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說吧!回到古代不是夢!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說吧 > 玄幻女強 > 北藤 > 天才兒子腹黑娘親

V09 師父給你們找媳婦兒,求月票 文 / 北藤

    “千絕,你真的破解陣法了?”云溪收回視線,笑盈盈地凝望向龍千絕txt下載。

    “你說呢?”龍千絕牽唇,抬手輕撫過她的眼睛,眼神溫柔而醉人。

    “你最棒了!”云溪毫不吝嗇地贊美,踮起腳尖,順便送上蜻蜓點水的一吻。清麗動人的笑容泛起在她唇邊,美不勝收。

    他破陣救人,有很大一部分動力是為了她,她心中了然,所以才更加動容。有一個男人肯為了你,拋棄所有的成見和驕傲,為你妥協、為你做一切的事,這樣的男人必須珍惜。

    云暮凡看著小夫婦倆之間的互動,終是不忍心打擾,繞過他們,踱步來到小活佛三人的身邊。佛門中人,與世無爭,他們一直都不愿干涉云族與云溪一行人之間的爭斗,方才在云溪陷入困境之時,三人發生了爭議。小斑想要救人,卻被泰西大師給攔阻了,一來云族高手的實力強大,他們未必能救人成功,二來一旦他們干涉其中,無論他們幫哪一邊都是不妥當的,總會得罪一邊的人。

    得罪了云族的高手,也就破壞了云族與梵音寺之間的特殊交情;可是得罪了云溪,他們便無法得到舍利佛珠……兩廂權衡,泰西大師最終還是選擇了中立,兩邊都不偏幫,兩邊也就都不得罪了。

    小斑卻不這么認為,他是真心喜歡云姨的,不希望云姨有事,所以一旦事情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他還是會不顧泰西大師的阻攔,出手相助的。不過,所幸的是,有人出手救了云姨。

    云暮凡來到三人的身側,沉聲道:“三位,目前的情勢你們應該有所掌握了吧?宗主的目的究竟是真的要處置叛徒,還是另有陰謀,我想你們應該有所領悟。究竟是要繼續助咒為虐,還是認清現實,我希望你們能盡早決斷,莫要等到最后不可收拾的地步來臨時,你們才懊悔莫及。”

    泰西大師三人雖然沒有完全聽懂他的話,但是從他嚴肅的神色大概猜測到了些什么,三人相互眼神交流,猶豫不定。

    龍千絕和云溪二人從后面走了上來,云溪開口說道:“泰西大師,當初宮主請你們來,是為了幫她對付云族叛徒的魂魄。現在宗主又說那魂魄是她小姑姑的,她們二人分明就是前后矛盾。的確,這天魔祭壇當中鎮壓著一位高手的魂魄,這位高手就是我們云族禁忌一族的先祖領袖,而宗主她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要借你們的手徹底鎮壓它,讓它魂飛魄散,永不超生!多險惡的心機!”

    泰西大師聞言,眉宇皺起,內心開始動搖。

    云溪適時地轉移了目標,溫柔地看向小斑:“小斑,我知道,你們此次來到龍翔大陸的目的,其實是為了尋找你們梵音寺的圣物——舍利佛珠!巧合的是,舍利佛珠恰好落在了我的女兒手里。我想這或許是天意,冥冥中小月牙與你們梵音寺有著某種奇妙的因緣。我無法保證能夠順利地說服小月牙將舍利佛珠交還給你們,但我可以保證,你們的圣物絕對不會再流落到其他人的手中。”

    自己的女兒,自己知道。別看她小小的人兒,主意卻大得很,對于自己鐘愛之物,任誰也奪不走。云溪不能保證自己可以說服女兒,將舍利佛珠交還給梵音寺,她或許可以使用強硬的手段強搶,但女兒的心是傷不得的,所以她不會這么做,龍千絕也不會這么做。

    小斑低眉,思索了片刻,抬頭道:“云姨,我們不想做傷天害理之事,也不想被人利用,但是我們必須將舍利佛珠帶回梵音寺。所以,希望云姨能答應我們,容許我們將小月牙一起帶回梵音寺。我可以保證,絕不會有人傷害到她,真的。”

    “這個……”云溪為難了,她怎么能將自己的女兒送去所謂的和尚廟?

    “云姨可以考慮一下,但我會堅持我的想法。”小斑膚色偏黑,卻漂亮精致的小臉上寫滿了認真和堅持,閃亮璀璨的星眸,直視著云溪,讓云溪的心神跟著微微動搖。

    誰說人小可欺?依她看,越是小人兒越是不好糊弄。

    那邊,紫妖與宗主一招對接之后,雙方默然對峙在了半空中。誰也沒有再出第二招,二人的精神力卻在暗中激烈地對抗,越是高手之間的對決,越是難見刀劍相擊不斷的場景,往往毫厘之差,便是生死之決!

    良久,身上的傷傳來了痛意,宗主低咳了一聲,精神力開始微微波動。

    紫妖冷笑,率先開口:“你身上有傷,本座不占你的便宜。暫時饒你一命,待你的傷恢復之后,本座再與公平一決!”

    說完,他收起了精神力,雙腳徐徐落地。

    宗主緊繃的心弦驀地松了下來,暗吁一口氣,心有余悸。真是萬幸!倘若紫妖此刻全力攻擊她的話,她的身上有傷,占據了下風,是必輸無疑的。沒想到紫妖居然講求公平,給了她喘息之氣,讓她有了恢復的時間,她暗暗慶幸。若是換做云溪等人,她很肯定,對方一定會痛打落水狗,絕不會給她任何恢復實力的機會。這就是紫妖與云溪他們的區別!

    一個真正的高手,對自己的實力是有著絕對自信的。他們挑戰對手,目的不在于置對方于死地,而是追求公平戰勝對方的過程和快感。紫妖難得遇見一個可以與他交戰的對手,他不想一次性就解決了對方,反而想要留下她來,慢慢與自己對戰。

    云溪聽到了紫妖的話,郁悶得氣不打一處來,都什么時候了,他還跟人將公平?難道他忘記了,方才是誰設計激他,讓他誤入陣法中了嗎?

    云溪剛想說些什么,龍千絕伸手,扯住了她的手臂,沖她搖頭。紫妖畢竟跟他們不是一路的,他方才肯出手相助,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他們又有什么權利去指責他或是要求他殺人呢?

    云溪無奈嘆氣,看來越是高手,腦子越是與一般人構造不同,令人難以理解。

    “紫妖大人既然如此說,本座一定會盡快養好傷,不讓您失望的!”宗主撫著傷口道,說這話的時候,她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而虛弱,好像這傷跟變臉似的,說重就重了。

    云溪冷哼,她敢很肯定地說,以宗主的心計,她絕對會讓自己的傷越來越“重”!因為只要她的傷未痊愈,紫妖就不會對她出手,可氣啊!怎么就偏偏撞上紫妖這樣的一個偶爾單純偶爾邪惡偶爾又固執得能氣死人的奇葩呢?

    “宗主,我們現在怎么辦?是繼續闖關,還是先在原地療傷?”宮主看情勢已定,她湊近宗主耳邊,小聲問道。

    左護座聞言,立即說道:“沒看到宗主的傷勢很嚴重嗎?當然是原地療傷了。宗主,來,我扶您坐下療傷。”

    宗主眼底一閃而逝的惱意,真是個蠢貨!她若是真的留下來療傷,那她的計劃豈不是就落空了?她伸手,推開了他,搖頭道:“不用了!我還支撐得住,不能因為我拖累了大家的行程,我們還是趕緊趕路吧。”

    宮主得意一笑,宗主的心思,她一猜就猜中了,所以宗主才會這么器重她,將尋找梵音寺高僧前來收服云萱魂魄的密事交給她來辦。左護座以為憑借他男寵的身份,就可以對她呼來喝去,不將她放在眼里,他大錯特錯。誰能抓住宗主的心思,誰才能笑得最好!

    她上前,攙扶住宗主,道:“宗主,您身受重傷,還不忘云族的大事,真乃我輩學習之楷模。就讓屬下攙扶您,屬下一定盡全力保護宗主周全。”

    “你算什么東西?就憑你那點實力,也想保護宗主?”左護座不屑地譏笑。

    宗主一個眼神瞪視了過來,讓他立即住了嘴,委屈之余,他心底生出些許畏懼,不知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錯了,才惹來宗主的厭棄。

    “我們不能再耽擱時間了,繼續趕路!”

    云族內宗的幾名高手于是跟隨著宗主繼續趕路,紫妖一行三人跟他們相隔了一段距離,隨后而行,緊接著就是小斑三人。

    最后只剩下云溪一行人,沒有立即跟上。

    昆侖老者師徒五人突然從臥龍居內走了出來,昆侖老者欲言又止。

    “昆侖前輩?”龍千絕率先發現了他們。

    “龍公子、云溪丫頭,有件事老夫不吐不快,希望你們能助老夫一臂之力。”昆侖老者神色凝重道。

    “昆侖前輩,到底是什么事?只要我們能做到的,一定盡力而為。”龍千絕道。

    昆侖老者轉首,看向了云溪:“丫頭,你還記得當初在昆侖仙境之時,老夫曾經與你說過的話吧?”

    云溪回憶,當初在昆侖仙境偶遇了昆侖老者,從他手中購買了靈石的同時,他還別出心裁,玩了一招買一送一,將他自己和他的四位徒弟一并當作了靈石的附送品,賣給了云溪。云溪曾經懷疑過他的初衷,他卻在她耳邊說了一句話,改變了她的主意。因為當時他在自己耳邊所說的話,不是別的,正是因為他提及了“云萱”。他說想要通過她,找到云萱的蹤跡。

    當時,莫名的,云溪選擇了相信他。因為單憑昆侖老者當時的實力,想要對付她,是綽綽有余的,根本沒有必要大費周折來接近她。

    “我記得,您說您想找到云萱。”

    “沒錯!老夫當時就已經發現,你很可能就是云萱的后人,而且身上佩戴有她所煉造出來的神器。老夫相信,只要跟著你,就一定有機會尋找到云萱。”昆侖老者自信笑道。

    “可是,我一直沒有問您,您為何要找到云萱,云萱跟您又有什么特殊的淵源?”

    昆侖老者輕輕一嘆,目光逐漸深邃:“其實,老夫真正要找的人,并非云萱,而是我昆侖派的創派先祖最新章節!”

    云溪微愕,他的答案出乎了她的意料。

    云暮凡聽到這話,整個人震了一震,有了明顯的變化。

    昆侖老者回憶著,繼續說道:“我昆侖派創派于萬年前,我們的先祖名叫丁逍遙,他為人隨性,喜歡縱情山水、自由自在,他創立昆侖派的初衷也不過是為了收留一些無依無靠的孤寡之人,教他們習武,讓他們學會生存之道。先祖崇尚自由隨性,所以我們昆侖派基本上沒有任何的門規條令,每位弟子學習武藝也是自由選擇。沒有任何的比武,沒有任何的考核,無論你武藝好壞,都不會遭受任何的苛責,只要你有能力保護自己、養活自己便足夠了。”

    眾人微訝,這樣的門派創立方式,也太奇特了,難怪會被人一夜之間就端了。

    “有一日,先祖應邀前往古戰場遺跡,據說是有人號召龍翔大陸的眾位高手,一起對付北辰家族的高手。先祖本無心前往,但是聽說號召此次滅北辰的領袖人物乃是當時名揚天下的云族圣女——云萱,先祖在早年游歷江湖之時,就一直聽聞有關于云萱的各種事跡,對她早就心生仰慕。為了能見她一面,先祖便接受了邀請,前往古戰場遺跡。”

    云溪驚詫,轉首與龍千絕對視一眼,兩人同時想到了一件事。莫非當初云萱身懷六甲、叛離了云族,后來又遭受云族高手的不斷追緝,為的就是這個丁逍遙?

    不同于他們的驚詫,云暮凡英挺的眉毛慢慢皺起,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昆侖老者擅于察言觀色,點頭道:“你們猜測得不錯!我們昆侖派的先祖,就是云萱后來深愛上并且為了他不惜叛離了云族的男人!”

    心中的猜測得到了證實,云溪更加專注地傾聽昆侖老者的敘述。

    “根據先祖手札的記載,他那一次前往古戰場遺跡,并沒有那么順利,他在半途因事耽擱了,沒來得及與眾高手會合。等他到達古戰場遺跡的時候,戰斗已經結束。北辰家族的高手已經死得差不多了,其他的高手死傷也很慘重。那是一場十分慘烈的戰役,不知道死傷了多少人。先祖在一堆堆的尸體中尋找,偶然間發現了重傷的云萱,他當時難以形容自己內心的激湃。那是他仰慕已久的女子,此刻就在他的眼前,比他想象中還要美好,他一下子就心動了,如飛蛾撲火一般愛上了這個勇敢而聰慧的女子。”

    “他將云萱帶回了昆侖仙境,悉心地照顧她,日夜守候在她床前。云萱醒來后,被先祖的真情打動,日久生情。他們在昆侖仙境度過了一段很美好的日子……”

    原來如此。

    云溪仿佛看到了一對神仙眷侶融身于如夢如幻的昆侖仙境,縱情山水,歡笑嬉戲,兩兩相望。

    那一定是極美的!

    倘若故事就停留在了這里,那該多好?只可惜啊……

    “也不知過了多久,云族的高手終于找來了。云萱身為云幻殿的宮主,身負云族大任,她不得不離開昆侖仙境,返回云族。云族的族規,不許異族通婚,云族的高手發現了云萱與先祖之間不尋常的關系,立即將此事密報給了當時云族的宗主。宗主愛惜云萱的才華和天賦,命人將此事隱瞞了下來,暗中傳信給云萱,告誡她如果不舍棄這段感情返回云族的話,云族就要對昆侖派進行報復。云萱不想牽累先祖和昆侖派的老老少少,在兩難的抉擇之下,她選擇了舍先祖而去。”

    “先祖在他的手札中記載,那段時間,他非常得痛苦,受盡了情感的折磨。也是在那個時候,他練功走火入魔,自傷了經絡,實力大減,再也難以恢復。”

    昆侖老者講到這里時,惋惜而嘆,心道倘若先祖當時沒有受傷,昆侖派或許也不至于被人一夜之間殲滅。

    “那后來呢?”云溪聽得入迷,急問道。

    “后來,聽說云萱回到云族之后,懷上了先祖的孩子。云族的人逼迫她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否則就剝奪她宮主的位子,并且廢除她一身的武功,將她逐出云族。云萱沒有向云族的高手低頭,她一早就有了準備,帶領著自己的一眾親信,當眾宣布要脫離云族,與云族劃清界線!”

    “原來,云萱選擇回到云族的目的,就是要為她和先祖的以后鋪路。她知道單憑她一己之力是沒有辦法阻止云族對付昆侖派的,所以她選擇了先返回云族,然后憑借她的影響力,在云族拉攏親信,壯大自己的實力。等到時機成熟,她就宣布脫離云族!”

    “云萱考慮得很周全,只是她沒有想到,這件事會給先祖帶來如此慘重的代價,更沒有想到,云族會先一步下手,背著她對付昆侖派。在她還未趕回昆侖派之前,云族的內宗高手傾巢而出,將昆侖派上上下下殺得片甲不留!”

    昆侖老者的聲音突然高亢起來,露出沉重之色,仿若感同身受。

    “先祖看著每日里與他一同生活的老老少少們一個個倒在了他的眼前,他痛不欲生,他不斷與云族的高手拼殺,死戰到了最后。終于,云萱帶著云族的高手趕來了……”

    “后來,先祖跟隨著云萱離開了昆侖仙境,為了躲避云族的追殺,他們到處藏身、到處躲避。幾個月后,云萱生下了一對兒女,初為人父的喜悅沖散了陰霾,先祖快樂極了。此后他的手札里所記載的全部都是他美好的記憶,他與云萱之間的感情,他的一雙兒女的成長,字字句句都是他快樂的心境……”

    昆侖老者跟著露出了愉悅:“先祖祖上單傳,所以他們的兒子跟了他的姓,姓丁,而他們的女兒卻跟著云萱姓了云姓。云萱雖然叛離了云族,與云族劃清界線,但是她骨子里始終流淌著云族的血液,她希望自己的下一代也能牢牢記住,自己是云族的子孫。等到他們的兒女長大成人之后,云萱將她的女兒嫁給了她帶來的云族的親信,如此,她的血脈就能夠繼續在云族子孫當中傳承下去,云族不滅!”

    如此看來,云萱也并非完全灑脫之人,云族就像是一把枷鎖,將她的身心牢牢地桎梏住了。她的人雖然離開了云族,但她的心還是沒能逃脫云族的束縛,心心念念的,始終還是云族。

    “那他們的兒子呢?”云溪問。

    昆侖老者轉首,將視線落在了四位徒弟身上,嘆息道:“他們的兒子秉承了先祖的志愿,重新回到了昆侖仙境,他在那里認識了一位心儀的姑娘,于是兩人成親,安居在了昆侖仙境當中,生兒育女。他后來又收了幾名弟子,傳承武藝,昆侖派于是一路傳承了下來。盡管它很不起眼,但是每一個昆侖派的弟子都深愛著它。老夫就是昆侖派第十三代掌門,而老夫收下的這四位弟子,他們才是先祖嫡傳的子孫后代。”

    玉樹臨風四人好像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辭,一個個露出了驚愕。

    “師父,您不是開玩笑的吧?您不是說,我們四個是您從野地里撿來的嗎?怎么我們又變成先祖的嫡傳子孫了?”丁風一臉狐疑地盯著師父,怎么看師父怎么覺著不靠譜,可能是平日里被師父忽悠欺負慣了,所以師父說什么,他都覺著里面有水分,值得探究。

    昆侖老者老臉紅了紅,咳嗽不語。

    “師父,那您傳授給我們的武功,難道就是先祖的獨門功夫?”丁玉遇事冷靜,很快聯想到了一些重要的訊息。

    昆侖老者點點頭:“老夫傳授你們的武功,的確就是你們丁家世代相傳的獨門功夫。你們父親死得早,老夫是受了他的委托,將你們撫養成人、并且傳授你們丁家獨門功夫的。”

    “師父,那你為什么老忽悠我們?說什么我們是您從野地里撿回來的,還隨便給我們取名,什么玉樹臨風,又敷衍又難聽……”丁風撇著嘴,不滿地抱怨起來。

    昆侖老者摸摸頭皮,故作惱怒地瞪視他:“臭小子!有你這么數落師父的嗎?我之所以這么說,還不是希望你們能自由自在地成長,無憂無慮地過日子,不要去背負丁家先輩們的包袱嗎?”

    本來還在不滿的丁風,聽到這一席話,突然感動莫名。原來師父一直都在為他們著想,他表面上看起來迷迷糊糊、非常不靠譜,內心里卻是如此細心地在為他們著想打算。試想,倘若他們在懂事時,就知道了自己家族的歷史和使命之后,他們一定會或多或少背負上家族的包袱,怎么還能像現在這樣無憂無慮、自由自在?能夠擁有這樣一位細心周到的師父,實在是他們的幸運。

    向來感情豐富的丁風忍不住紅了眼圈,張臂,一把抱住了師父,哇哇放聲大哭:“師父,我誤會您了!一直以來,我都覺著您在虐待我們,給我們取那么銼的名字、克扣我們的銀子,還不給我們找媳婦兒……原來,是我誤會您了,我對不住您!”

    昆侖老者被他死死抱住,嘴角的胡子一抖一抖,臭小子,這就是你的真心話嗎?有你這么詆毀師父的嗎?

    “師父,我們也誤會您了!原來您一直以來對我們的苛刻,都是對我們特別的愛,我們對不住您!”其余丁家三兄弟也齊齊感動地將昆侖老者抱住,一個個眼底泛著淚光。

    昆侖老者被四個徒弟夾在中間,哭笑不得。他到底是該感動,因為四個徒兒終于明白了他的一番苦心呢,還是該哭,原來他在四個徒兒的心目中竟是這么一個不良師父的形象。

    “好了,好了,都別哭了!大男人落淚,像什么話?你們這么想娶媳婦兒,改天師父給你們去找就是了,快都別哭了,讓人家看到笑話了去!”

    ------題外話------

    明天開始要出發拜年探親了,先預祝大家蛇年吉祥,這個這個,如果手中有富余票票的親,記得打賞幾張哈,愛你們!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不健康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