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說吧!回到古代不是夢!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說吧 > 皇宮因緣 > 西子情 > 紈绔世子妃

第三卷 傾天下 第八十六章 其罪當誅 文 / 西子情

    云淺月早就拿定了主意,如今嫁給了他,不能所有的事情都讓他自己頂著。

    容翼和容喆即便是兩個不成攤的東西,但他們也是出身在榮王府,不至于蠢得無可救藥,如今這個時候糟蹋了六公主,純粹是找死。這期間她想將這件事情想簡單一下都不可能。

    二人剛走到門口,七公主的聲音從身后響起,“等等。”

    容景和云淺月停住腳步回頭看著她。

    七公主推開扶著他的云離,對二人道:“景世子,妹妹,我也去看看。”

    云淺月想也不想便拒絕,“嫂嫂還是在府中養身子吧!這等事情我們去便好了。”

    七公主抿了抿唇,輕聲道:“她總歸是我的姐姐!”

    云淺月眼睛瞇了瞇,聲音透著一絲冷硬,“嫂嫂,你從來拿她當姐姐,她可沒拿你當妹妹。當然,你心地好,這也無可厚非,我不應該阻止你姐妹情深。但是你要心里明白,如今再不比以往,這件事情不會簡單了。六公主去榮王府參加大婚之禮,喝得大醉,被容翼和容喆糟蹋了,這件事情當真是新鮮了!榮王府說不好聽話,什么芝麻大的事情都瞞不住容景,可是這件事情在他眼皮子底下發生的天衣無縫,到如今他才知道,這說明了什么?你可以說他這兩天只顧著我了,沒理會事情,可是他手下的人都齊齊眼盲耳盲了不成?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說明一點,有人在背后用了陰謀動了手腳。才生出了這樣的事情。至于沖著誰來的,你也不傻,總不至于糊涂了。你確定你要這個時候去姐妹情深?”

    七公主臉色發白,看著云淺月,張了張嘴沒說話。

    “當初我給哥哥選了你,一大部分緣由是我敬佩你的膽量和十年的困苦隱忍。只要哥哥幸福喜歡,我就算再不喜歡夜氏的女兒也能娶進門來。從你進了云王府的門,上上下下從爺爺到我再到仆人,沒有一個拿你當了外人。”云淺月看著七公主,一字一句地道:“幸福得之不易,就要知足,你不要忘了你肚子里懷著孩子,那個孩子是云王府的子孫,是哥哥的孩子,更也是你的孩子。今日是六公主,明日我不想變成出事的那個人是你。”

    六公主終于白著臉發出聲,“我……”

    “你若是還想去,我沒話說,自然不會限制了你的自由。但我只告訴你,別忘記你的身份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云淺月冷冷地道。

    “我不去了,我剛剛……剛剛只是……我一時間接受不了。”七公主身子微顫。

    云淺月緩和下臉色,“我和容景過去,晚上回來會告訴你情況,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就不用想那么多了。”話落,她看向云離,“哥哥,你陪著嫂嫂在府中好好休息吧!”

    云離點點頭,雖然云淺月對七公主一通色內荏苒,但他沒半絲不滿,反而眸光閃過一絲擔憂,溫聲道:“我會陪著她,你和景世子小心一些。”

    他這些日子在朝中,對明里暗里的云涌再清楚不過,今日六公主的事情不是小事。

    “走吧!”云淺月點點頭,反手拉著容景走了出去。

    二人出了云老王爺的院子,很快就來到了云王府大門口。

    文萊在大門口來回焦急地轉著圈圈,見二人來到,看了云淺月一眼,連忙見禮。

    容景點點頭,拉著云淺月上了馬車,弦歌一揮馬鞭,馬車離開了云王府大門口。

    文萊立即也爬上了車,跟在容景的馬車身后,兩輛馬車向皇宮而去。

    車中,云淺月往日都喜歡窩在容景的懷里,今日而是安靜地坐在他身邊一言不發。

    馬車走了一半,容景伸手攬過云淺月,低頭看著她沉靜的臉,溫聲笑道:“這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你這個表情?”

    云淺月抬起頭,認真地看著容景,“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六公主被容翼和容喆糟蹋之事?是真如我所說今日才得到消息,還是早就知曉了。”

    容景對上她的眸光,淡淡一笑,“知道的不早,就在我們今日出了紫竹院準備回門的時候青影用傳音入密稟告我才知道,比如今早了兩個時辰而已。”

    云淺月點點頭,問道:“這件事情誰做的?定然不是容翼和容喆自己吧?否則你怎么可能知道的這么晚?我們大婚都兩三日了,什么人做這等事情瞞得這么隱秘?夜天逸和夜輕染被你困住了,夜輕暖也被子書困住了。”

    “應該是早就有所籌謀,他們被困住,但有些事情還是可以進行,不影響。”容景淡淡道,“也不是他們瞞得多隱秘,只不過是我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我們大婚身上,對一件事情太過專心,難免別的事情便有疏漏。這也不奇怪。”

    云淺月想想也對,問道:“夜輕暖從那日被子書困住,如今在哪里?”

    “那一日之后,玉太子喂了她一顆醉酒的藥,送去了德親王府,如今應該醒了。”容景笑聲鮮有的有一絲清冽,漫不經心地道,“我說過了,什么事情也沒有你我大婚重要。這等事情,不算事情。”

    云淺月點點頭,將頭靠在她懷里。她也覺得不是事情,但終究是被七公主影響了些。換做誰在大喜回門的日子被這樣的事情攪亂,心情都不會好了。

    馬車來到宮門口,穩穩地停下。

    容景和云淺月下了車,文萊連忙上前,對二人道:“景世子,景世子妃,攝政王和染小王爺在御書房。”

    容景頷首,拉著云淺月走進了宮門。

    這座宮門,從春年夜宴那日之后,云淺月再沒來過。如今已經二十日,她從云王府的淺月小姐,真正變成了景世子妃。皇宮依然一樣冷冷清清,森嚴肅寂,沒什么變化。

    宮女太監見到二人,都連忙請禮,稱呼云淺月清一色的是景世子妃。

    遇到兩個朝中大臣,都連忙對容景見禮,對云淺月的稱呼也是謹慎地改成了景世子妃。

    云淺月對這個稱呼很滿意,多聽了幾次,讓她有些火氣的心情散了些。無論如何,她已經嫁給了容景,就算在她大婚之日出了這等骯臟齷齪的事情,也不過是一樁別人的小事。

    二人來到御書房,文萊前去稟告。

    云淺月打量了一眼御書房殿外的環境,地面的玉石專有著深深淺淺的裂紋,廊柱等都有著裂痕。這些痕跡可以想象得出,這里曾經經歷了一番沖擊。應該就是容景布置真龍棋局,夜天逸和夜輕染破陣的后果。

    她正打量間,里面傳出夜天逸低沉的聲音,“請景世子進來。”

    云淺月雖然沒聽見夜天逸提到她,但她依然不松開容景的手,跟著他走了進去。

    御書房內顯然被重新修正了一番,破壞的痕跡不太明顯。

    里面不止有夜天逸、夜輕染,還有德親王、孝親王、冷邵卓、容楓、蒼亭、沈昭等人。都是如今朝中的重臣和新貴。足足十多位肱骨大臣。

    德親王和孝親王顯然沒想到云淺月也來了,齊齊怔了一下。

    “這里是御書房,不是女人來的地方。”夜輕染當先開口,語氣微沉。

    “有人攪了我的回門宴,我難道還沒有資格過來看看?”云淺月面色不好。

    夜輕染眼睛瞇了瞇,不再理會云淺月,冷冷地看向容景,“景世子,德親王府的人行了如此骯臟齷齪的事情,侮辱了公主,你怎么說?”

    容景眸光淡淡掃了眾人一眼,“總要看看事實再說話。”

    “事實?”夜輕染冷笑,“人贓俱獲!你還想抵罪?”

    “染小王爺似乎巴不得給我身上按個罪名!”容景聲音溫涼,“哪個高門大院里都有幾個不肖子孫,不務正業的,榮王府出了這等事情,只能算是我管制不嚴。但六公主身為公主,私自出宮,身邊沒個人跟著,釀成了苦果,這應該算是皇室對她管制不嚴,兩方都有錯,不能怨一方。”

    夜輕染面色冷沉,“你一句雙方都有錯,就能脫卸罪責了?”

    “我并沒有脫卸罪責!染小王爺說了人贓并獲,我們總要看看怎么個人贓并獲法。才能論罪。”容景淡淡道。

    “好,就讓你看看!不但是讓你看看,我們都一起去看看!榮王府百年來都背著受天下人推崇的名聲,如今到讓人看看,子孫背地里是如何污穢的。”夜輕染冷哼一聲,一揮手,對眾人道:“走,我們都去容翼那個別院!”

    話落,他當先挑開簾子,走了出去。

    “去別院吧!我們正好都沒有看,就等著景世子來了一起去看看。”夜天逸沉聲道。

    容景點點頭,拉著云淺月走了出去。

    德親王、孝親王、冷邵卓、容楓、蒼亭、沈昭等人都沒說話,也跟著走了出去。

    幾人出了皇宮,都無人說話,齊齊坐了馬車,出了京城,向容翼的別院而去。

    云淺月想著夜天逸和夜輕染本來可以先去容翼的別院,而特意等著她和容景進了宮,拉了這些人一起再去容翼的別院,不管背地里如何,是不是他們所為,但這表面的功夫做了個足實。

    幾輛馬車出了城,半個時辰后,來到了容翼的別院。

    馬車停下,容景和云淺月下了車。云淺月打量眼前的環境,只見前面是一片田莊。坐落了一片院落,四周有山有湖有草有木,如今是冬日里,依然能看出風景極好,地方也清凈。很難想象容翼那么一個人,還能有這等別莊。

    院落四周都被士兵圍住,里三層外三層,一只鳥雀都飛不出來。足足有五千士兵。

    云淺月偏頭低聲問容景,“容翼這處別莊你一直以來知道嗎?”

    容景淡淡看了冷邵卓一眼,“以前這一處別莊,我記得是冷小王爺的。”

    云淺月一怔,看向冷邵卓。

    冷邵卓臉色不怎么好,這幾日瘦了很多,眼眶看起來都有些凹陷了,眼袋下有淡淡的青影,顯然也沒睡好。聽到容景的話,他對上云淺月的眼睛道:“不錯,以前是我的。但是就在你們大婚那日,我在榮王府喝酒,醉酒之后輸給了容翼。如今就是他的了。”

    云淺月眸光瞇了一下,“你是在我們大婚那日醉酒輸給容翼的?他酒量比你好?”

    冷邵卓臉色有些暗,低聲道:“酒量比我好不比我好我不知道,反正稀里糊涂的就輸了,當時人很多,很亂,玩的很熱鬧。我宿醉醒來,還是從貼身小廝那里知道輸給他了。”

    云淺月想著容翼在贏了冷邵卓的別院里玩了他的未婚妻,這事兒可真是有意思。

    “走吧!景世子,你不是要看看事實嗎?我們進去!”夜輕染瞥了容景一眼。

    容景沒說話,拉著云淺月走進去。

    圍困別院的士兵打開大門,讓開路,一行人進了別院。

    這座別院是個三進三出的院子,里面布局精致,顯然是冷邵卓以前玩樂的場所。

    云淺月知道這個天圣京城所有人都算起來,論起玩,沒有人會比冷邵卓會玩。他以前人品雖然不怎么樣,但是品味可是極好的,這也跟孝親王掏了心窩子教導他有關。雖然給寵得無法無天,但是該學的還是都學了。這座雅致的院落,外面風景好,里面也風景如畫。

    來到最里面的一座院落的一座主屋,夜輕染停住腳步,回身看著云淺月,沉聲道:“我勸你還是別看了!”

    云淺月看了他一眼,沒理會。

    “里面的情形怕是不怎么好!容景,你確定要讓她看到?”夜輕染對容景挑眉。

    “左右不過是荒唐事兒而已,再骯臟齷齪的事情她也不是沒見過。”容景淡淡道。

    夜輕染聞言沉沉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推開了門。

    房門打開,屋子里傳出一股很重的味道,里面的情形一覽無余。三個赤條條的人橫躺在床上,兩男一女。正是容翼、容喆、六公主。凌亂不堪,六公主身上遍布著凌虐過的痕跡。三個人此時昏昏沉沉地睡著,不知道外面這么多雙眼睛看著,或者甚至根本不知道這座別院外面圍困的五千士兵。

    夜輕染回轉頭,看向容景,冷笑道:“如今你還有什么話說?”

    “沒什么話說!”容景撤回目光。

    “六公主是皇室的公主,是孝親王府被賜婚的小王妃,這件事情榮王府如何給個交代?別覺得你一句話便算了。”夜輕染冷聲道。

    容景淡淡道:“染小王爺想要榮王府給出什么交代?”

    夜輕染看著容景,吐出四個字,“其罪當誅!”

    容景面色沒什么情緒,看向一直夜天逸,“攝政王以為如何?”

    夜天逸看了屋內一眼,目光轉向孝親王和冷邵卓,“六公主雖然是皇室的公主,但月前已經賜婚給了冷小王爺,此時要看孝親王和冷小王爺的意思。”

    孝親王聞言上前一步,面上憤怒顯而易見,“容翼和容喆欺人太甚,的確其罪當誅。”

    冷邵卓抿著唇不說話。

    “景世子,這何其荒唐!容翼和容喆身為榮王府的人,平時作為荒唐也就罷了。可是這樣的事情,玩弄公主,欺辱皇室,令孝親王府蒙黑,此事實在是……當誅九族也不為過?”德親王也憤怒地道。

    “嗯?當誅九族?”容景挑眉。

    德親王點頭,“這可是大罪,景世子身在朝中,不能不熟識天圣典律!”

    “我是熟識天圣典律。”容景笑了一下,“皇室和云王府這百年來早已經密不可分,歷代皇后都出身云王府,而如今我娶了云淺月,若是九族的話,德親王似乎也算在九族之內。不止德親王,攝政王和染小王爺都計算在內。”

    德親王一噎,頓時沒了聲。

    夜輕染冷笑,“那榮王府如何給出交代?”

    “染小王爺何必步步緊逼?榮王府沒說不給出交代!但如今這情形我們是見了,但治人死罪也要人有個申辯的機會,沒準是六公主自己樂意的呢!”云淺月接過夜輕染的話,清冷的聲音冷笑道:“否則為何一個皇室公主出門身邊無一人跟隨?為何好巧不巧那一日冷邵卓輸了別院,為何這兩日我們沒得到一絲消息?這等等事情,有沒有陰謀,總要弄清楚。沒準這背后藏著滔天的陰謀,有人想要算計榮王府,這樣的話,別說治罪,我們榮王府反過來還要求個公平的。”

    “你還要求公平?”夜輕染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怒的,云淺月話落,他忽然笑了,聲音陰寒,“你嫁入了榮王府,便開始是非不分了?這等事情公主受辱,你還來要公平?”

    “如今人都昏睡著,還沒問個前因后果,就要定罪,這就是你染小王爺的學的民治法論?”云淺月不甘示弱,“我如何不能要公平?即便里面躺著的人是兩個人渣,但也有申辯的權利。若是真有罪,自然當誅,不留余地,若是被人算計禍害的,自然要個公平!皇室公主不是好被欺辱的,但榮王府的人也不是好欺負的!”

    “好!那我們就問問前因后果!”夜輕染冷笑一聲,吩咐道:“來人,將這別院里的人都押來。”

    “是!”有一人連忙應聲去了。

    “用冷水潑醒他們!”夜輕染再度吩咐。

    “是!”有一人端著冷水進了屋,照著大床上潑下。

    云淺月靜靜看著,靜靜等著。除了夜輕染連番命令下達,眾人無一人再說話。

    不多時,屋內傳出細微的一聲呻吟,來自六公主。緊接著,容翼和容喆相繼睜開了眼睛,他們睜開眼睛后,有片刻的迷茫,須臾,同時發現了六公主,齊齊一愣,緊接著一驚,再是面色剎那慘白,須臾,又齊齊臉色一灰。之后,才發現房門大敞四開著,也看到了外面站著的夜天逸、夜輕染、容景等人,兩雙眼睛齊齊睜大,現出驚恐的神色。

    云淺月看著他們的表情,從醒來沒錯過一絲一毫。

    “兩位既然醒了,就過來說說吧!欺辱公主,如何治罪,有人可在這等著幫你們要個公平。”夜輕染涼涼地看著二人,掃了云淺月一眼。

    云淺月撤回眼睛,冷冷地道:“讓他們穿上衣服。”

    “都看了這么半響了,你才后知后覺發現這是男人的身體?”夜輕染冷冽一笑,“你不是不在意嗎?景世子不也是覺得無所謂嗎?”

    云淺月忽然怒了,腳下正巧一塊小石子,她抬起腳就將那塊石子照著夜輕染踢了過去,聲音冷寒,“夜輕染,人要發瘋不可怕,就怕瘋了都不知道自己是瘋子!”

    夜輕染剛躲開石子,就聽到這么一句話,整張臉刷地就如黑云壓山,“我看你才是瘋了!是你要看的,如今又怕什么?”

    “我怕?”云淺月冷笑,“笑話!我曾經將男人的身體當標本看,多了去了!你的身體我要想看,現在就能給你將衣服扒光了!”話落,她再次對夜輕染出手,一圈靈氣奔著他直直飛去。

    夜輕染黑著臉抵抗,可惜靈氣穿透他的抵抗,瞬間他的腰帶就被卷成圈的靈氣扯開。

    夜天逸剛要出手,容景伸手攔住了云淺月。

    靈力撤回體內,云淺月臉色不好地看著容景,“你攔我做什么?”

    容景不答他的話,對屋內的容翼和容喆道:“穿了衣服,出來!”

    容翼和容喆恐懼放大,但還是聽到了容景的話,胡亂地找了衣服,哆嗦地穿上身。

    “你果然是楚夫人!”夜輕染死死地看著云淺月,“從那日的上元節我就知道了!”

    云淺月當沒聽見,不想再與他說話,容景既然攔住他不讓她動手,她不會再出手。

    “什么?你……你是楚夫人?”德親王面色大變。

    孝親王也是大驚,不敢置信地看著云淺月。

    蒼亭眸光動了動,容楓目光靜靜,冷邵卓沉暗的眼中露出驚訝。

    “與南疆、西延、南梁都有勾結!是不是我現在就要治你的通敵叛國的罪?”夜輕染看著云淺月。

    云淺月依然當沒聽見。

    “容景,你還有何話說?”夜輕染轉向容景。

    “凡事要有證據。”容景淡淡瞥了夜輕染一眼,“染小王爺,你用什么證明她是楚夫人?僅僅因為他會靈術?天下難道只要楚夫人一人會靈術?”

    夜輕染剛要說話,屋中的容翼和容喆當真是連滾帶爬地滾了出來,“噗通”兩聲便跪在了地上,不是向夜天逸請罪,也不是向夜輕染請罪,而是對容景請罪求饒道:“世子……饒命……”

    “你們說說怎么和六公主一起出現在了這里?”容景看著二人。

    二人哆嗦地道:“我們……也不知道……為何在這里,我們……我們……”

    “不知道?”容景挑眉。

    “那一日,我就記得世子大婚,然后……然后……”容翼和容喆似乎費勁腦汁回想,半天也沒回想出個所以然來,只駭然地道:“借我們一百個膽子,我們也不敢對……對六公主……她……我們不知道她怎么會……”

    “啊……”這時,屋中傳出一聲尖叫。

    云淺月向屋內看去,見六公主忽地從床上坐了起來,驚恐地看著自己。

    容翼和容喆身子一震,顫顫巍巍磕磕絆絆的話忽然被打住,駭得沒了音。

    “這……怎么會……怎么會……啊……”六公主這時看到了門外站著的人,目光落在容景身上,驚恐驟然放大,再次尖叫一聲,身子又倒回了床上,兩眼一翻,昏死了過去。

    這時,這座別院侍候的人被夜輕染的人押了上來。

    云淺月聽到腳步聲回身,身后跪了幾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夜輕染似乎壓制住了怒意和早先的浮躁,此時沉冷的聲音道,“你們侍候在這座院子,將事情說說。據實以告,若是有半句虛言,定斬不饒。”

    幾十人齊齊臉色一白,身子不約而同地震了震。

    云淺月看著幾十人,抽出腰間的碎雪,“鐺”地一聲扔在了幾十人的面前,接過夜輕染的話,聲音清冷,“若有半句虛言,就用這把劍斬了!”

    幾十人的身子齊齊地軟了軟,駭然地看著面前的寶劍,薄如清雪,凜凜寒光。

    “說!”夜輕染吐出一個字。

    幾十人互相對看一眼,當先一個老者垂著頭顫著身子開口,“秉……秉染小王爺,淺月小姐……”

    “景世子妃!”云淺月截住他的話,提醒他的稱呼。

    夜天逸沉了沉眸光,夜輕染猛地轉頭狠狠挖了云淺月一眼。

    那老者立即改口,“秉景世子妃,是這樣的,小老兒和這幾十人一直看守別院,是冷小王爺的人,但是小三日前,榮王府二老爺家大公子的仆從忽然拿著地契來了這里,說這別院被小王爺輸給了他家公子,老奴起初不相信,但看了白紙黑字,蓋了章的,的確是地契,但這別院小王爺最是喜歡,當初花費了許多銀兩精心布置的,怎么能說輸就輸了?于是小老兒親自跑去了孝親王府問小王爺,后來得了小王爺的話,說是真輸了,小老兒這才沒了轍,只能將別院給了……”

    ------題外話------

    要來個狠狠的碰撞,親愛的們,積攢到票票的上票哦。么么噠!O(∩_∩)O~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不健康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