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說吧!回到古代不是夢!
歡迎您, [ 我的書架 ] 哇!繁體版
穿越小說吧 > 穿越小說 > 云一 > 農女有田超給力

第四百六十一章 讓我很為難啊 文 / 云一

    第四百六十一章   讓我很為難啊

    “什么都有問題”余大人的語氣中帶著一絲不可置信。

    跟他抱有同樣念頭的,現場除了白瑾梨之外,其他人皆是如此。

    “嗯,老朽看過了,這兩張方子大體上一樣,也存在著同樣的問題,那就是其中兩位藥材的相克性。不過這一點倒不是大問題。

    問題就在于這里,這藥方中還添加了蜈蚣這一味藥,想必這才是引起余夫人傷口愈發嚴重的根本。”太醫古俞指著紙上的一處解釋道。

    “你們可還有什么好說的”余大人看向兩人問道。

    “這”黃大夫一時有些語塞,大腦快速的轉動著,思考接下來要怎么說。

    就在這個時候,就聽到白瑾梨開口。

    “余大人,古太醫,小女子的藥方中的確有蜈蚣這一項,而且蜈蚣也是有毒性的。

    不過在制作藥膏的過程中,小女子已經使用了自己的獨門辦法將蜈蚣的毒性跟兩種藥材相克的藥性抵去了。

    小女子敢說,經過小女子之手的去痕膏,絕對不存在任何風險。”

    聽著白瑾梨這么說完,黃大夫也冷哼一聲說道“你用的是什么辦法說出來聽聽。”

    “黃大夫,我都說過了,是我的獨門方法。既然是獨門的,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白瑾梨看了他一眼,平靜的開口解釋道。

    “你你這就是狡辯,是在故意找借口”懸仁堂的主事王洪也開口喊了起來。

    “我是不是狡辯,是由余大人來判定的,關你何事怎么,在公堂之上大聲喧嘩,難不成你覺得你比余大人還厲害”

    這話說完,王洪嗖的一下就跪在了地上,滿臉驚慌的磕著頭嚎了起來。

    “行了,閉嘴。”余大人不耐的瞥了他一眼,成功的讓王洪緊緊的閉上了嘴。

    “大人,小女子倒是有一個建議,可以證明小女子制作出來的去痕膏的確沒有問題。”白瑾梨又開口說道。

    讓太醫去辨別兩種去痕膏哪個有問題,這明顯是行不通的。

    要不然他們早就結案了,也不至于拖到現在。

    “嗯什么辦法”

    “大人可以派人準備兩只兔子,然后將它們的腿部劃傷。我跟黃大夫都是醫者,自然有辦法讓兔子的傷口快速愈合。

    愈合的傷口摸上我們各自的去痕膏,等待一會兒工夫自然就能分出去痕膏的好壞了。”白瑾梨這么說道。

    聽她又提起了用兔子做實驗,黃大夫的眉眼跳了跳。

    “嗯,可以,來人,現在去辦。”余大人點頭。

    如今之際,這個辦法倒是可以試試。

    就連站在一旁的太醫古俞也覺得這個辦法可行。

    很快,兔子被抓來了,傷口也被割出來了。

    白瑾梨用隨身攜帶的止血藥粉幫兔子止了血,等了一會兒工夫后,又將帶來的去痕膏抹了上去。

    與此同時,黃大夫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

    在她們動手忙碌期間,在場所有人的視線都注意在了他們兩個人身上。

    “好了,我完成了。”白瑾梨起身。

    “老夫也搞定了。”黃大夫也不甘示弱的起身說道。

    “古太醫,麻煩您去替本官檢查一下。”

    “余大人,你客氣了。”古俞客氣了一聲,走過去認真的檢查了兩只兔子。

    看著古俞檢查完畢站了起來,懸仁堂跟司藥局的人都十分的緊張。

    “老朽看過了,錦大夫方才醫治過的兔子恢復的比較好。黃大夫處理過的兔子,傷口嚴重了。”

    “不,這不可能。”聽他這么說,黃大夫一臉的不敢相信。

    喊完這句之后,他就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古太醫面前去查看。

    結果,正如古太醫所說的那般。

    他方才救治過的那只兔子,傷口又開始流血了,而且流的很是厲害。

    錦小黎治療過的那只兔子,傷口已經很不明顯了。

    “怎么會這樣我知道了,是錦小黎的外傷藥效果比較好,對,一定是這樣。”黃大夫還在掙扎著。

    “黃大夫,證據都擺在面前了,你怎么還不承認呢”藥司局的喬梁忍不住說道。

    一直被懸仁堂的人污蔑,咬著不放,他心里覺得不舒服極了。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機會,他自然不會錯過。

    “承認我為什么要承認錦小黎的外傷藥效果好,京城里的大夫都知道。她本就擁有先天的優勢。”

    “我因為緊張,所以在出手的時候重了些,這才造成了如今的現狀。這一場試驗根本就不能說明問題。”黃大夫咬著牙爭辯道。

    要他承認再一次輸給了錦小黎不可能

    即便是他知道,他們家的去痕膏可能真的有問題,他依然是不會承認的。

    他要咬死錦小黎。

    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這還不能說明問題嗎哎,黃大夫,你這么說的話,讓我很為難啊。”

    白瑾梨依然一臉的輕松冷靜,完全看不出半分緊張。

    “既然如此,我只能放出殺手锏了。”

    “余大人,小女子還有一個辦法能夠證明小女子的去痕膏跟司藥局的清白。”

    “嗯什么辦法”余大人不由問道。

    他覺得,這種被一個小女子牽著走的感覺是真的有些不爽。

    但是此刻,除了讓她表演發揮,他別無他法。

    這事若不能早早的解決掉,他會被煩死的。

    “我這個人吧,平日里有一個小癖好,喜歡在自己的東西上留點兒標記。”

    “你們可能沒有細看,但凡是經過我手制造出來的去痕膏,去痕膏的瓶子底部都有一只不甚明顯的錦鯉標志。

    余大人若是不信,盡管去司藥局,將他們店鋪里剩下的去痕膏全部拿過來檢查一遍。

    若是有任何一罐去痕膏的瓶子里沒有這個標志,我就認栽。”

    聽白瑾梨這么說,黃大夫的心里一個咯噔。

    余大人點頭,派了自己信任的人帶著喬梁一起回了一趟司藥局,將司藥局里有的那些去痕膏全部帶了過來。

    將那些去痕膏一罐罐的全部挖出來之后,他們果真發現,每個瓶子的內部下方,當真有一個活靈活現的錦鯉標志。

    如此一來,也就證明了白瑾梨此話的準確性。

    接下來,又有人將那罐害的余夫人傷勢加重的去痕膏挖掉了。

    結果顯示,那罐去痕膏的瓶子里面底部什么都沒有,光禿禿的。

    如此一來,結果已經表明了。

    讓余夫人傷勢越發嚴重的去痕膏正是出自于懸仁堂,證據確鑿。

    司藥局跟錦小黎他們果真是無辜的。

    “來人,去給本官將懸仁堂查封了,將他們一幫人全部壓入大牢”余大人一拍桌子,開口吩咐道。

    “是,大人。”

    隨后,一個個侍衛魚貫而入,將懸仁堂的官家主事黃大夫等人全部壓了下去。

    “大人,小人是冤枉的啊,去痕膏與小人沒有任何關系啊。”

    “大人,小的只是一個小二啊,大人”

    伴隨著求饒聲遠去,這一場案子的審理算是結束了。

    “大人,草民有話要說。”

    “嗯所謂何事”

    “因為懸仁堂的假去痕膏,導致了市面上的人相互爭搶,各種哄抬價格,連帶售賣去痕膏的我們司藥局也一并受到了影響。

    草民懇求大人能夠發一道告示,將此事昭告眾人,還我司藥局一個清白。”喬梁低著頭開口。

    “嗯,這事本官記下了,會處理的。”

    “多謝大人。”

    因為懸仁堂的人刻意制造緊張氣氛,夸大去痕膏的功效,擾亂了市場行情。

    如今去痕膏出事一事傳出去之后,懸仁堂跟司藥局的口碑下落的很快。

    這事,必須有官府的澄清,他們司藥局的名聲才能回來。

    “大人,既然這事已經解決了,那我們可以告退了吧”白瑾梨問道。

    “嗯,去吧。”余大人揮了揮手。

    白瑾梨抬腳還沒走幾步,就聽到古太醫蒼老的聲音響起。

    “錦大夫留步。”

    “不知古太醫有何賜教”白瑾梨禮貌的對著古太醫行了一個禮,問道。

    “老朽看你方才的救治手法很是嫻熟,不如留下跟隨老朽一同去看看余夫人的情況”

    “小女子遵命。”白瑾梨沒有拒絕他。

    跟古太醫一起前去幫余大夫看診的除了白瑾梨,還有司藥局里面的大夫。

    至于不懂醫術的喬梁跟司藥局里面的伙計,則先一步回去安排司藥局后續的事情了。

    還沒走進屋子,白瑾梨她們就聽到了屋里傳來的余夫人的暴怒聲。

    “什么我這手臂需要用刀將這些肉剜去才行還會留下比之前更加嚴重的疤痕不,不行,我不要疤痕,不要”

    走在一旁的余大人略顯尷尬的看了幾人一眼,壓低聲音開口。

    “古太醫,內人的情況實在是有些嚴重,她一時半活兒有些接受不了,還望你千萬不要介意。”

    “嗯,老朽明白的。”古太醫淡淡的說著,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他們一幫人進了屋子后,余夫人看到有人來了,立馬收斂了不少。

    “夫人,我將古太醫請來了。你先不要著急,一會兒麻煩古太醫在幫你看看。”

    “古太醫,求你了,你可一定要將我的手臂治好啊。”

    余夫人知道,古太醫可是太醫院里了不起的人,態度還是很友好的。

    至于跟在古太醫身邊的那些人,她只是大概的掃視了一眼,便沒有去管了。

    “老朽盡量。余夫人,還請你將受傷的手臂伸出來讓老朽檢查檢查。”

    “嗯,當然。”

    當余夫人的手臂出現在眼前時,白瑾梨的神色也變的凝重起來。

    原本她還覺得是余夫人大驚小怪了,現在看來,那傷勢還真是頗為嚴重。

    “老朽的意見跟李太醫的一樣,這傷口處潰爛的皮膚必須切除,然后上藥包扎。如若不然,傷勢只會越發嚴重,連累整個手臂,到時候后果不堪設想。”

    “這么可怕”余夫人被古太醫的描述嚇到了,聲音中都帶著幾分顫音。

    “那那切除的時候,會不會很疼切除完畢之后,這塊能好嗎能恢復以前的樣子嗎”

    “疼倒是不至于。切除的過程中夫人可以飲用麻沸散。至于之后的恢復情況,自然是跟以前有差別的。”古太醫耐心的說道。

    “當真就不能恢復如初了嗎”余夫人不死心的又問了一遍。

    “錦大夫,你覺得呢”古太醫沒有回答她,而是回頭看了白瑾梨一眼問道。

    “我覺得,還是有恢復的希望的。”

    “嗯你是何人此話當真”余夫人的眼睛一亮,看著白瑾梨問道。

    “小女子名喚錦小黎,是一位醫者。我方才說的話,自然是真的。”

    “那你可有辦法讓我的手臂不用被刀子切除”

    “沒有。正如古太醫所言,你的傷勢比較嚴重了,必須動刀。”

    “哦,這樣。既然如此,你為何這么篤定的說,我的手臂動了刀之后還能恢復”余夫人追問道。

    連古太醫都說不行,偏偏這個年輕的女子跳出來說是可以恢復。

    她怎么就那么的不相信呢

    這么年輕貌美的女子,當真還能比古太醫都厲害不成

    “因為我,足夠的自信。夫人若是愿意相信,可以嘗試一下。

    若是不信,那也無妨,小女子這便回去了。出來的時間久了,家里人跟我相公都會擔心的。”白瑾梨說道。

    “你都成親了”

    “是的。”

    “嗯,那好吧,我姑且相信你一回。”余夫人又想了想,終于下了決心。

    死馬當成活馬醫吧。

    古太醫都沒有辦法,她能怎么辦

    總不能放棄治療吧。

    就先讓這個女人試試,若是不行,她在讓她相公治罪那也不遲。
(快捷鍵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快捷鍵 →)
全文閱讀 | 加入書架書簽 | 推薦本書 | 打開書架 | 返回書頁 | 返回書目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不健康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可向我們舉報
江西快3走势 宝利阁配资 股票涨跌幅排行榜 私募基金配资 最安全可靠的理财平台 理财投资软件排行榜 股票分析报告3000字 贵州茅台股票 金牌配资 日赢配资 赤赢配资 亿润配资 贝格富配资 股吧股票推荐 顺配宝配资 为什么很多股票推荐群 股票推荐·天牛宝资深