之樂。早早的,一家三口便離開了城主府。

    他們前腳剛走,云暮凡便來了。抱著好好試探一下女婿的心思,云暮凡有意換了裝扮,戴上一個面具,喬裝成為一個普通人。平凡的容貌,就算是扎堆在人群中,也未必有人能認得出他來。

    他徐步走到城主府門前。

    門口的兩名守衛打量了他半天,見他身上穿上襤褸的破衫,背上扛了一個灰色破舊的包袱,讓人第一眼就容易將他想象成為一個前來富親戚家串門投靠的窮親戚,心中忍不住生出鄙夷。

    良久,見他遲遲沒有離去,其中一人上前詢問:“請問您有何貴干?”

    云暮凡頂著一張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臉,背負雙手,口氣卻牛氣沖天:“叫龍千絕出來,讓他快快前來拜見他的岳丈大人!”

    兩名守衛相互對視一眼,再看向云暮凡,只覺得這人是不是瘋了,膽兒夠肥的,居然敢冒充尊主的岳丈大人?

    想想他們的尊主是何等偉岸威武之人,怎么可能有個這么普通潦倒的岳丈大人?

    “你有什么憑證可以證明你是我們尊主的岳丈大人嗎?”

    云暮凡兩眼圓瞪,將背上的包袱往地上狠狠一甩,怒斥道:“我是你們夫人的親爹,還需要憑證?趕緊叫龍千絕出來,老夫在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債,還等著他給老夫還清債務呢。”

    啥?尊主的岳丈大人找上門來,還讓尊主替他還債?

    兩名守衛怎么看他,怎么覺得像個騙子,不過尊主吩咐過,待人接物,切忌以貌取人。或許尊主撞了邪,真攤上了這么一個倒霉潦倒的岳丈大人也不一定呢,若是不小心怠慢了,他們無法跟尊主交代。

    不過,尊主剛剛出門,府里只有二公子可以做主,不如就去通知二公子吧。

    “老人家,您先隨我們去客廳,我們立即去通報。”于是一人領著云暮凡入府,一人前去通知二公子。

    云暮凡摸摸臉上的假面皮,眸光閃爍不定,他此次給自己的定位就是一個欠了一屁股債的岳丈大人,容貌普通、氣質平凡,還有些蠻不講理。倘若龍千絕可以接受他這樣的岳丈,并且將他視作上賓來對待,就說明他有容人之量,愛屋及烏,不會因為他的潦倒世俗而嫌棄他,如此算是過了他的第一關。倘若龍千絕嫌棄他這樣的岳丈,那么……他冷笑一聲,寒眸閃過精光。

    在客廳等候片刻,先前離去的守衛領著一名白衣男子步入了大門。

    云暮凡定睛望去,眉頭猛地一蹙,怎么是他?他不就是昨日在馮大師的莊園門口遇見的其中一個年輕人嗎?

    難道他就是溪兒的丈夫?

    他肆無忌憚的眼神,將白衣男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個通透,昨日他只注意了那位金發的男子,沒有特別留意金發男子身旁的兩個年輕人,因為跟金發男子相比,他們兩個明顯黯淡許多,不太引人注目了。

    現在他重新細細地打量他,心道這男子長相倒是俊美,只是眉宇間少了為尊者的英氣,身上的功力也不似傳聞中那般深厚。乍一看,還算令人滿意,只是以他的眼光和要求來看,還是差了許多,不盡人意。說好聽了,是青年才俊,說難聽了,就是個中看不中用的繡花枕頭!

    這樣的男子,連他的天兒都不及十分之一,怎么配得上他的女兒?

    云暮凡在心底給白衣男子打了個低分。

    龍千辰聞聽消息而來,聽說嫂子的父親的來了城主府,他暗暗驚奇。大嫂的父親不是在傲天大陸的云府嗎?怎么會來到了龍翔大陸,還親自找上門來了?

    不管真假,他都得趕過來瞧瞧。那可是大哥的岳丈大人,倘若伺候不好,大哥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過了。他雖然沒有經歷過,但也能想象得到,所以一聽到消息,就立即趕了過來。

    來到客廳后,看到對方的真容,他驚愕,這哪里是大嫂的父親,大嫂的父親他在南翼國的將軍府里就認識,還相處了一陣,不可能認錯。那么這人又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他遲疑了片刻,委婉地問道:“大叔,請問您高姓大名,您的女兒又叫什么名字?”他只當對方是尋錯了女兒,念在對方是長者的份上,他盡量禮貌地對待。

    云暮凡不悅地蹙眉:“你這是什么意思,你以為我老糊涂,連自己的女兒和女婿都弄不清楚嗎?你不想認我這個丈人,就直說,我還不稀罕呢!”

    “前輩,您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還未等龍千辰解釋完,云暮凡打斷他道,“我女兒名叫云溪,我的女婿名叫龍千絕,老夫名叫云暮凡,這樣夠清楚了吧?”

    龍千辰暗暗倒吸了一口氣,對方說得一點不差,可是他怎么可能是大嫂的親爹呢?大嫂的親爹分明就在傲天大陸的將軍府嘛!

    “前輩,您確定您這里沒有問題?”龍千辰點了點自己的腦殼,那意思就是,大叔,你腦子沒有毛病吧?要不然怎么莫名其妙地跑來城主府冒認自己的女兒和女婿呢?

    云暮凡嘴角一抽,氣得不輕,這女婿實在太不像話了,不但不認他這個岳丈,還懷疑他的腦子有問題……

    “你這里才有問題!小墨和小月牙呢?快把他們叫來這里,老夫要帶他們去黑蟒山,找他們的娘親。就你這樣的父親,根本沒有能力保護他們周全!”

    居然連小墨和小月牙他都知道?

    莫非真是大嫂的親爹?

    可是,大嫂怎么說也算是傾國傾城的美人坯子,怎地她的父親會長得……長得這么銼呢?就算是大嫂隨了她的母親的容貌,那大嫂的哥哥云中天總會跟他的父親長得有幾分相似吧?

    眼前此人怎么看怎么都和大嫂兄妹倆沒有半點相似之處……

    “前輩,你連小墨和小月牙也知道?你消息打探得夠清楚啊!你別告訴我,你還知道云中天,說他是你的親生兒子吧?”龍千辰怎么看他怎么都像是假的,誰讓大哥都沒有跟他提起過大嫂還有一個親生父親呢?

    云暮凡努力收斂怒意,冷聲道:“不錯!云中天就是老夫的兒子!云溪就是老夫的女兒,如假包換!”

    龍千辰嗤聲笑了起來,揮手道:“怎么可能?老人家,你想要錢就直說,看在您老歲數這么大的份上,送你個百兩千兩的銀子,咱們還是給的起的。你何必要冒充我大嫂的父親,來招搖撞騙呢?我大嫂的父親現在人在傲天大陸,好端端地住在南翼國的將軍府呢,怎么會無端端又冒出來一個父親?”

    他伸手,從懷里掏出了幾張銀票,硬塞入云暮凡的懷中,打發道:“這里是兩千兩銀子,夠你好吃好喝幾年了,你拿了銀子趕緊走吧。記住,以后這么爛的招數,不要到處使了。今天是碰上我,算你運氣,倘若碰上其他人,你的下場就一定會這么如意了。”

    他揮揮手,一副送客的姿態。

    云暮凡先是一陣惱怒,隨后捕捉到了他話中的關鍵詞,他微愕:“你大嫂?你不是凌天宮的尊主龍千絕?”

    “當然不是!我是他的親弟弟,我大哥今天有事出門了。”龍千辰蹙眉,心道難道你是專門來訛我大哥的?

    靠,你也不事先打聽打聽,我大哥是多精明的一人,就憑你這樣的騙子,他一眼就看穿了。碰上大哥,你的下場恐怕就沒有這么輕松了。

    云暮凡鎖眉,思索了一陣,腦海中不由地浮現出那名金發男子的面容來,他眼睛一亮,莫非那金發男子才是真正的龍千絕?

    是了,他記得眼前的男子曾經呼喊對方為大哥,而他又自稱是龍千絕的弟弟,那么金發男子就必定是龍千絕無疑了。

    “你大哥他可是長了一頭金發?”云暮凡試探問道。

    龍千辰微愣了下,心中更加肯定對方是訛人的騙子了,連他大哥的模樣都不知道,就敢來冒充大哥的岳丈大人,此人的膽子真不是一般大。也就是他善良,不忍心傷害長者。

    “沒錯!我大哥的確是長了一頭金發,不過我大哥脾氣不好,如果知道有人冒充他的岳丈大人,我可不敢保證他會不會對你做出什么事情來。”

    “那他現在去了哪里,在哪里可以找到他?”云暮凡心思跳躍起來,內心里他對昨日在莊園門外偶遇的金發男子還是頗有好感的。昨日分別匆忙,未能有機會詢問對方的姓名,誰想如此湊巧,此人就是他女兒的丈夫,他的女婿——龍千絕。

    倘若他先前給龍千辰的印象分是四十分的話,那么他給龍千絕的印象分就是七十分。之所以印象分如此低,完全是岳丈看女婿的眼光太高,原本對龍千絕存著的好印象,也因為他身份的轉變,大打了折扣。煉器造詣高、天賦出色,也未必能說明他就是個好丈夫,他還得再多方面好好觀察龍千絕一番不可。

    龍千辰不愿告訴他,誰知道他有沒有其他的懷心思,要對大哥不利呢。這時候,對方的眼神驀地發亮,縷縷帶著威懾力的氣息侵襲了過來,驚得龍千辰腳下倒退了一步,大大吃驚。

    好強大的氣息!

    龍千辰好不容易才穩住了心神,警惕地盯著對方:“你究竟是什么人?找我大哥到底想要做什么?”

    “告訴我,你大哥到底去了哪里?”云暮凡故作威脅,演足了戲碼。

    龍千辰握緊劍柄,昂首挺胸道:“不會告訴你的!你想要殺我大哥,先過我這關!”

    云暮凡瞥他一眼,好笑地揉揉眉心,他的想象力也未免太豐富了。看了龍千辰片刻,他忽然揚長笑了起來,拍拍他的肩頭,擦著他的身旁而過,邁出客廳大門。

    龍千辰為兄長挺身而出的重情重義,搏得了云暮凡的好感,內心里給他的印象分又添上了十分,一共是七十分,跟他大哥徹底持平了。之所以是七十分不是五十分也不是六十分,是因為云暮凡在得知龍千辰并非他女兒的丈夫后,看人的要求一下子就降低了兩級標準,對龍千辰的初印象分從四十分直接加到了六十分,再加上后邊的十分,整整七十分。

    可憐的龍千絕,再優秀,也只能在他岳丈心里得到和他弟弟一樣的印象分,不知何時才能達到完美的一百分……

    龍千辰怔了片刻,頓時有些摸不著頭腦,待他想要追出去的時候,發現那人已經走得無影無蹤。他驚愕地轉首四望,不由地嘆息:“高人啊——”

    他真是遇上高人了,若非高人,他怎么會捕捉不到對方是如何消失不見的?

    他一定是自己去尋找大哥了,不行,他得趕去通知大哥一聲,誰知道對方究竟是何意圖。

    白夕城的大街上,龍千絕一手抱著女兒,一手牽著兒子,行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頭,引來無數人的圍觀。

    這樣的一家三口,金發的美男和兩個金童玉女的孩子,想要不受人注目都不可能。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不健康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