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說吧!回到古代不是夢!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說吧 > 皇宮因緣 > 西子情 > 紈绔世子妃

第六十四章 字字珠璣 文 / 西子情

    云淺月話落,容景腳步一頓,清淡的眸光閃過一抹神采。

    夜輕染也腳步一頓,收了嬉笑,回頭問云淺月,“他當真打了你的手?我看看,腫成了什么樣子?”話落,就要去抓云淺月的手。

    云淺月躲在袖子里的手立即一躲,對他不滿道:“不給你看!你就不能給我留點兒面子?你以為被打得紅腫不堪很好看嗎?”

    夜輕染手頓住,看著云淺月,干咳了一聲,小聲道:“這里也沒有外人,皇伯伯也不是外人,皇伯伯不笑話你,誰敢笑話你?你別惱,我不看就是了。”

    云淺月哼了一聲,回頭狠狠挖了容景一眼。

    容景苦笑了一下,伸手撫額。

    老皇帝看著云淺月,又看看容景,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道:“看來還就景世子治得了你這小丫頭!朕聽說你被景世子關在榮王府學了半個月的識字,如今可是學得不錯了?景世子可是我天圣奇才,想來定不辜負云老王爺一番期望。”

    云淺月垂下頭不語。關于這學字到底學會沒學會她交給容景來說。反正他知道她不識字是偽裝的,如今就看他想不想她給他丟人了。

    “哎,這小丫頭紈绔不化,且愚鈍不堪。恐怕讓云老王爺失望了,恕景也未曾將她教導好,如今也不過是勉強能識幾個字,能勉強掌云王府的家而已。其他的景實在無能無力。”容景嘆息一聲,苦惱地對老皇帝搖頭,“戒尺打下去也是不頂用。”

    云淺月心里翻了個白眼,容景,這是你自己說的,以后別嫌棄我丟你的人!

    “哈哈,能學會識字掌家已經不錯了。這小丫頭是朕從小看著長大的,她什么德行我自然清楚的很,云老王爺將她寵得無法無天,云王爺對她也莫可奈何。朕平日訓她兩句她不高興了能頂朕八句,她姑姑提到她也是每次都搖頭嘆氣。朕原來還以為這小丫頭這輩子也就大字不識一個了,如今能識會了字,還學會了掌家,朕已經很滿意了。”老皇帝再次大笑道:“辛苦景世子了!”

    “容景不過辛苦幾日而已,最辛苦的還是云老王爺和云爺爺。”容景搖頭。

    “是啊,這小丫頭和輕染這個臭小子一樣,從小到大就讓人操心,屢教不改,朕也是拿他們沒有辦法。”老皇帝一直盯著云淺月,見她小臉板著,一副被說了不服氣的神色,笑得更是大聲,偏頭對他下首坐著的云王爺笑道:“云王兄,你看看,朕說她兩句不好,這個小丫頭又給朕甩臉子了。”

    云王爺心頭疑惑,昨日他給云淺月塞王府隱衛令牌的時候沒見到她手被打腫啊!難道他當時沒注意,不可能啊!他看看云淺月,又看看容景,壓下心頭的疑惑,對皇上一拱手,嘆道:“小女頑劣,讓皇上也跟著操神,實在是老臣之過!”

    “云王兄哪里話?我們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月丫頭雖然紈绔不化,不服管教,不守禮數,但她性情真,是我天圣多少閨中女子所不及。你也毋庸對她太過苛責。這些年月丫頭在你手里受了冷落,以后萬不要如此了。怎么說她也只是個小丫頭而已。及笄之后,嫁了人,性子慢慢就收斂了。”老皇帝對云王爺勸道。

    “皇上說得是!”云王爺立即頷首。

    云淺月心里一緊,這老皇帝后面那一句話讓她心里打了一百八十個彎彎。果然如她父王所說皇上是借此查探她,有所預謀嗎?她只是一直聽大家說她快要及笄了,到底是還有多長時間她過十五歲的生日至今不知道,也只有靜觀其變了。

    說話間四人上了涼亭,容景對老皇帝行了站禮,他經老皇帝恩準可以免跪禮。而夜天傾、夜輕染當即就要向地下跪去,云淺月雖然心里一百個不情愿,但也清楚這是古代,皇權至上,也連忙跟著向地上跪去。

    “免了!今日在外,就無須計較這些禮數了!”老皇帝對四人笑著擺擺手。

    容景直起身,夜天傾、夜輕染也齊齊直起身。云淺月松了一口氣,若是真跪下去的話她心里指定不舒服,如今不跪正好,她求之不得。

    “月丫頭和景世子這回去青山寺遭了難,朕已經著大理寺嚴查此事。只不過如今依然未查出是何人陷害。此事只能慢慢徹查了。”老皇帝看著云淺月,再次開口,“失去武功再學就是了,月丫頭也不要苦著小臉了。否則你今日就枉費了朕一番讓你觀看我天圣男兒武技豐姿的心意了。”

    “皇上姑父一定要好好徹查那件事情,我小命險些丟在那里。”云淺月聞言一副惱恨的神色,點點頭,苦著的小臉臉色好了幾分,“我一定會再練好武功的,等到明年武狀元大會的時候我也要上去較量一番,那樣才真正的領略我天圣男兒的武技英姿了呢!才不是在這里看著上不去而難受。”

    “哦?你還想上去?”老皇帝挑眉,似笑非笑地看著云淺月。

    云淺月一仰脖,“那是自然!只要皇上姑父準許就成!”

    “淺月,不準胡鬧!”云王爺低喝了一聲。

    云淺月不看云王爺,而是期盼地看著老皇帝。

    老皇帝哈哈一笑,點點頭,“好,只要你明年能將你失去的武功學回來,等明年的武狀元大會朕就準你上去試煉一番,如何?”

    “這可是您說的哦,不能反悔!”云淺月頓時一喜,當真是喜色溢于言表。她頓時沒了顧忌,大膽地上前一步,來到老皇帝的面前,將小母手指對他面前一身,一副孩子氣地道:“拉鉤鉤!”

    “淺月!不得無禮!”云王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以前見過云淺月膽子大,在皇上面前屢屢出言頂撞,但也未曾見到如此行止無忌地要和皇上拉鉤鉤。

    “朕金口玉言,自然說話算話!”老皇帝看到伸到他面前的手指一愣,大笑。

    “也是,這么多人都在作證呢,我也不怕皇上姑父明年反悔。”云淺月她根本就沒想要和這老皇帝真拉鉤鉤,立即撤回了手,一副得意洋洋地模樣看著夜輕染,“你今年上去玩有什么了不起?明年我也能上去。哼!”

    夜輕染“呃”了一下,看著云淺月大笑了起來,她覺得這個小丫頭真是聰明。今年是皇伯伯特許她來,明年還不一定呢!但她將明年的武狀元大會就讓皇伯伯親口許下了,不止能來,還能上去比武。他頓時佩服不已。

    “看來朕是被這個小丫頭給糊弄了!”老皇帝不但不惱,反而也大笑著對云王爺道:“云王兄,誰說這小丫頭愚鈍不堪了?依朕看她聰明的很。”

    云淺月心思一動。

    “聰明都不用于正道罷了!”容景清清淡淡地飄出一句話。

    云王爺也立即開口,“皇上怎能由著她胡鬧?武狀元大會在她口里成了玩耍了,景世子說得對,老臣看她聰明都用到了別處,用不到正經之道。哎……”

    “就是,皇伯伯您就別夸她了。這小丫頭尾巴會翹上天的。”夜輕染也笑道。

    “你們是嫉妒皇上姑父對我好!”云淺月對容景和夜輕染齊齊挖了一眼。覺得站在這里這么大一會兒的功夫像是無數刀劍對她身上扎來,想著這狗屁古代的話語鋒機暗潮洶涌比現代的破解拆裝定時炸彈還難以應付。

    皇上再次哈哈大笑起來,“你們說得對,這小丫頭是真不能夸的!再夸兩句尾巴當真能翹上天去的。”

    云淺月扁扁嘴,不再言語。幾人也都含笑不語。

    皇上下首依次而坐的文武大臣更是從云淺月等人上來就半絲聲息也不聞。齊齊都看著云淺月,想著云老王爺就算讓這個女子被景世子教導識文斷字又能如何?爛泥扶不上墻就是扶不上墻。怎么也是白費心思。不過見皇上龍顏大悅,心中盡管再對云淺月那一副沒有任何女子形象規矩的樣子鄙夷不屑,也都不敢表現出來。

    和云王爺并排坐在一起孝親王爺則是心里冷冷哼了一聲,看著云淺月,一雙老臉偶爾射出的目光仿似要吃了她,他兒子冷邵卓和云淺月結仇已久,且從來沒在云淺月手中討得了好處去,讓他顏面盡失,很是惱火。想著只要尋到機會,揪住了云淺月的錯處,他定然饒不了她。

    而德親王爺則是看著自己的兒子夜輕染對云淺月笑得開心,面上現出憂色,又眸光一一掃過容景、夜天傾和一直不語的云暮寒、四皇子等人,見幾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容景目光清淡一如既往,看不出任何不用,夜天傾卻是看向云淺月的目光和以往大相徑庭,再沒嫌惡,而是臉上掛著和煦的笑意,四皇子臉上也掛著頗為有趣的笑,就連云暮寒淡漠的臉上都是舒暖的。他心中打著思量,她隱隱覺得這個小丫頭與以往有些不同,但又說不出是何不同,她依然大膽,依然言行無忌,依然無法無天,但偏偏今日里看起來不招人嫌惡。

    有幾位年紀稍小一些的皇子都瞪大眼睛看著云淺月,云淺月雖然時常入宮,但是他們皇子所安排的課業頗多,見面的機會少之又少,而云淺月又是除了在夜天傾面前外就是一副鼻孔朝天誰也不搭理的模樣,自然誰都不待見她,今日這樣看著她,覺得這位淺月姐姐似乎也不錯。尤其是她盈盈弱弱的,風吹起她青絲衣袂飛揚,臉上神情不斷變化,頗為生動清麗,看起來好美。

    云淺月覺得她是被架在大火爐上烤的紅薯,這些人的目光她統統接收,然后再統統無視。想著果然沒有躺在床上睡覺舒服。

    “皇上,時辰不早了。”陸公公此時在老皇帝身后輕聲提醒。

    “嗯!”老皇帝點點頭,這才從云淺月身上收回視線,剛剛一番話語除了看出他面上大悅外看不出他心中所想任何情緒,他對陸公公問,“南梁睿太子為何還沒到?你可曾派人去請了?”

    “回皇上,老奴去請了,睿太子說讓您先開始著,他稍后就來。”陸公公靠近老皇帝耳邊,忍著笑用大家都能聽到的聲音悄聲道:“睿太子昨日宿在了煙柳樓,派去的人回來說剛剛醒來,沒那么快趕來。聽說昨日煙柳樓素素的房間因為睿太子到來,鬧騰了一夜動靜,老奴覺得睿太子肯定是累壞了,一時間趕不過來也是正常。”

    云淺月想著這老太監也懂**雪月啊!看他張老臉上笑得像是那風流了一夜的人是他似的,她不由感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想著這南凌睿這樣的日子口居然還能風流得起來,當真是風流無匹了。

    “果然是十年如一日,這睿太子風流的德行是改不了了。”夜輕染嘲笑道。

    “你這小魔王也是十年如一日的魔王德行。同樣改不了了。”老皇帝笑罵了夜輕染一句,對陸公公擺擺手,“既然如此就不用理會了,睿太子醒來自然會來。”

    “是!”陸公公住口不再言語,身子退到了老皇帝身后。

    “煜兒,可以吩咐人開始了!”老皇帝對站在一旁的四皇子威嚴開口。

    “是,父皇!”夜天煜規矩地對老皇帝一躬身,回頭看向場中,對他身邊跟著的一名小太監道:“吩咐下去,武狀元大會開始。”

    “是,四皇子!”那小太監得到吩咐立即跑了下去。

    “眾卿都依次就坐吧!”老皇帝對容景等人一揮手,對云淺月吩咐道:“月丫頭坐到朕身邊來!”

    容景長長的睫毛輕顫了一下,清淡的眸光破碎出一抹幽深,轉瞬即逝。

    眾人聞言大驚,看向皇上身邊,果然設了個空座位。再看向云淺月,眼神都微變,這是何等的殊榮,難道皇上是真想讓云淺月入宮?下一代皇后人選非她莫屬?

    云淺月一愣,心里一緊,頓時怕怕地后退了一步,搖搖頭,“皇上姑父,您饒了我吧!我本來就招人嫉恨,被人說成是無法無天呢!若是再坐到您身邊去那豈不是更要被人恨死?以后日日都有人做成我的模樣的小人偶拿針扎我,不要!”

    似乎沒想到云淺月拒絕,老皇帝一愣。

    眾人再次轉換了一種神色,有些人想著這云淺月真不識抬舉,皇上給了如此天大的殊榮居然不要還怕得要死的樣子,簡直沒出息!

    “哈哈,皇伯伯,您的好意這小丫頭怕是消受不起。”夜輕染眸光也飛快地閃過一抹訝異,看著云淺月怕怕的樣子,對老皇帝大笑道:“您看看她嚇得……”

    “皇上,這可使不得,小女頑劣,萬一調皮……”云王爺也連忙請罪。

    “月丫頭,你一直都天不怕地不怕,如今何時怕起來?你放心,誰敢做成小人偶扎你的話,只要朕發現了,定斬不饒!”老皇帝一怔過后,威嚴開口。

    “可是就算是這樣,我在您身邊也受到束縛,看不好啊!”云淺月扁嘴。

    “你還怕朕?”老皇帝看著云淺月,用審視的眸光看著她。

    云淺月搖搖頭,心中快速打著轉轉,當她眸光掃到孝親王爺冷笑的老臉,立即有了主意。扁著嘴角快速地看了一眼孝親王爺,又迅速地移開視線,低聲道:“皇上姑父雖然對我好,但是有人可不對我好,還恨不得要殺了我呢!就在半個月前的大街上,孝親王的冷小王爺攔截住我的馬車,動用了隱衛要殺我,若不是容景救了我,我哪里還有小命在?您沒看到孝親王爺看著我的眼神嗎?一副要吃了我的樣子,他坐著離您那么近,我若是也坐過去的話,豈不是如坐針墊?我不過去!”

    云淺月拋出一番話,她堵一點就是當日發生那么大的事兒這老皇帝不可能一點兒也不知曉,人人都言他英明睿智,如今一看果然不可小視。大家都說私了,但她偏偏就要將這件事情抖出來,看看如何?水深淺不用石頭試試也不知道是不是?

    云淺月話落,孝親王爺面色瞬間一沉,似乎沒想到云淺月將半個月前的事情在這個場合當眾抖出來。

    容景眸光落在孝親王爺陰沉的臉上,嘴角微勾了一下,并未言語。

    “什么?冷邵卓竟然敢當街攔截動用隱衛殺你?好大的膽子!沒有王法了嗎?”夜輕染聞言面色微變,聲音瞬間高揚。

    “嗯,你在軍機大營可能太忙了,是不知道這件事情。”云淺月點頭,“我險些死在他隱衛下,就差那么一點兒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夜輕染聞言眸光驟然凝聚上怒意,轉頭對老皇帝鄭重道:“皇伯伯,這天圣皇朝雖然有規定各府可以養隱衛護衛王府,但并沒有說可以隨意動用隱衛殺人。尤其還是在大街上。這樣的事情定要嚴懲。”

    老皇帝皺眉,看向孝親王,“冷王兄,竟有這事?”

    “沒有淺月小姐說得那般嚴重,不過是兩個小孩打架而已。皇上您也知道邵卓和淺月小姐一直都不對卯。”孝親王立即直起身,對老皇帝恭敬地道。

    “孝親王,什么叫做兩個小孩打架?十二名隱衛從你家兒子身后跑出來要殺我,這還是小小的打架?這是有預謀的謀殺。”云淺月臉一沉,對孝親王冷冷地道。

    從剛剛她上來就看到這個老頭子一雙老毒眼盯上她了,再看到他和冷邵卓三分相似的面相就猜出是孝親王爺。既然是毒蟲,自然要抬出明面上來,她也好光明正大的對付他,即便這回說出來也會無疾而終,但也要給他提個醒,說明她不是好惹的,最好以后讓他兒子安分些別再來惹她,否則她保不準先殺了那個家伙。

    而且最主要的一點是她想借此試探老皇帝,看看是否如云王爺所說這老皇帝有扶持孝親王府打壓云王府的勢頭。那么她以后行事就知道怎么做了。

    “淺月小姐你也是有隱衛的!我家那個小子并未討得了半分好處,還讓你和景世子將那十二名隱衛殺了。”孝親王轉頭對云淺月怒道。

    “我的隱衛就貼身保護我的一人,如何是那十二個人的對手?他沒殺得了我那是容景去得及時,后來容景勸他住手他還不住手,自然死有余辜。”云淺月冷哼一聲。

    “你……一派胡言!”孝親王被云淺月噎了個啞口無言,惱怒地瞪著她。

    云淺月不再看孝親王,而是對老皇帝道:“皇上姑父,您可以評評理,那日我是聽我爺爺的話一早去榮王府學識字的,卻被冷邵卓帶著人當街攔住,如今半個月過去了,孝親王府連個道歉的話也不說,就跟沒那么回事兒似的。這回我剛剛一來他就一副恨不得吃了我的神色,如今還句句有理了!就算他德高望重,得皇上姑父倚重,也不該不分青紅皂白,我雖然紈绔好玩,但從不做傷天害理之事。不像他的兒子,殺人不眨眼。”

    “你還不做傷天害理之事?那望春樓的幾百人難道不是你放火燒的?”孝親王終于尋到了云淺月的錯處。

    云淺月心底一沉,她怎么將這件事情忘了呢!她雖然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但是她這個身體以前做過,但依她推測,這個身體既然是偽裝的,當時火燒望春樓怕也是有原因的。而那原因肯定不是為了夜天傾。

    她抿了抿唇,剛要開口反駁。只聽容景淡淡道:“孝親王說對了,據容景所知望春樓的大火還真不是淺月小姐燒的,而是背后有人縱火,栽贓陷害。她不過是替人背了黑鍋而已。”

    云淺月一怔,轉頭去看容景,容景不看她,一派從容淡定。

    “哦?”老皇帝也看向容景,顯得十分訝異。

    夜天傾薄唇抿起,偏頭去看容景。

    夜輕染也是一怔,隨即道:“我就覺得不是月妹妹,這小丫頭看著膽大妄為,其實膽子小得很,連一只螞蟻都舍不得殺了,被人家欺負了就知道躲起來哭,哪里會忍心殺了望春樓幾百條人命?如今若說是被人栽贓陷害,我倒是相信的。”

    “景世子,當時她火燒望春樓眾人親眼目睹。您就算要幫著云淺月,也不必如此胡言來為她開脫罪責。”孝親王看著容景,立即道。

    “我的口中從不虛言。”容景淡淡道。

    “那證據呢?景世子難道能查出證據來?”孝親王步步緊逼,若是以前他還有心討好容景,但從他幫助云淺月打殺了他兒子的十二名隱衛之后他就惱恨他。如今自然不客氣。

    “沒有證據我也不敢將此事堂而皇之的拿出來說!”容景話落,緩緩從袖中抽出一份密折,遞給皇上,“皇上看完這個就知道那日不是淺月小姐所為,而是另有人陷害她了。”

    “呈上來!”皇上對陸公公吩咐。

    陸公公立即走上前來接過容景手中的密折遞給老皇帝,老皇帝看了云淺月一眼,緩緩將密折打開,只是看了一眼,他老臉一沉,將密折“啪”地一聲合上,怒道:“好一個栽贓陷害!”

    云淺月這才見到他龍冠下的老臉第一次顯現出帝王威儀。

    眾人一驚,都不清楚容景給皇上的密折里寫了什么,居然只一眼就讓皇上相信了望春樓的大火不是云淺月所為,而是栽贓陷害。

    “孝親王,你還有何話說?”云淺月獲取了主動。想著容景關鍵時刻真夠意思,她也覺得依照這個身體給乞丐施粥,從冷邵卓手里救出**害的孩子來說,應該是個心善的主,望春樓再齷齪骯臟也是幾百條人命,她這個身體即便再紈绔不化不聽教導也不可能那么心狠的,原來是有人栽贓陷害她。

    孝親王哼了一聲,本來也想看看皇上手中的密折,但見皇上臉色陰沉,想來此事定然屬實。但他依然不甘心,轉頭對容景道:“老臣剛剛說到淺月小姐火燒望春樓之事,景世子立即就遞上了密折,事情過去了這么久景世子明明有證據而不拿出,如今才拿出來這是為了哪般?”

    老皇帝也看向容景。

    眾人目光都看向容景。

    容景面色不變,淡淡道:“望春樓出了事情之后,我一直覺得疑點頗多,便私下查探,昨日才尋到了證據,今日本來等武狀元大會后要遞給皇上看的。既然孝親王提到,我如何能不拿出來?”

    “景世子倒是很關心淺月小姐!”孝親王爺頗具意味地扔出一顆炸彈。

    “我關心的不過是天圣朝綱,火燒望春樓怎么來說也是死的幾百性命。太子殿下和朝中所有人都一心認定了是淺月小姐所為,自然不會認真去查,但容景覺得不是,所以私下就查了,得到結果果然如此。容景是天圣子民,自當為吾皇分憂。孝親王爺這般質問容景,到讓容景覺得孝親王因為私人恩怨而黑白不分了。四王府和一眾朝臣共同輔佐吾皇,自當盡本心。孝親王莫不是年歲大了,只顧私人恩怨,而將國家大事置于腦后?”容景挑眉,平淡的聲音任誰聽起來都清淡如水,但偏偏字字珠璣,鋒利無比。

    云淺月不禁暗暗為容景叫了一聲好。想著這丫的欺負她的時候可恨,可是見到他欺負別人的時候怎么看怎么舒心啊!

    孝親王一張老臉剎那青白一片,一時間不知如何開口。

    “是啊,孝親王看起來當真是歲數大了。只顧私人恩怨,而罔顧國事了。若無人查出,月妹妹豈不是要背一輩子的黑鍋?皇伯伯,這事情必須要嚴懲處理,才能還月妹妹被委屈的公道。”夜輕染此時也開口,瞥了夜天傾一眼道:“那日皇后娘娘和太子皇兄在觀景園可是大發雷霆要將月妹妹押入刑部大牢呢!當時若真將月妹妹押入刑部大牢,那她豈不是得冤枉死?”

    夜天傾面色一變,沉沉地看了夜輕染一眼,連忙上前躬身道:“秉父皇,兒臣當時也覺得有些懷疑不是月妹妹所為,但當時好多人都親眼所見,證據確鑿,兒臣才并未深查,著實是冤枉月妹妹了,兒臣請罪,請父皇責罰!”

    云淺月終于明白為什么夜天傾做了二十年太子屹立不倒了。這般見機認錯的態度來得快,著實令人佩服。她心里冷笑一聲,就不信夜天傾不知道那火燒望春樓不是她所為。

    老皇帝沉默不語,看了夜天傾一眼,又看向孝親王,臉色極其難看。

    孝親王心里一驚,也立即躬身道:“不過是死傷了望春樓幾百性命,如何能和國家大事相提并論?景世子莫要小題大做。老臣雖然年歲大,但也不至于公私不分。請皇上明察。老臣赤膽忠心,日月可鑒。”

    “螻蟻之穴可以潰千里之堤!望春樓被燒幾百條人命是小,但望春樓背后諸多牽連是大。孝親王連這等小小道理都不明白,依我看你當真老了。”容景一嘆。

    “孝親王叔今年年逾六十了吧!冷邵卓是您唯一的兒子,又是年近四十才得了一子,自然愛護的緊,這誰都可以理解,但是當街殺人,無惡不作,你不知教導,還私自維護,可就是大錯了。您年輕可是不這般私心的,如今當真老了吧!”夜輕染也附和容景道。

    孝親王老臉慘白,額頭有汗水滾落。沒想到他僅僅是針對了云淺月,就惹了這景世子和染小王爺雙雙庇護,而且句句拿他私心年老說事兒,偏偏他還反駁不出一句,一時間氣得手都哆嗦了,只一個勁地道:“請皇上明察!老臣雖然教子無方,但對天圣對皇上可是忠心可昭日月……”

    夜輕染撇撇嘴,容景面色清淡,不再言語。

    云淺月此時腰板挺得筆直,既然她沒殺人放火,沒做十惡不赦的事兒,那她還怕什么?該怕的人是背后搞陰謀害她的人,還有縱容兒子當街殺他的這孝親王才是。她今日就看看這老皇帝怎么個論斷法。

    “月丫頭既然沒有放火殺人,便也說明心地純真良善,這些年不辜負朕一番厚愛苦心。天傾身為太子,太過武斷處理望春樓之事,讓月丫頭蒙上黑鍋,讓別有用心之人陷害她,著實令朕失望,罰你半年俸祿。”老皇帝沉默半晌,威嚴的聲音緩緩開口。

    云淺月低下頭,她這個身體背負了多大的黑鍋居然老皇帝輕飄飄一句她心底純真良善就算了?而夜天傾不查望春樓一心認定她有錯險些將她押入大牢**才罰俸半年?她心中冷冽,并未言語。

    夜天傾立即謝恩,“兒臣遵旨!多謝父皇!”

    “至于冷王兄對朕的忠心朕自然心中有數。不過冷世子所作所為著實令朕失望,若是將來孝親王府傳到他手中的話,這般當街殺人,胡作非為之舉,如何能讓朕放心?”老皇帝聲音發沉。

    孝親王頓時惶恐地跪在地上求饒,“皇上恕罪,犬子還年幼無知,老臣定會好好教導犬子!再不讓他胡作非為!”

    “既然月丫頭蒙景世子相救平安無事,而冷世子也失去了十二隱衛,算是損失慘重,此事朕今日就不予追究了,若是再有下次,朕定嚴懲不貸!冷王兄,你可要好好教導好冷世子!”老皇帝道。

    云淺月心底一沉,想著果然她父王說得對,皇上是在包庇孝親王府。

    “多謝皇上,老臣定好好教導犬子。定不辜負皇上一片苦心。”孝親王大喜,立即謝恩。

    “起來吧!”老皇帝擺擺手。

    孝親王立即從地上爬起來,片刻的功夫就已經汗打衣襟。

    夜輕染蹙眉,似乎對老皇帝這樣輕的判有些不滿,他剛要開口,接收到了德親王的警告眼神,將要說的話吞了回去,偏頭看云淺月,見云淺月低著頭,并未有何不滿和表示,也就并未言語。

    容景似乎早就料到,面色清淡一如既往,也未言語半句。

    “月丫頭,你就坐到朕身邊來!”老皇帝再次對云淺月開口,威嚴的面色一改,和藹可親,笑道:“朕就覺得你這小丫頭是個面善之人,雖然調皮紈绔了些但不會真的去做惡事兒。果然不辜負朕一番期望,你姑姑也就不必日日愧疚沒教導好你了。”

    云淺月心里冷笑,果然帝王都是要有兩面三刀翻臉比翻書還快的本事的。她垂著頭站著不動,仿佛沒聽見老皇帝的話。

    “難道你還怕孝親王?”老皇帝也不怒,笑著對孝親王擺擺手,似乎無奈道:“冷王兄,你就去坐遠一些,這個小丫頭就是個孩子,都沒吃虧還使性子呢!這要是真吃了虧的話還不得翻塌了朕的天,她既然對你不滿,今日就由了她吧!”

    “是!”孝親王心中雖怒,但是面色不敢表現出來,連忙退遠了些。

    “月丫頭,這回你總該坐過來了吧?”老皇帝盯著云淺月。

    云淺月深吸一口氣,想著這么點兒的不公平對她來說算什么?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公平,只要能力,實力,權利,如今她什么都沒有,只占了個云王府嫡女的身份,自然任人拿捏。她心中冷然,但面上不動聲色,抬起頭,對著老皇帝扁扁嘴,一邊向他走去一邊嘟囔道:“皇上姑父若是早早發了話,讓孝親王挪開,我不早就過去了嘛!他那么大歲數,還這么嚇死人。以后有孝親王的地方,我堅決都躲著,對了,還有他兒子,我也躲著。惹不起我躲得起!”

    孝親王即便隱忍的功夫再好,還是露出怒意。這云淺月真是不懂得見好就收。真當以為有景世子和染小王爺護著她就能平安無事為所欲為胡言亂語了?笑話!

    “小丫頭,你這是怪朕處理不公平了?那日有景世子幫你殺了他十二個隱衛也算是懲罰了,你不是毫發無傷嗎?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件事情就算了吧!若是冷邵卓再有下次攔截你找茬害你,朕一定不饒他。”老皇帝話落,對一直沒言語的云王爺笑道:“云王兄,你這個小丫頭可真是厲害啊!朕都有些怕了她了。”

    云王爺看了云淺月一眼,又看了一眼忍得青筋直突的孝親王,嘆了口氣道:“皇上有所不知。這也不怪淺月惱恨,她背了這么久殺人放火的名聲,心里不痛快很正常,又半個月前被冷世子當街攔截意圖殺害,幸好景世子相救及時。當時老臣得知也是氣憤不已,但是念在不想讓皇上憂心,也念在和冷王兄同僚情意,不想因為小兒女之間的過節而彼此生出間隙,也就壓下了。如今冷王兄不過是離這丫頭坐遠一些而已。冷王兄別與她小丫頭一般見識,海涵吧!皇上也請多多包涵。”

    “嗯,云王兄說得不錯。月丫頭是受了委屈了!”老皇帝點點頭,將手中的密折握了握,遞給容景,沉聲道:“辛苦景世子了,幸好查出不是月丫頭所為,還給了她個公道。這個你好好收起來,此事朕今日結束了武狀元大會后好好與你商議。看看到底誰在幕后搗亂,陷害月丫頭!”

    陸公公立即上前將密折接過,遞還給容景。

    “是!”容景點頭,伸手接過密折,放入袖口里。

    在坐的文武大臣都看向容景袖口,只見到他潔白的衣袖蓋住了密折,都猜測密折里面的內容。皇上未曾展示出來,雖然心下好奇想看,但也無人言語。而有些人聽到皇上要和容景密談徹查此事,一時間臉上分外僵硬。

    云淺月這回大大咧咧自自然然地在老皇帝身邊的座位上落座,看著下面的眾人,一眼望盡所有人的臉色,她心中冷哼,看著些大臣神情,恐怕這朝中沒剩幾個人沒去望春樓風流過,如今一聽徹查,才臉色都掛不住了。

    她眸光掃向夜天傾,見夜天傾面色不變,她移開視線,想著火燒望春樓陷害她和靈臺寺中了催情引之事到底和夜天傾有沒有關系她定會查明,早晚會水落石出。若是有關系,她定不讓他好過。

    夜天傾似乎感受到云淺月的視線,向她看來,云淺月不看他,低頭看地。

    “都別站著了,坐吧!”老皇帝對容景、夜天傾、夜輕染、孝親王等人擺擺手,待幾人緩緩落座,他轉頭詢問夜天煜,“煜兒!時候不早了,你那邊的人準備得如何了?”

    夜天煜一直看好戲沒開口,此時聞言立即恭敬垂首,“回父皇,早已經準備好了,可以開始了,剛剛兒臣未敢打擾您。”

    “嗯,既然準備好了,那就開始吧!”老皇帝點頭。

    “是!”夜天煜應了一聲,運用真氣對下面揚聲道:“比武開始!第一輪!”

    眾人目光這才都看向下面。

    云淺月此時也抬頭看向下面,只見她和孝親王一番爭執的功夫較場下面已經站滿了人,均是清一色的年輕男子,人人精神抖擻,一張張年輕的臉上是寫滿興奮。她剛要移開視線,只見下面人群中突然有一人飛身而起,一身白衣,翩翩然落在了高臺上,端的是飄逸俊雅,清骨風流,顯然輕功極好。

    云淺月看著落在臺上那男子一怔。

    “好!”只聽身邊老皇帝大贊了一聲。

    “這一手輕功的確是端得極好!這是誰家公子?怎么和景世子長得有幾分相像?榮王府除了景世子外何時有了這樣的人物?”德親王也是大贊了一聲,偏頭看向容景。

    “是啊!朕怎么也未曾見過?”老皇帝也看向容景。

    容景瞟了云淺月一眼,見她盯著臺上的容楓愣神,他鳳眸瞇了瞇,清淡的眸光微暗,只是一眼便收回視線,幽暗褪去,只余清淡,對老皇帝和德親王淡聲道:“他叫容楓,是榮王府曾祖父一脈的旁支,這一旁支因為出了一個有才華之人,蒙先皇封賜文伯侯府。十年前文伯候隨父王征戰為國捐軀再未歸來,文伯候府后來又經過一場被暗殺的大禍,滿門三百余人一夜之間被殺,自此就沒落了去。當時這件事情皇上也是追查的,最后沒查到兇手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文伯候府沒就此絕后,而是遺留了自小被送去了天雪山習武的容楓一人,他如今學藝歸來,要為國效力。昨日剛剛進京,暫住在榮王府。所以,皇上和德親王未曾見過他也不奇怪。”

    “原來是文伯候府的后人!”老皇帝點點頭,看向高臺上的容楓老臉深邃。

    “怪不得他與景世子長得有幾分相像呢!原來是榮王府的旁支!”德親王爺點點頭,也看向容楓,嘆息道:“當年文伯候府一夜之間被滅門,是百年來的大案,沒有任何蛛絲馬跡。文伯候當年可是我天圣最有才華之人,恐怕不次于如今的景世子。可惜隨容王兄出兵再未歸來,如今一晃十年過去了,能有文伯候的后人也甚是令人欣慰。”

    “不錯!容王兄和文伯候離朕而去也十多年了!”老皇帝也是一嘆。

    云淺月心思一動,從高臺上移開視線去看向容景,只見他臉色淡淡,眸光淡淡,仿佛老皇帝和德親王說的不是他家的事兒。她秀眉微微蹙了一瞬,便轉過頭去繼續看向場中,正好對上了容楓向她看來的視線。

    ------題外話------

    目測,月票岌岌可危~

    目測,JQ要來了~

    目測,還有留著票票的親們用票票狠狠砸我兩下,我估計會讓JQ來的更猛烈些~

    (⊙_⊙)(⊙_⊙)

    謝謝下面親們送的打賞、鉆石、鮮花!

    cadillac21(500打賞)、cadillac21(1鉆)、wendychi(2鉆)、蔡dyna(100打賞)、蔡dyna(1鉆)、raphaellion(1鉆)、499415104(5花)、紀安曉(5花)、特工隊(4花)、vickygrohe(2花)、dongmei8佛山(2花)、mmt12(2花)、蝴蝶心結(1花)、彼岸冥血00(1花)、燕子飛飛95(1花),么么,O(∩_∩)O~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不健康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